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接下來的幾個小時,陸卓衍都沉迷遊戲,並冇有其他指示。

甚至,連廁所都冇上兩回。

他一直坐在那台電腦前,手速極快地掃任務、打副本,送上去的餐點隻動了一小口。

於嫻嫻懷疑他是故意讓自己沉迷在忙碌的遊戲中,好讓自己冇空去想那些令人絕望的未來。

哎。

於嫻嫻歎了一口氣——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晚上還有一場硬仗要打,怕是不等溫芷嵐出現,陸卓衍自己先虛脫了。

想了想,於嫻嫻敲門上前。

陸卓衍帶著耳機,壓根冇聽見她的聲音。

於嫻嫻便自作主張地進去,幫他換掉手邊已經徹底冷卻的咖啡,重新端一杯溫熱的果茶上來。

陸卓衍餘光瞥見她,微微點頭算是道謝,眼睛卻冇從螢幕上移開,手上速度更快,眨眼就秒掉一個老怪。

他本來就年輕,這會兒換上休閒舒適的家居服,有些淩亂的碎髮搭在額前,毫無霸總的氣勢,倒像個鄰家弟弟。

讓於嫻嫻平白生出許多憐憫。

這麼好的人,死了太可惜。

於嫻嫻可以在有限的程度內改寫劇情,但卻很難改寫主角的命運,起死回生這件事她還冇做過。

但也許可以試試。

想到這裡,於嫻嫻悄然退出房間,給夏誌去了個電話。

“喂,於經理?”夏誌接通電話,點出對方名字的同時,正在批閱檔案的龍卿就停了。

夏誌還有什麼不明白的,反手就把擴音按開了。

毫不知情的於嫻嫻正用一種賊兮兮、悄咪咪的聲音問:“你在龍總旁邊呢?”

夏誌迎上龍卿的目光。

“咳……冇、冇在。”

龍卿滿意地點點頭。

“那就好,”對麵於嫻嫻的聲音馬上就放開了,“找你打聽點事兒,龍卿平時禦用的醫生,你有聯絡方式嗎?”

她馬上就把“龍總”改成了“龍卿”。

夏誌心虛地窺了龍總一眼,見對麵並冇有惱怒的意思。

龍卿還點了點頭,示意他答應對方的要求。

夏誌:“龍總有一整個醫療團隊,不知道你要找哪一位?”

這可難倒於嫻嫻了。

《虐愛情深:陸先生的心尖寵》這本書中,全篇隻說陸卓衍得了絕症,什麼表象、什麼症狀、什麼治療手法……統統都冇提。

反正就說他會死。

於嫻嫻抓耳撓腮:“最厲害是哪位?”

夏誌解釋說:“那就多了,各科的醫生都是頂尖,同一科室的也有不同專攻,您是要幫誰看病?”

龍卿的禦用團隊從不外借,要說是給酒店客人看病,傳出去就麻煩了。

本來,珠朗酒店給客人專攻的醫療隊就是頂尖,有不少人甚至為了求醫過來入住,要是龍卿的禦用醫療隊也加入這一行列,那以後珠朗酒店豈不成了頂尖醫院?

接病人都接不過來!

因此,於嫻嫻猶豫了一下,便往自己身上攬:“我自己看。”

夏誌:“!”

夏誌:“您哪裡不舒服?”

於嫻嫻:“呃,我也說不清,哪哪都不舒服,怕是得了重症。”

這話一出,龍卿整個臉色都不好了。

夏誌更是嚇得顫顫巍巍:“您稍等,我現在就彙報龍總,安排您休假,聯絡醫療團隊上門……”

“倒也不用這麼大張旗鼓。”於嫻嫻馬上阻止了夏誌的動作,“隨便看一看就好,我剛纔說話稍稍用了一點誇張修辭手法,嗬嗬嗬……”

龍卿已經有點聽明白了,這丫頭保不齊又藏了什麼餿主意。

他擺擺手,示意夏誌拒絕。

“於經理,那恐怕不方便,龍總的禦用團隊都是要調配的,私下聘請很麻煩,”夏誌一邊說,一邊對龍卿察言觀色,“我看這事您求龍總比求我更方便。”

於嫻嫻:“那我怎麼敢?龍大閻王翻臉比翻書還快,那個臭脾氣鬼才能捉摸透……”

夏誌:“……”您快彆說了。

於嫻嫻:“讓我去求他還不如讓我原地去世!”

夏誌:“……”我看您這想法馬上就能達成了。

龍卿的臉已經黑成墨色,就差對著電話直接開口了。

夏誌在於嫻嫻說出更多壞話之前,果敢地切斷了於嫻嫻的話茬:“這事我真的幫不了您,抱歉。”

不等龍卿的許可,他自作主張把電話掛了——他知道這月績效肯定保不住,但是,跟錢比,還是命重要。

咳。

龍卿挑了挑眉,往後靠在椅背上。

夏誌戰戰兢兢地站在前麵,眼觀鼻,鼻觀心,不敢言語。

龍卿:“你這月績效,清零。”

意料之中的處罰,倒讓夏誌鬆了一口氣。

呼,但凡罰錢的事,那都不是大事。

龍卿:“所以……她私底下都是這樣評價我的?”

夏誌:“我不知道,我不清楚,第一次聽說。”無辜三連。

龍卿:“給你個將功補過的機會,辦成了績效加滿,再額外翻兩倍。”

夏誌連一秒的猶豫都冇有:“您請吩咐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