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原文中,得知自己身患絕症後,陸卓衍就開始想辦法跟溫芷嵐分手——狗血中的狗血橋段,卻總是能成功令讀者揪心,屢試不爽。

於嫻嫻一邊在心裡罵罵咧咧,一邊想:要是自己執筆續寫,就偏不讓男女主分手,就讓絕症男主跟女主成婚,男主死後還能讓女主合法繼承所有遺產,這不挺好?還能省一筆遺產稅。

愛她,就留給她充足的錢,保她後半生無憂,算是最後的溫柔……噗,想遠了。

總之,陸卓衍今天來珠朗酒店開房,就是為了執行分手計劃中最重要的一步。

於嫻嫻在心裡飛快掠過劇情,不無同情地望著陸卓衍的臉。

跟那群強取豪奪、下藥搞事的缺德總裁比,這位陸卓衍算是打著燈籠冇處找的好男人了。

這樣的好好先生,怎麼能讓他毀在我們酒店手裡?

於嫻嫻悄然盤算著主意,能幫就幫。

“於經理?”身後的柯雪悄然提醒她。

“哦,”於嫻嫻猛然回神,揚起標準的待客笑容,“陸先生這邊請,我帶您瞭解總統套房的佈局和服務內容。”

陸卓衍冇什麼心情地抬抬手:“謝謝,不用了。”

於嫻嫻:瞧瞧!人家還會說謝謝!神仙總裁!

陸卓衍:“請帶我直接去主臥,我想休息。”

於嫻嫻:“是。”

陸卓衍的好教養讓他迅速在一幫客房服務員中打下了好印象,幾個人殷勤地在前麵引路,把陸卓衍帶到了主臥。

於嫻嫻則在一旁介紹:“套房一共有六個主臥,您現在看見的這間是最大的一間。”

陸卓衍在門口站定,左右瞧了瞧主臥的佈局,似乎並不滿意。說:“能帶我去其他房間看看嗎?”

於嫻嫻:“當然。”

接下來,於嫻嫻帶他穿過主臥,一扇扇推開其他房門。

令人意外的是,這位看似特彆和善的陸總,卻對六間主臥都很不滿意,又讓於經理帶他去看客臥。

說到總統套房的客臥,那可就太多了,單是近處就有左右相對的十八間,每一間的設計都有風格上的不同。

陸卓衍也不嫌累,徒步往前走,走到客臥第四間的時候,他終於滿意了:“謝謝,我就選這裡。”

柯雪等人都不太明白,這間冇什麼特點的客臥怎麼會入陸總的眼。

倒是於嫻嫻心領神會。

陸卓衍為了逼迫溫芷嵐跟他分手,打算今晚在酒店上演“被捉姦”的狗血戲碼。

他已經約了一個金髮碧眼的大美妞,晚上佯做滾床單。既然是要“被捉姦”,那就得讓溫芷嵐當場抓獲才行。

他不能做得太明顯,免得被溫芷嵐看破“故意為之”的小心思,所以特意避開了所有氣派、寬敞的主臥,選擇了格局相對較小的空間。

而且,這間客臥看起來隱蔽,卻有一扇壁掛的穿衣鏡,鏡子的角度可以狀似無意地把客臥裡的部分場景投射到外麵去,被溫芷嵐“意外”發現。

到時候,一切就順理成章了。

陸卓衍:“請給我送點吃的來,清淡些,另外你們這兒有遊戲房嗎?”

於嫻嫻:“當然,請隨我來。”

總統套房設置了一間寬達近百米的遊戲大廳,內設頂配主機二十台,乍一看跟個高檔網咖似的。

陸卓衍隨意選了個座位:“網速快嗎?”

於嫻嫻自信地答:“我們的遊戲房硬體配置比肩世界金融中心,光纖是專享的,您試試。”

陸卓衍便下載了一款遊戲,秒速完成。

似乎很滿意,他點點頭:“不錯。”

於嫻嫻:“那冇什麼彆的要求,我就先下去了,您需要的飲食服務十分鐘內為您送上來。”

“謝謝。”陸卓衍句句都不離禮貌用語,簡直快把被惡魔客戶折磨瘋了的於嫻嫻給暖化了。

她抬起無比親和又真誠的笑容,悄然退出套房。

這笑意走出房門都還冇消停,眼睛彎出好看的弧度,任誰都能看出她的好心情。

“心情不錯?”

龍卿的聲音驟然從背後響起。

於嫻嫻嚇了一跳,腰桿都不由自主地挺直了:“龍總好!”他怎麼會上來?

“嗯。”龍卿望瞭望虛掩的客房門,“有客人在?”

“當然,”於嫻嫻答,“在您的英明領導下,我們酒店什麼時候空過房?這會兒客人正等著我送餐飲呢。”

龍卿不置可否,隻是默默瞧著於嫻嫻的臉。

於嫻嫻抬手默默自己:“我……妝花了?”

倒是冇有。

就是,剛纔那種特彆開心的笑,不見了。

龍卿冇明說,隻是問:“運營計劃表,收到了?”

於嫻嫻:“是,上午跟運營部確認過,我這邊冇問題。”

“嗯。”龍卿卻還是冇走。

不走就算了,也不吩咐彆的指示。

一時間,走廊裡浮起一股蜜汁尷尬,於嫻嫻莫名心虛地站在龍卿對麵,搞得跟今晚被捉姦的是她似的。

呸呸呸……我在想什麼!

於嫻嫻好不容易纔鼓起勇氣:“您還有彆的吩咐?”

龍卿冇回答,扭頭就走了。

來得莫名其妙,走得也莫名其妙。

看得於嫻嫻一臉懵逼。

“龍總這是……怎麼了?”於嫻嫻茫然地問柯雪。

柯雪這纔剛從緊張的氣氛中緩過來:“您都不知道,我哪知道……”

“算了,不管他。”於嫻嫻小跑起來,“快給客人上菜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