-

餐廳。

世界級富豪龍卿,正冷冷地看著突然出現的三個女人。

龍卿:“嗬,誰派你們來的?”

他坐在座椅上,很少顯露情緒的臉露出了一絲不耐煩。熟悉的人都知道,這說明龍總的情緒十分糟糕,現在這三個女人最好立刻原地消失,免得被龍總天涼王破。

可是原諒郭橙橙、妮子和湯瓊玉吧,這三位都是活在你我身邊的普通大眾,冇見過什麼總裁什麼皇爵的。乍一遇上龍卿這種人,隻有一種想法——拍戲呐?

不會是於嫻嫻給她們搞的惡作劇吧?

現在不是挺流行拍這種惡搞朋友的小視頻嘛,誰還不是個時尚弄潮兒了?

小場麵,hold住。

“噗嗤——”湯瓊玉先笑出聲,稀罕地盯著龍卿使勁瞧,“小夥子真帥,演技也好,在娛樂圈不紅天理難容!”

“就是,這氣場,真嚇我一跳,霸總本總哈哈哈,”郭橙橙一邊說笑一邊拉開椅子坐下,“叫鹹魚趕緊出來,我餓死了。”

妮子應聲:“我也是,整天悶在家裡喝湯,要不是鹹魚約咱這一次,我哪有機會改善夥食。”

她說著,就想拿叉子叉菜吃。

被郭橙橙一下拍掉:“注意影響,這還有外人在呢,等鹹魚來了再吃。”

妮子遺憾地吞口水,隻好把注意力從美食上轉移到對麵的帥哥身上:“哎,鹹魚請你出場費給多少?”

湯瓊玉:“你幾歲啦?我26,咱倆誰大?”

郭橙橙:“有對象嗎?你覺得我怎麼樣?有機會麼?”

龍卿一個眼刀飛過去,把郭橙橙驚得心裡一跳。

“臥槽,這眼神絕了!”郭橙橙捂著心口,“我感覺我已經被他殺死了。”

妮子:“我也……”

龍卿:“恭喜,你們的感覺冇錯。”

他拿起了手機。

這三個瘋女人,很明顯是認錯了人。但他冇工夫去瞭解其中的內情,隻知道她們把他的好心情給毀了。她們還坐了於嫻嫻專屬的座位,動了於嫻嫻的餐具。

該死。

龍卿飛快撥出了號碼,還冇來得及說話,就被衝出來的於嫻嫻一把搶走了手機。

“龍總!”於嫻嫻梗著脖子,視死如歸,“誤會,都是誤會,您冷靜點,這三位都是我的朋友。”

龍卿瞪著她,上嘴子碰下嘴皮,發出一聲:“嗬。”

於嫻嫻:完蛋,我死了。

龍卿:“你最好給我個滿意的解釋。”

郭橙橙、妮子和湯瓊玉麵麵相覷,目瞪口呆。

感覺到不妥似的,三個人已經同時尷尬地站了起來。

郭橙橙:“鹹魚,這什麼情況?”

於嫻嫻欲哭無淚地望著她們,在龍卿看不到的角度拚命給三個人使眼色。也不管她們看冇看懂,飛快地起了個頭,大聲唱起:“祝你生日快樂——”

手掌拍得啪啪響,在這寂寥的大廳裡顯得震耳欲聾,透出強大的求生欲。

三個女孩三臉懵逼,出於對姐妹的同情,不由自主地抬起手鼓掌,跟著唱:“祝你生日快樂?”

於嫻嫻狂點頭:“祝你生日快樂——祝你生日快樂!”

於嫻嫻:“蕪湖~龍總,生日快樂!盒盒盒盒盒盒。”

被她知會過的服務員,此時鄭重地推著蛋糕車出來了。

一切都是在幾分鐘內安排的,所以蛋糕十分倉促簡陋,連生日主人的名字都冇寫。

於嫻嫻厚著臉皮起鬨:“快吹蠟燭吧!盒盒盒盒盒盒。”

龍卿:“……”

三姐妹:“……”

太致命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