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於嫻嫻:“我住進遠平王府了,說來怕你不信,我跟遠平王一家太投緣了,就像當了好幾輩子的家人!”

於嫻嫻:“我腿傷快好了呀,你看,已經不用換藥了。遠平王給我找的特效藥,特彆管用。”

於嫻嫻:“要是你見到遠平王妃,一定也會喜歡她的,她可能就是我失散多年的親孃吧。”

……

於嫻嫻吃著早飯,三句話不離遠平王府,倒讓龍卿聽著都有些嫉妒了。

於嫻嫻吞下一口粥,又問:“龍龍,你這次又夢見什麼了?”

龍卿:“說不清楚……很陌生的場景,去了很多地方。”

於嫻嫻:“比如呢?”

龍卿想了想:“比如,在一個有很多書的地方,叫圖書館,與我們九霄閣的藏書閣很像……”

於嫻嫻接話道:“但是要先進很多,對嗎?裡麵非常開闊,不僅有書,還有提供人坐下研習的許多桌子、自動化設備,餐飲區、咖啡站、水吧……”

龍卿不免露麵驚愕。

於嫻嫻:“有冇有夢見我和你一起在圖書館看書?你看的是駕駛技術指南。”

龍卿臉色更吃驚了,手裡的筷子也放下了。

於嫻嫻:“師父先不要問,繼續說,後來又夢見什麼了?”

龍卿穩了穩心神:“夢見我們一起去吃飯,兩個人卻坐在一個很大的餐桌前……”

於嫻嫻:“我們說話都有迴音,對吧?然後開車的時候,你不會倒車,還把車屁股給懟了,後來你把那台車送給了我。”

龍卿:“……”他已經驚訝到說不出來了。

於嫻嫻鄭重其事地放下筷子,看著他:“龍卿,我想你現在應該相信,我們是命定的緣分。我們曾經的關係,遠比這個世界的師徒情分要親密得多,我來到這裡,從來就隻是為了找回你。”

龍卿思緒很亂。九霄閣縱覽天下之玄妙事,可當這種事發生在自己身上,他還是有些恍惚。

於嫻嫻:“你夢魘中的一切,都是我們曾經真實經曆過的,總有一天,我會帶你回到那裡,重新過上安定祥和的日子。我與你說的遠平王夫婦,其實在前世就是我的親生父母。”

見龍卿仍然沉浸在震驚中,於嫻嫻繼續說:“其實我早就想告訴你這些,隻是你不願意吐露你夢到的細節,我憑白說出來,很難令你相信,隻怕你會覺得是我為了靠近你故意說的謊話。”

龍卿:“雖然現在也很令人難以置信,不過你可以慢慢告訴我。”

於嫻嫻做出一副促膝長談的架勢:“好吧,那就從我們相識時說起,那時候你是酒店的總裁,哦,酒店就是現在的客棧,總裁呢就相當於老闆、掌櫃的……”

她一邊說一邊解釋,漫長的故事足足說了一整天,直到桑枝那邊傳來訊息,說是晏柒有行動了。

於嫻嫻結束了長談,坐馬車跟桑枝一起下了山。

這一夜,龍卿久久地站在山頂,觀望著星空,似乎想從那無垠的夜空中看出他想要的答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