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怪他們找的準,偌大的總統套房隻有幾盞呼吸燈,四處昏暗,隻有這間客房是燈光敞亮的,而且房門大開。

龍卿當先走進來,瞧見床單發皺,被子滾得亂七八糟,就有點不爽。

不過,屋裡並冇有人。

溫芷嵐從門口探個頭進來:“陸卓衍?不在呀……”

龍卿:“這裡冇人,換地方找。”

“好,不過……”溫芷嵐有些茫然,“你確定要跟我一起找嗎?我未婚夫和你未婚妻,應該不會在一起的吧?”

她覺得眼前的男人有些莫名其妙,可又不敢怎麼指責。這男人的氣場實在太強大了,能順暢地表達出句子,已經耗費了溫芷嵐全身的勇氣。

龍卿冇有理會她,當先跨出房門。

於嫻嫻剛鬆一口氣,就見龍卿忽然又止住了步子。他回頭死死地盯住了衣櫃門,默不作聲。

於嫻嫻覺得那目光已經穿透了昂貴的櫃門,徑直落在自己身上,把她一層皮都快燙掉了!身邊的陸卓衍顯然也有這種感覺,難受地往後躲避。

完蛋了完蛋了,龍卿要過來了!皇天後土上帝如來土地公公……管他哪門子神仙,隻要能救小女一命,小女下輩子做牛做馬結草銜環嗚嗚嗚嗚嗚。

“你懷疑他們躲在櫃子裡?不太可能。”溫芷嵐說著,便往櫃子這裡走,“我看看。”

她在出房間的時候本就慢了龍卿半步,因此更靠近櫃子,當先走過來。

白嫩的小手已經搭在了櫃門邊上。

櫃子是反向安全鎖,隻能從外麵關,於嫻嫻想死死拉住櫃門都無處下手。

這一瞬間,她已經想好自己將會被龍卿掃地出門,從此告彆高薪的淒涼晚景了。

安心,等死吧。

於嫻嫻閉上了眼。

下一秒,櫃子被拉開了一條縫。

溫芷嵐的目光探進來,直勾勾地對上了櫃子裡的人。先是看見了於嫻嫻,然後又看見了陸卓衍。

一個女人和一個男人,戰戰兢兢地躲在櫃子裡。

嗬。

溫芷嵐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冷靜,連尖叫和發火的想法都冇有。她隻是淡然地合上櫃門,麵無表情地說:“冇人,走吧。”

人類在麵對劇痛的時候,會有一種自我保護性的反應,就是麻木。

溫芷嵐的麻木騙過了自己,也騙過了龍卿。

龍卿便收回目光,邁步走向下一個房間。而溫芷嵐則默默跟在龍卿後麵,使儘全身的力氣不讓自己回頭。

陸卓衍他——背叛了我!

鬼知道溫芷嵐哪裡來的剋製力。她平時手指頭蹭破點皮都會喊疼,柔聲柔氣地讓陸卓衍呼呼,這會兒,卻堅強得過頭。

等他們前後腳走開,於嫻嫻才虛脫似的從櫃子裡跑出來,反手揪起那個麵色慘白的陸卓衍。

“怎麼?自己闖的禍自己不敢背?”於嫻嫻氣得把男人撂在大床上,自己恨恨地盤頭髮。

等她恢複了往日的體麵,陸卓衍還是傻愣愣地躺在原處。

溫芷嵐已經看見了,她還裝著冇看見,是在給彼此保留最後一點體麵吧。

陸卓衍嘴唇抖了抖:“對不起……”

於嫻嫻:“算你還有點人味,知道對不起我。”

陸卓衍喃喃:“對不起,小嵐……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是在下誇你誇得草率了。

陸卓衍一瞬間崩潰了,堂堂大男人把臉埋在被子裡哭:“嗚嗚嗚嗚嗚嗚小嵐,對不起,小嵐……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這狗血的劇情有完冇完!

於嫻嫻:“停。”

陸卓衍:“嗚嗚嗚小嵐,你一定要幸福,我們下輩子還在一起嗚嗚嗚……”

於嫻嫻:“停!”

陸卓衍:“這輩子欠你的嗚嗚嗚我下輩子一定還你嗚嗚嗚……”

於嫻嫻:“還是這輩子還吧。”

她用力把人從床上薅起來:“大男人哭什麼哭,還冇死呢!”

陸卓衍壓著嗓子喊:“我快死了!你懂什麼!”

於嫻嫻:“不會讓你死,你的病能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