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個小時後,於嫻嫻所有的醫療資料都摞在了龍卿的案頭,連小學入學體檢的表都冇落下。

鬼知道夏誌怎麼找到這些舊到起了毛邊、潮濕泛黃的資料的。

龍卿先拿出於嫻嫻最近的體檢表,細細檢視。

珠朗酒店每年為員工提供免費體檢的福利,體檢項目很全,像於嫻嫻這樣的高級主管還可以每年享受兩次。

最近兩次的體檢都顯示,於嫻嫻健康得不能再健康,全身上下最大的毛病就是長了兩顆智齒,也已經在年初的時候拔掉了。

親眼確認過於嫻嫻冇有什麼健康問題之後,龍卿最後一點的擔憂都放下了。這會兒,他纔有閒心翻看於嫻嫻小時候的體檢表。

小學一年級入學的時候,於嫻嫻才六歲,身高體重都在正常範圍內,雙眼視力5.0,無色盲色弱,好得不能再好。

龍卿的目光最終停留在表頭出,那裡貼了一張於嫻嫻的照片。

六歲的於嫻嫻跟現在有五成像,皮膚曬得有些黑,兩個麻花辮翹在腦袋左右,碎髮淩亂,顯出幾分調皮的本性。

那雙眉眼神采奕奕,依稀能看出個美人胚子。

照片背後糊了膠水,不過年代久遠已經乾了,因此龍卿很容易就把照片完好地撕下來。

掌心大的紅底一寸照片,有輕微的褪色,邊角處還帶著入學的鋼印,但龍卿卻覺得相當滿意,左右端詳了片刻,便把照片放在抽屜裡。

夏誌像個背景板一樣,默默地杵在書桌一側,假裝什麼都不知道。

龍卿:“醫療隊聯絡上了?”

夏誌答:“遵照您的吩咐,已經讓所有科室的主治醫生在樓下彙合。”

“嗯,給於嫻嫻打電話……知道該怎麼說吧?”

“知道。”

夏誌為了績效,出賣同事毫不手軟,當即就撥通了電話。

此時的於嫻嫻正在頂層,猶豫著要不要把晚餐給陸卓衍送進去。

畢竟,陸卓衍已經坐在電腦前整整五個小時了。

手機這時候響起,於嫻嫻止住步子,接通:“喂,夏助理?什麼……好的好的,在哪層?我馬上到!”

柯雪見她眉飛色舞地掛掉電話,湊過來問:“於經理,什麼大好事?”

於嫻嫻喜不勝收:“你彆管,在這等著,待會屋裡發生什麼動靜你都彆聲張。”

柯雪茫然地接過於嫻嫻手裡的餐車,瞧見於嫻嫻健步如飛地衝了進去。

片刻後,屋裡傳出一聲悶響。

再然後,於嫻嫻肩膀上扛著一個人形麻袋……出來了。

柯雪:“?”

柯雪:“您把客戶打暈了?”

於嫻嫻:“臥槽你能看出來這是個人?”

柯雪:“看不出來纔不正常吧?您這是要乾嘛?要是讓龍總知道了咱們全層的績效都難保!”

於嫻嫻:“……噓,小聲點,我帶他下去辦點事。”

柯雪馬上就腦補了些不能過審的東西:“辦……事?辦什麼事?”

“你那是什麼眼神?”於嫻嫻瞪她,“不許亂想。”

“害,主要是您這操作有點騷……”

於嫻嫻:“我帶他從後門溜出去,給他檢查完身體我就上來。”

柯雪:“檢查……身體?”這用詞,我不想歪才奇怪!

於嫻嫻:“有醫療隊!請醫療隊給他檢查身體!”

柯雪:“我知道,我冇想歪,嗬嗬嗬。”纔怪。

於嫻嫻:“守好大門,一小時內彆讓任何人上來。”

想到陸卓衍約的那個金髮碧眼的女炮灰,於嫻嫻又補充一句:“要是有女人上來找陸先生,就說讓她先等著。”

柯雪:“那要是男人來找陸總呢?”

於嫻嫻回顧了一下劇情,肯定地說:“不會有男人找他。”

事實證明,打臉來得特彆快。

於嫻嫻扛著客人剛走還冇五分鐘,就有男人上樓了。

這男人還不是彆人,正是龍卿。

柯雪一看見龍卿,嚇得話都不會說了:“龍龍龍……龍總。”

龍卿明知故問:“於嫻嫻呢?”

柯雪:“我我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龍卿:“那客人呢?”

柯雪:“在在在……在我不知道的地方!”

嚶!

當著龍總的麵,撒不出來謊!

完蛋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