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於嫻嫻定好了禮物,當晚就把小姐妹約上了。

她大學上的學校相當不錯,同宿舍的三個室友如今也正在各行各業發光發熱。要不是放假,她們也難得在家。

聽說於嫻嫻居然能參與聚會,三個人當即表示推掉其他邀約,一定要跟於嫻嫻碰上麵。

——“都在一個城市,你敢想我們兩年冇見了?”

——“鹹魚你也太不仗義了!”

“鹹魚”是於嫻嫻大學時的綽號,名字倒過來的愛稱。

當年剛入學的時候,於嫻嫻給大家的表現看起來很符合這個綽號,她對什麼都漫不經心,不爭不搶,相當隨和。

還記得學校舉辦校花大賽的時候,於嫻嫻被競爭對手各種黑,她也不解釋,看得室友各個捏著拳頭著急上火,“鹹魚”的綽號便由此得來。

後來到考試周,大家才注意到於嫻嫻至少還有在意的事,那就是學習。

彆看她平日雲淡風輕的,到考試周比誰都拚命,圖書館搶座位次次得第一,獎學金一次不落地拿,多虧於此,她才能從擾人的校花比賽中脫身,因為大三時大家再提起於嫻嫻,都會下意識地把她分到學霸pk組中。

群裡的老同學嘰嘰喳喳聊了一會兒大學的趣事,最後再三約好:十月五日那天一定見麵,從早上十點開始玩到晚上十點,誰先走誰小狗!

於嫻嫻:拉鉤!絕對不鴿!

——“隻拉鉤怎麼能行?鹹魚你是鴿王之王,你得發個毒誓!”

正在發訊息的是於嫻嫻大學時的下鋪姑娘,叫湯瓊玉。

於嫻嫻顫顫巍巍的回:“……多毒?”

湯瓊玉:“呃……不來就朋友圈掛牆頭三天,內容由我們做主。”

於嫻嫻一想,這算多大事,滿口答應:“成!”

絲毫不知道自己給自己挖了多大的坑。

這天晚上,跟姐妹們結束了聊天,於嫻嫻睡了個美美的覺。

第二天以十足充沛的精力,投入到工作中。

一大早,她按照慣例巡視完客房的情況,又挨個檢視了上次報損的東西,確定已經修繕好,這才滿意地點頭:“行,做好準備,迎客!”

午後兩點。

“叮咚!”伴隨著電梯清脆的響聲,新的客人到來了。

——“歡迎光臨,珠朗酒店竭誠為您服務!”

於嫻嫻隨即抬頭望向來人。

陸卓衍,《虐.愛情深:陸先生的心尖寵》一書男主角。

陸大總裁時年28,坐擁金山,意氣風發,從頭到腳都有一股人民幣堆砌起來的精緻。

不同於其他年輕總裁“某某豪門的繼承人”身份,眼前這位陸卓衍是白手起家。

他從小就是學霸,高考考入了國家數一數二的學府。所有人的都以為畢業後,他會成為一個科研工作者或者五百強企業的白領,冇想到,在大三時他毅然放棄了重本大學,加入電競團隊,成為一個職業電競選手。

大三時的他不過二十歲,但入行電競、打職業賽,卻已經是很晚的起步了。

冇人看好他這個選擇,他幾乎落得眾叛親離。

隻有一個人支援他,便是這本霸總文的女主角,溫芷嵐。

溫芷嵐和陸卓衍是青梅竹馬,不同於陸卓衍的優秀,溫芷嵐隻是個各方麵都普普通通的姑娘。唯一能拿得出來誇讚的優點,就是乖巧。

溫芷嵐話不多,但是很愛笑。

在陸卓衍的童年中,她總是扮演那個乖巧聽話的鄰家小妹妹,在陸卓衍遭遇挫折的每一個瞬間,她都用那樣平和、善良、帶著崇敬的目光望著他,默默支援他。

這種潤物細無聲的溫柔,讓陸卓衍一旦深陷,便無法自拔。

高考結束後,陸卓衍向她告白,兩個人理所當然地在一起。

溫芷嵐考的大學跟他在不同的城市,陸卓衍便每週跨越兩座城去看她。

後來,陸卓衍休學打電競。

冇人比溫芷嵐更瞭解他在做出這個選擇時的慎重、艱難和果決,所以,溫芷嵐義無反顧地支援。

溫芷嵐大學畢業後的那兩年,正是陸卓衍最落魄的兩年。他在電競比賽中冇有出成績,收入為零,曾經落後於他的同學都在看他的笑話,家裡打來的電話也都是責備和勸他回學校的各種說辭。

隻有溫芷嵐,默默地陪在陸卓衍旁邊。

她靠自己實習期微薄的收入,毫無怨言地承包了陸卓衍的衣食住行。平日勒緊褲腰帶,連一件換季的新衣都不捨得買,卻能一下拿出所有的積蓄支援陸卓衍參加集訓……

這種感情已經遠遠大於一般的愛,讓陸卓衍刻骨銘心。

好在,陸卓衍冇有辜負她的付出。在接下來的兩年,他快速成長為隊伍的主力,帶領電競隊橫掃全球所有同類電競比賽的冠軍,獎金拿到手軟。

職業生涯的巔峰期,他卻選擇了退役。

這一回,他用多年電競積累的經驗轉身投入到遊戲研發產業。半年後,陸卓衍主導的遊戲正式上市,一夜間在年輕人中風靡,日活量上億,徹底完成了階級跨越。

陸卓衍成了陸總,而那個乖巧陪伴在他身邊的溫芷嵐,即將成為陸夫人。

半年前,陸卓衍向溫芷嵐當眾求婚,那場盛大的浪漫典禮,至今還在各大社交網站上瘋傳。

故事讀到這裡,應該恰當地劃上句點。

可惜,搞事的作者不甘心,硬是讓風華正茂的陸總身!患!絕!症!

於嫻嫻讀到這裡的時候,差點冇忍住脾氣,隔空朝作者丟砍刀!怎麼滴,不帶絕症不會寫文了咋地?好好的甜寵文,愣是從半場神轉折,變成了虐.戀情深。

真操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