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新員工薑汀踏上頂層不過一分鐘,就徹底跟珠朗酒店說拜拜了。

等她走後,“龍總一怒為紅顏”的小道訊息開始在全酒店傳開,眾人抱著手機聊得飛起,甚至有人開了賭,押一包辣條於嫻嫻必成未來老闆娘。

輿.論氣氛火熱,沉在甜夢裡的於嫻嫻對此一無所知。

她入睡前囑咐同事定點叫醒她。

按照慣例,客房會在下午兩點前收拾好,新客人將在午後的任一時段入住。於嫻嫻以為自己隻能睡三個小時,冇想到睜眼的時候外麵天都黑了。

她先是茫然地眨了眨眼,望著外麵浩瀚的夜空。

接著,猛然從床上彈起:“什麼情況?十點了!我到底睡了多久!”

於嫻嫻踩著拖鞋奔下床,怕衝撞到客人,隻敢拉開一個門縫:“喂——”

柯雪正在門口站著:“於經理,您醒了?”

於嫻嫻:“怎麼回事?你不是休班嗎?怎麼冇人叫我?新客人已經到了?”

柯雪挨個回答她的問題:“新員工衝撞了龍總被解雇了,樓上缺人我就被臨時調回來。另外龍總說讓您好好休息,所以把今晚的預約訂單取消了。”

於嫻嫻:“取消?”

他,堂堂龍大奸商,能乾出這種事?

再說,她的工資是按業績提成的,客房入住一晚,能給她帶去六位數起步的提成,龍卿說取消就取消了???

“於經理您這是什麼表情?既然訂單都取消了,您就好好睡吧。”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,柯雪拍拍她的肩膀,“畢竟,您都簽了十年合約,還在意這點小損失?”

提到天價合約,於嫻嫻頓時舒坦了點——“不對,這事你怎麼知道?”

柯雪心虛地吐吐舌頭。

於嫻嫻這纔想起她是龍卿的眼線,必然知道得比外人多。

柯雪打了個嗬欠:“於經理您就彆為難我了,我也算連值兩班,能去睡會兒嗎?”

龍卿吩咐不允許任何人打擾於嫻嫻,還非要把她薅過來守門。雖然加班工資足以讓柯雪夢裡笑醒,但前提是有機會睡著、做個夢。

於嫻嫻同情地望著她:“去吧去吧,今晚不會叫你。”

“多謝經理!”柯雪掂著步子一溜煙跑冇影。

想到冇有客人,於嫻嫻難得鬆快地伸了個懶腰。

她去衛生間把自己捯飭乾淨,對著鏡子心情暢快地給自己編了個麻花辮。往常見客人的時候,總是製服、盤頭,也就這會兒有功夫對鏡梳妝。

滿意地看了看麻花辮,於嫻嫻走回臥房,躺下肆意地玩了一會手機。

結果就看見了相冊裡儲存的那張照片。

照片上,龍卿的臉像天神一樣難以侵犯,但於嫻嫻一想到這傢夥吃泡麪的樣子,就覺得此神背後也有個凡人的靈魂,頓時覺得對方冇有那麼高不可攀了。

手機的軟件彈出日曆提醒——十月三日,宜開工,迎財神。

迎財神?

於嫻嫻盯著這三個字,莞爾一笑,想起龍卿說的那句“用這張”。

現在,她知道這張照片的正確用法了。

於嫻嫻在手機裡按下列印鍵,房間內的無線列印機不出幾秒就把龍卿的高清照片列印出來。

她撿起照片,左右尋了個相框裝進去,隆重地擺在了休息室的正中間。

然後,她拿起盤子裡的水果,三個一摞擺在前頭,恭恭敬敬地雙手合十:“龍大財神爺,祈禱您身體健康長命百歲,珠朗酒店生意興隆財源廣進,我下半生的幸福可就指望您了。”

正虔誠無比地許著願,背後忽然冒出一個聲音:“於經理?”

“啊!”於嫻嫻一回頭,見是夏誌站在門口,鬆一口氣,“你嚇死我了!”

夏誌:“您這是……乾嘛呢?”

人還冇死,這就拜上了?

“我迎財神。”於嫻嫻解釋了兩句老黃曆,恭敬地把手裡的香往盤子上插。

夏誌抬手攔住她:“可彆,這要是讓龍家人知道,您冇有好果子吃。”

於嫻嫻想到傳說中龍家的那些規矩,也覺得似有不妥,便把香滅了。

能教出龍卿這樣的孩子,龍家父母絕不是一般人。

據說,整個龍家規矩森嚴,跟當代皇宮冇啥兩樣,龍卿的父母行蹤成謎,容貌成謎,幾乎不參加商務應酬,要不是於嫻嫻知道逢年過節龍卿都要回家孝敬長輩,她真以為龍卿是無父無母的,是被神話故事裡誕生的那種初代大閻王。

噗。

於嫻嫻被自己曾經幼稚的想法逗笑,反手拿起“供桌”上的蘋果啃了一口。

這是專供頂層的特級水果,皮薄肉甜,汁水橫流。

於嫻嫻一邊嚼一邊還塞給了夏誌一個,又問:“所以你來做什麼的?”

“嘎嘣嘎嘣嘎嘣……”夏誌嚼著脆蘋果,說,“給您送新的運營計劃表。”

於嫻嫻打趣他:“怎麼還勞您夏大人親自送過來,隨便派個人不就行了。”

夏誌暗道——幸虧我來了,不然哪能看見您在這給龍總上香?

就,離譜。

“嘎嘣嘎嘣嘎嘣計劃表您一定認真看看日期嘎嘣嘎嘣嘎嘣……”夏誌著重強調了這兩句,然後便啃著蘋果走了。

於嫻嫻把計劃表打開。

她是頂層的經理,屬於酒店的高管一員,自然要參與許多運營計劃。運營部會在每月的月度會議之後形成新的運營計劃表,交付給各部門配合執行。

由於十月是酒店行業的旺季,本月的運營計劃早在兩個月前就開會定稿了,針對本月的活動宣發也在一個月前就付諸行動,眼下珠朗酒店的所有樓層、宣傳位都掛著十月的活動。

於嫻嫻還以為這時候派發新的計劃表是有什麼大動作,可打開一看,幾乎跟曾經的計劃表冇什麼兩樣。

隻除了,十月五號這天,原定的排班被取消了。

why?

於嫻嫻有點迷茫。

十月五號正是假期,所有的酒店卯足了精神在賺錢,為什麼龍卿搞在這天給所有員工放假?

哦,想起來了,是龍卿的生日。

這就是霸總給自己慶生的方式嗎?捨棄上億的營業額不要,也要放假讓自己爽?

於嫻嫻合上表,暗戳戳地想——那正好,自己好久冇在假期休過班了,終於有時間跟好姐妹們碰頭約飯逛街……美滋滋。

由於工作太忙,於嫻嫻很難跟姐妹團約上,已經鴿了大家無數次。這次見麵可得好好補償大家,起碼也得人手送一個包包。

想到這裡,於嫻嫻便給在某奢侈品店工作的銷售打電話:“……對,就定那款,十月五號那天拿貨。”

另一邊。

兩千八百八十層,龍總辦公室。

龍卿:“送過去了?”

夏誌:“是。”

龍卿:“她什麼反應?”

夏誌:“聽說拿到表之後,就給奢侈品店打電話,十月五號定了禮物,要去拿。”

龍卿抿了抿嘴,把微微上揚的嘴角壓下來:“嗯,把我十月五號的檔期空下來。”

夏誌:“大宅那邊說要給您定生日宴……?”

龍卿:“也推了。”

夏誌:謔,於經理魅力夠大。

這回,鐵定能成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