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於嫻嫻回了遠平王府,不過一兩日不見,王妃就惦記得緊。府上備了滿滿的佳肴,把於嫻嫻喂得扶著人才能從餐桌上站起來。

王妃又說:“吃飽了就回去吧,房裡給你準備了一些新衣裳,你看看喜歡什麼樣的。”

眼下正是換季,於嫻嫻隻當王妃體貼她,哪知道進門,差點被滿滿的衣服給絆倒。

“娘——”她苦著臉喚了一聲,“您這是把全京城的成衣鋪子搬來了嗎?!”

王妃笑得開心:“這隻是其中一點,若是冇有喜歡的,我們再換。”

於嫻嫻:“不了不了,這些已經很多了,我都很喜歡!”生怕王妃懷疑似的,她還狠狠點了頭。

王妃一臉滿足:“你現在腿腳不方便,那衣服先不試了,這邊還有很多髮簪,我幫你戴看看?”

她不容於嫻嫻拒絕,硬是把人按到了梳妝鏡前。

形製各樣的髮簪擺了滿滿一桌子,隨便拿起一個,都是精細珍貴的花樣,恐怕於嫻嫻一天換一樣,戴到過年也戴不完。

“這些都很好看,但是髮簪太重了,我戴這根銀簪就很好。”於嫻嫻滿臉驚恐地咽口水。

誰知王妃軟下聲音,說:“哎,可憐我女兒去得早,我這輩子才當了幾天娘,真是命苦啊!活了這把年紀,我還有什麼心願呢?不過是想幫女兒添衣加食、梳妝打扮……”

於嫻嫻鼻子一酸:“娘,我戴,我戴。”

王妃一秒恢複笑意:“那先試試這對!哦,還要換個髮髻,我給你梳!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為什麼我有種上當的感覺。

於嫻嫻被迫陪老孃親玩了半天的換裝遊戲,直到日頭西斜,王妃梳頭髮的手累到抬不起來才作罷。

次日,王妃又來了興致,說要給女兒準備嫁妝。拿出了自己連夜列的超長嫁妝清單,打開後幾乎能繞王府一圈。

於嫻嫻嚇得連連擺手:“爹孃已經待我很好了,怎能給我這麼多嫁妝?再說九霄閣萬萬不會短虧我什麼,我不愁吃喝,真的不需要這麼多東西。”

隻見遠平王拉著老臉:“哼,你需不需要是你的事,我們準不準備是我們的事。這樣吧,清單你也彆看了,我做主,就按這上麵的采辦。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

王妃:“行吧,嫁妝的事交給你了,那喜服要交給我。囡囡,喜服你是想要彩雲緞麵的,還是想要金絲印紋的?”

“囡囡”這個稱呼,是王妃曾經給女兒起的胎名,得知於嫻嫻的小名也叫“囡囡”,王妃更是直呼有緣,私下裡便以此稱呼她。

於嫻嫻明白拒絕是冇有意義的,就說:“都好都好,我相信孃的眼光,您拿主意就好。”

遠平王又說:“禮部馬上要派人來了,要定大婚的日期,你有什麼想法嗎?”

於嫻嫻直接答:“在所有的良辰吉日裡,選個最近的便是。”

王妃睨她一眼:“瞧你猴急的,一點姑娘矜持的樣子都冇有。”

於嫻嫻陪著笑:“我就是喜歡龍卿嘛,恨不得立刻馬上嫁給他。”

王妃的臉馬上就浮起愁雲,作西子捧心狀:“哎,女兒這麼著急嫁人,可憐我這個當孃的,原也隻能當這麼短暫的時間……”那模樣,恨不得下一秒就落下眼淚。

於嫻嫻最見不得她這幅樣子,立刻服軟:“好好好,婚期也隨您做主。”

王妃:“好嘞!那我與禮部說,就定在明年!怎麼著也得讓你在孃家裡過完年!”說罷,喜氣洋洋地走了。

於嫻嫻:“……”聽我說謝謝你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