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柯雪連忙往左挪了半步,恰好擋住了安妮塔的目光。

於嫻嫻冇錯過機會,扛著一個身高一八六的大男人,也能身輕如燕,閃電般從側門躥進了房間。

安妮塔:“讓開蠢豬!耽誤了我的事,你賠得起?”

態度不好不算事兒,人身攻擊就是她不對了。

柯雪當即黑了臉:“陸先生的確吩咐暫時不見客,請您去會客室稍等。”

安妮塔:“你叫什麼名字?信不信我立刻投訴你!”

柯雪的名牌就掛在身前,她也不遮擋,坦蕩地說:“我叫柯雪,工號20014,酒店任一前台都受理投訴,需要我為您帶路嗎?”

安妮塔:“我從冇見過像你臉皮這麼厚的蠢女人!你這頭蠢豬!我說了,給我讓開!”

她抬手就想揪柯雪的頭髮。

隻是還冇能得逞,就被一個人從側麵抓住了手腕。

“啊!”安妮塔疼得尖叫了一聲。

這聲音成功讓昏睡在屋裡的陸卓衍依稀恢複了神誌——怎麼回事?

他明明記得自己正在打遊戲,好像喝了一杯水,接著就暈倒了?

他有些頹喪。

難道是那怪異的絕症已經開始侵襲神經,讓他產生昏迷的症狀?是客房的服務員把他扶到床上來的嗎?

昏沉沉的頭腦讓他一時間很難清醒,看看時間,似乎也纔過去了一個小時,應該冇有耽誤什麼事。

陸卓衍悄然鬆了一口氣,撐著從床上坐起來。

此時,外麵的於嫻嫻正用力緊握著安妮塔的手臂。

安妮塔的白色皮膚上已經浮起一層紅痕,怕是再等一會兒就要淤出青紫了。

柯雪心知於經理的力氣有多大,連忙阻止她:“於經理,彆鬨大。”

於嫻嫻冷著臉:“道歉。”

安妮塔隻顧著尖叫:“放開!蠢豬!我讓你放開!”

雖然早就知道霸總文裡的這種炮灰女配都是雙商極低的腦殘人士,但於嫻嫻這暴脾氣,忍得了彆人罵自己,忍不了彆人罵同事。

她又加了三分力,幾乎要把女人的胳膊捏斷:“道歉!”

安妮塔:“啊!來人!快來人救救我!”

頂層所有的保安都選擇性眼盲。

這個金髮女人剛纔罵人的過程他們可全都聽見了,正打算處置呢,於經理就出場解圍。這會兒他們隻覺得解氣,哪會上去幫忙?

安妮塔作為某會所的頂級女郎,曲線誘人,前凸後翹,以絕佳的身材讓無數男人拜倒在她的超短裙下。

現在,卻被因為疼痛整個身體蜷成一團,活像一隻扭曲的大蛇,毫無美感。

陸卓衍剛走出房間,便看見這樣一幅景象。

他不禁微微皺眉,暗自對會所給他派來的人選感到不滿。

就這,還是頂級?

怕是溫芷嵐一會兒來了,都不相信他會選擇跟這種女人上床。

安妮塔仍在尖叫,於嫻嫻絲毫不懂憐香惜玉,又加緊了幾分力道:“道歉!否則我讓你橫著走出這間酒店。”

“啊——我道歉!對不起對不起!”安妮塔急得連英文都甩出來了,一連串說了好幾遍。

於嫻嫻並冇有立刻鬆手,隻稍稍放輕了些力道:“不是給我道歉,給她。”

在確認徹底冇人幫忙後,安妮塔識趣地對上柯雪:“對不起,我向您道歉。”

“哼。”於嫻嫻這才一甩手。

安妮塔往後踉蹌了幾步,尖利的高跟鞋讓她有些站不穩,好險纔沒有四肢朝天坐在地上。

她幾乎惡狠狠地盯著於嫻嫻的工作牌:“你的工號,我記住了!”

於嫻嫻抬起手。

安妮塔心有餘悸地往後退了兩步。

卻見於嫻嫻隻是抬手指了個方向:“投訴台在那邊,請便。”

安妮塔臉色一陣青一陣白,氣憤讓她胸前的波濤起伏更加厲害,正盤算著怎麼對付這個惡毒的女人,她就瞥見了陸卓衍的身影。

“陸、陸先生!”安妮塔一秒切換成營業狀態,嗆人的嗓音也忽然變嗲,妖。嬈的身姿站出s型曲線,“哎呦~讓您久等了。”

難為她能忍著手腕的劇痛,一邊給陸卓衍拋媚眼,一邊試圖走過去。

陸卓衍已經對她毫無興趣:“你走吧。”

安妮塔熱臉貼冷屁,股:“瞧您~不就是讓您多等了一會兒,您這就生氣了?”

她一邊說話,一邊用朝陸卓衍瘋狂拋媚眼,抱著陸卓衍的手臂,恨不得整個人掛在他身上。

陸卓衍隻覺得油膩又噁心。他把手臂抽出來,放棄跟這個女人溝通,轉而對於嫻嫻說:“於經理,麻煩把這個女人弄走。”

“是。”於嫻嫻就等他這句話呢,三兩步躥上前,要把安妮塔拉走。

安妮塔怎麼願意?

陸卓衍可是鼎鼎大名的電競精英,年輕钜富,身價過億!她賣。身進高級會所,不就是為了有朝一日傍上大款,逆天改命?而且,陸卓衍還是單身,比起小三上位的路子,安妮塔明白直接當原配可要容易多了!

她死死地扒住了陸卓衍的胳膊:“陸先生,彆讓這些小插曲打擾您的雅興,我們今晚約好的……”

陸卓衍頭疼地重複了一遍命令:“把她弄走。”

安妮塔:“陸……”

不等她蹦出第二個字,於嫻嫻抬手就劈上了安妮塔的後頸。

就見這位金髮碧眼的性、感美人兒,白眼一翻,原地昏倒。

於嫻嫻嫻熟地把人扛到肩膀上,還很貼心地隨手扯了一塊桌布蓋在安妮塔的下.半身,以防走光。

“陸先生,那我把人送下樓了。”說罷,她扛著人身輕如燕地離開。

陸卓衍停在原地,還冇走。

柯雪:“陸先生還有彆的吩咐?”

陸卓衍:“冇,就是覺得……她這扛人的姿勢有點熟悉。”

跟,自己被她扛過似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