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柯雪可不敢讓陸卓衍再在原地逗留,免得又生出什麼變故。

她請陸先生進去休息,又讓人送了小食和酒水,還叫了個按摩技師。

不過,陸卓衍對這些都冇什麼興趣,隻說讓於嫻嫻待會進來找他。

於嫻嫻這一來一回爬電梯,就用了四十分鐘,等她上樓的時候,陸卓衍已經喝空了一瓶啤酒。

於嫻嫻一進門就聞到些酒味兒,暗自皺眉。

剛纔她把陸卓衍弄暈,帶下去體檢。龍卿的禦用醫生果然醫術了得,當即表示這病雖然麻煩,但是完全能治,還囑咐了一些病人的注意事項。

其中一條,就是禁菸禁酒。

陸卓衍平素菸酒都不沾,哪知道現在喝起來了。

於嫻嫻不著痕跡地靠近,把剩下的另外半瓶酒拿開:“陸先生,聽說您想見我?”

“嗯。”陸卓衍把空酒杯放下,從大床上坐起來,臉上有輕微的紅,看起來酒量不怎麼好,“女人,你過來。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白天剛誇過,這就繃不住了?兩杯黃湯下肚就開始霸總附體?

她努力不讓自己露出嫌棄的意思,吝嗇地往前挪了半步。

陸卓衍:“女人,再靠近點。”

於嫻嫻:“……在下有名有姓於嫻嫻,不叫‘女人’。”

陸卓衍:“喂,女人,我說讓你靠近點。”

於嫻嫻放棄跟這個醉鬼溝通,又往前挪了半步。

等挪到陸卓衍的手臂範圍內,就見男人猛的坐直,伸手試圖拽住於嫻嫻往床上滾。

於嫻嫻多靈巧的身子,側步一滑就躲開了陸卓衍不太禮貌的手:“陸先生,請自重。”

要不是看過原著,瞭解陸卓衍的為人,這會兒她已經把對麵當成猥瑣流氓一招撂倒了。

“嗬,你,上床,陪我睡覺……”陸卓衍霸道地抬頭看她,“你弄走了我叫來的女人,你得賠。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您品品這說的是人話嗎?

不是你讓我弄走的嗎??

陸卓衍挺直手臂拍拍床:“快來,躺下。”

於嫻嫻:我躺你個臭餅乾!

陸卓衍執意如此,把床拍得砰砰作響:“快來!”

於嫻嫻:“陸先生喝醉了,需要醒醒酒。”

“我冇醉。”陸卓衍似乎恢複了短暫的清明,這三個字說得異常清晰而冷靜,“隻是讓你上來,躺在我身邊,什麼都不做……我保證什麼都不會對你做。”

於嫻嫻聽出他聲音中壓抑著的痛苦,瞬間就從對霸總的嫌棄轉換成對他命運的同情。

陸卓衍:“你就當幫我個忙,事成之後我給你錢,你隨便開價。”

於嫻嫻:“不好意思,在下賣的是勞動力,不是身體。”

陸卓衍哼了一聲:“你們社畜24小時都在為公司勞動,年紀輕輕禿頭、早衰、精神焦慮……這不就等於在賣身體?”

於嫻嫻:淦!

我竟無法反駁。

陸卓衍:“既然都是賣身,賣給我可比賣給你們公司要劃算得多,就躺我身邊而已,又不會**,還能得到遠遠高於工資的待遇……”

要不是最後一句,於嫻嫻差點都要動心了。

遠遠高於工資的待遇?嗬,怕是您不知道我們老闆多麼大方!

於嫻嫻:“如果您隻是需要哄睡服務,我們酒店有專門的技師可以提供。”

陸卓衍:“不,她們不行,我都見過了,隻有你可以。你的長相最符合我的審美,小嵐纔會信……”

他無意識地提到了溫芷嵐,又意識到什麼,默默住口。

於嫻嫻哪還有不明白的,悄然歎一口氣:“其實……”

她想說,其實您的絕症有救了,又怕乍一說顯得自己跟個江湖騙子似的,正思考怎麼切入,就聽側門後發出輕微的一聲“哢噠”。

接著,一個女孩嬌俏的身影從門口閃出來。

是溫芷嵐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