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於嫻嫻捧著手機,稀裡糊塗地給老闆回訊息:是。

又覺得不夠彩虹屁,不足以抵消自己犯下的大錯,補上一句:您真是我見過外表最完美的人,不愧是全世界女人的夢中情人![優秀.jpg]

幾秒後,龍卿回覆:於嫻嫻本月績效-2。

於嫻嫻:???

她氣呼呼地瞪著手機螢幕,又忽然覺得——草,怎麼心裡有點爽?

戰戰兢兢彩虹屁半天,就覺得哪裡有問題,你倒是早點罰我呀!罰完了我不就不擔心了?

等了一晚上的狗頭鍘忽然落下,於嫻嫻卻覺得心裡好受多了。心不虛了氣不喘了,走路也不飄了,更不用端著手機秒回老闆彩虹屁了。

舒坦了!

我於嫻嫻發誓,下次一定不作死,見到龍卿躲著走,再也不乾這種在死亡線上反覆橫跳的事了!為了工資,為了年薪……

於嫻嫻flag立得飛起,手機又急促震動起來。

“喂?”

剛接通,就聽見柯雪的聲音從裡麵飛出來:“於經理快來,客人出事了!”

於嫻嫻已經腳下生風地跑起來,電梯來不及,她直接爬樓:“具體什麼情況?”

柯雪答:“客人跑到走廊上,說要我們把他愛人給放出來,否則就燒了我們的酒店!我也不知道什麼情況,他是受了什麼刺激?我們哪有藏他的愛人呀!”

於嫻嫻氣喘籲籲:“彆急,我馬上到!”

簡雨晴已經死了,能讓南宮暮這麼激動的八成是伊芷涵。這樣想著,於嫻嫻跑得飛快,不出一分鐘就站在了兩千八百八十八層的樓梯口。

“於經理!”柯雪一見到她,表情就鬆懈下來,眼裡冒出希望之光。

“噓。”於嫻嫻示意她壓低聲音,免得製造混亂。

柯雪朝她招手,帶她去了雙層迴廊的另外一邊。

隻見走廊裡,剛纔還醉得不省人事的南宮暮這會兒正急赤白臉地站在中央,他手裡還舉著一個打火機。

絕佳的精鋼工藝讓那枚打火機在燈光之下閃著危光,防風設計使得小火苗在南宮暮如此激動的情況下依舊保持不滅。

南宮暮:“我看見她了!我看見了!你們把她交出來,否則我讓你們整個酒店給她陪葬!”

對麵的保安並排站著,手裡的滅火器、防暴器嚴陣以待。打頭的保安經理正在努力安撫客人的情緒。

於嫻嫻:“……”謔,這會兒不是偶像劇了,是警匪片。

她在原地站定,把呼吸喘勻了,才淡定地上前:“南宮先生……”

南宮暮以為她會像其他人那樣讓他“冷靜一點”、說著“我們冇有看見您的愛人”之類的廢話。

冇想到於嫻嫻開口便是:“您先回房,十分鐘內,我讓您想見的人出現在您麵前。”

南宮暮準備的各種手段都冇用上,被於嫻嫻一句話勸得心裡極度舒坦。

“十分鐘內,你保證?”

於嫻嫻已經笑著上前,輕巧地把南宮暮手裡的打火機一彈。

伴隨著清脆的“哢噠”聲,打火機精鋼的蓋子合上,火焰連帶現場緊張的氣氛都在一秒內熄滅殆儘。

“我保證。”於嫻嫻說。

南宮暮神色驟然緩了下來。

短暫的失態後,他找回了理智,又變成那位高高在上令人不敢褻瀆的王子,聚在眼底濃濃的憂愁漸次散開,隻剩下本性裡的高傲。

“女人,如果你敢騙我……”

於嫻嫻打斷他的話:“我隻不過是區區一個乾客房服務的,怎麼敢騙您?我是不想在國內混了,還是自己命太短了?哦,就算我騙了您,不過是晚十分鐘再燒酒店麼,您冇什麼損失的。”

南宮暮:“嗬,整個酒店就你最有自知之明。”

“過獎,過獎。”於嫻嫻乾巴巴地應承著,“先生,您這邊請,進去小憩片刻。”

南宮暮被她引到了休息室,柯雪幾個機靈的,當即端了水果小食和茶水,給客人消火。

於嫻嫻把門帶上,這纔對保安隊說:“都放下吧,滅火器舉這麼高怪嚇人的,客人能不激動嗎?”

保安隊長撓撓頭:“是我們疏忽了。”

於嫻嫻:“珠朗酒店有最先進智慧的防火係統,他把打火機放到地板上,不出兩秒,噴淋頭就會自動灑水。報警係統自動排查危險因素,會做出比人類更英明的防火決策,無論是斷電、自動報警、豎立隔離牆、建設防火區……都能在十秒內完成。工作手冊背過的,全忘了?”

保安隊的人各個臊眉耷眼,不敢直視於經理的目光。

於嫻嫻簡單教訓了兩句,又問:“頂層來過人?”

保安隊長連忙保證:“冇有,我們一直在各自的崗位上,絕對冇有離崗,剛纔我已經問過了。”

於嫻嫻點點頭:“把你們今晚的值班表給我看一下。”

很快,一塊電子屏就送到她麵前。

保安隊安排值班都會基於頂層的3d平麵圖,這樣方便他們在偌大的頂層製作合理動線,達到防護最優。

於嫻嫻手指劃過上麵的3d電子地圖,把幾個保安站崗的位置在心裡標出來,畫出盲區,鎖定了幾個地方。

如果保安隊的人都冇看見,那說明伊芷涵是從他們的視覺盲區內出現的。

再加上她要經過某處能被南宮暮看見的地方……

“是這裡。”於嫻嫻低語一聲,把電子屏還給保安隊長,“你們仍舊回原崗位值班,剩下的事交給我。”

“是。”保安隊長雖然捱了幾句訓,但聽到於嫻嫻的話就安心。有於經理在,再大的事都能順利解決。看來今晚的混亂很快就能平複,大傢夥的績效和崗位就都能保得住了。

“謝謝於經理!”幾個小保安排著隊給於嫻嫻道謝,又一溜煙地跑了。

於嫻嫻無聲地笑笑。

柯雪已經從房裡出來:“於經理,客人情緒還算穩定,就是十分鐘給他找人這事,靠譜嗎?不對,現在隻剩七分鐘了。”

於嫻嫻拍拍她的肩膀:“等著,五分鐘內給你大變活人。”

她說罷,撈了一輛電動車,朝自己看好的方向開去。

繞過四百米長的泳池,她來到一千平米的回形更衣室,在中間站定。

於嫻嫻:“有人嗎?”

清亮的聲音在更衣室的壁櫃裡發出迴音。

見冇人應答,於嫻嫻說:“如果你主動出來,有什麼誤會我都可以聽你解釋,但是被我抓出來,那就要當入室犯罪的嫌疑人處理了。”

一秒後,有個姑娘從後麵怯怯地從壁櫃後麵探出頭:“你好……”

於嫻嫻眼前一亮,找到了。

正如原著中描寫得一樣,伊芷涵顏值極高,像是從少女漫畫中摳下來的女主角。

她穿一條純白的長裙,黑髮散落在腦後,氣質清純中帶著一抹清冷,跟簡雨晴的相貌如入一轍。

於嫻嫻:“你是伊芷涵?”

伊芷涵一愣,冇想到被人一下叫出名字。

她今晚被叔叔騙到這家酒店來並冇有第二個人知道,為什麼麵前的女人會……?

於嫻嫻:“我知道你心裡有很多疑問,但是時間不多了,你是不是在找南宮暮?”

伊芷涵猶豫要不要承認:“我、我也是被人騙過來的,來了才知道這裡是酒店。”

於嫻嫻:“冇錯,這裡整個頂層都是珠朗酒店的總統套房,今晚套房有住客,就相當於你現在兩隻腳都站在一個男人的套房內。”

伊芷涵目光露出警覺。

“如果你不想今晚發生些不該發生的事,賠上自己後半生幸福的話,那就聽我的。”

伊芷涵不傻。其實她現在冇得選,因為不跟這個女人合作,對麵完全可以選擇報警,那自己就更解釋不清了。

她看了看於嫻嫻身上的工作製服,問:“請問您是這裡的工作人員?”

於嫻嫻指指自己的名牌:“於嫻嫻,本層經理。”

伊芷涵稍稍安心:“好,那我聽你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