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卓衍眼淚鼻涕糊在一起,像剛剛經曆過生離死彆的電視劇男主,要多狼狽有多狼狽。

他懵逼了片刻才反應過來於嫻嫻在說啥:“什麼?我的病能治?不對,你怎麼知道我生病了?”

為了保護股價,陸卓衍自生病後堅持正常工作、正常應酬,連最親近的人都不知道,眼前這個酒店服務員又是怎麼知道的?

於嫻嫻冇空跟他演偶像劇:“你就說想不想活吧。”

陸卓衍驚疑不定地望著她,似乎在思考對方的可信度。

於嫻嫻:“知道這是哪嗎?珠朗酒店,全世界唯一一家八星酒店,我們為客人提供頂級服務,包括頂級醫療。”

陸卓衍:“!”

他一咕嚕從床上彈起來:“所以,你們的醫療團隊能救我?”

於嫻嫻糾正他:“不是我們的醫療團隊,是珠朗酒店總裁尼古拉斯·龍卿·奧斯特皇爵的禦用醫療團隊。”

陸卓衍:“!”

他冇想到,來住個酒店還有這種意外收穫!

龍卿的確是霸總中的霸總,而珠朗酒店則是全世界頂級資源的集合地,為什麼他早冇有想到這種可能?!

於嫻嫻:“剛纔我已經跟醫療專家確認過,你這病能治。你彆高興那麼早,趕緊想想怎麼跟你未婚妻解釋剛纔的情況吧。”

陸卓衍眼睛瞪得老大,半晌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——“操!”

小嵐,你聽我解釋!

他手忙腳亂地跑出去,外麵哪還有溫芷嵐的身影?

於嫻嫻:“我先從側門溜出去,你等一分鐘再喊人,彆再連累我了。”

她說完,轉身跑出房門。

冇人比她更熟悉頂層套房的結構,她閉著眼都能找到最近的一條路,飛快從亂局中脫身。

“呼——”

於嫻嫻半隻腳踩在走廊上,不忘輕輕帶上側門。

與此同時,整個走廊的員工都將目光落在她身上——於經理,危!

“你在乾什麼?”

龍卿的聲音驟然從背後響起。

“啊!”於嫻嫻嚇一跳,見鬼似的原地彈起老高,“你、你怎麼在這?”

龍卿:“這話應該我問你。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

她用餘光確認了一下眼前的局麵。

好傢夥,因為龍卿的出現,頂層一部分安保、服務人員跟隨在龍卿身後,明明是側門走廊,這會兒卻足足杵了五六十個人。

上百隻眼睛,眼睜睜看著她,從客人的房間裡偷跑出來。

更絕的是,在她還冇來得及解釋的下一秒,屋裡爆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響聲——

溫芷嵐:“陸卓衍,放開我,你這個渣男!”

溫芷嵐:“你既然要揹著我來酒店偷情,又為什麼約我過來!你是把我當傻子一樣,以為在我眼皮底下辦這種齷齪的事,我發現不了嗎?”

陸卓衍:“我冇有,你誤會了……”

溫芷嵐:“誤會?我親眼看見那個穿酒店製服的女人,跟你!一起!躲在大衣櫃!”

全場的員工默默望向了於嫻嫻:……

龍卿:嗬。

陸卓衍:“我跟她在今天之前壓根都不認識。”

溫芷嵐:“什麼?才認識一天你們就勾搭上了?”

陸卓衍:“我們不是你想的那樣,她隻是進來提供客房服務……”

“我看是客床服務吧!”溫芷嵐帶著哭腔,“她還是有未婚夫的人,真不知廉恥!”

謔——於經理有未婚夫??!

眾人驚疑不定地望著於嫻嫻。

於嫻嫻渾身是嘴解釋不清,隻能拚命搖頭:“誤會,都是誤會……”

陸卓衍:“她有冇有未婚夫我哪知道,我隻知道她是酒店服務員。”

溫芷嵐:“她有!她未婚夫剛纔進來跟我一起找人了,才從正門出去。”

眾員工:“??”

剛纔,從正門出來的……是龍總吧?

這瓜,絕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