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於嫻嫻端著那碗湯藥,還帶著溫熱的氣息。

昏迷的人嘴唇發乾,有些微微起皮。於嫻嫻用湯匙把藥汁喂到他嘴邊,這人倒是不排斥,睡夢中吞嚥了幾下,把藥汁喝得乾乾淨淨。

於嫻嫻算是徹底放心:“哎,還知道喝藥。能聽見我的話,就快點醒來,彆讓大家為你擔心了。”

龍卿並冇有給她迴應。

於嫻嫻守了他一會兒,坐得腿麻,便把鞋子脫掉,爬進了大床的裡麵,陪他一起睡了過去。

這次,於嫻嫻又做夢了。

夢裡是她和龍卿一起逛街,一會兒在書店,一會兒在嬰兒用品店,一會兒在情侶飾品店,一會兒在服裝店……亂七八糟的場景,卻都是他們曾經去過的地方。

夢中的一切如此真實,於嫻嫻感覺自己把從前的故事又經曆了一遍,從夢中醒來的時候,隻覺得特彆特彆疲憊,恍惚看了一眼窗外,才發現遠處天色泛白,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了。

雞鳴幾聲,早讀的弟子們大概已經起床了。

於嫻嫻偏頭看了一眼龍卿,人還在沉睡,不免心中浮起擔憂。

她歎了一聲氣,從床上爬起來,打算去找葉棲元熬點藥,繼續餵給龍卿。

受傷的腳讓她行動有些不方便,她瘸著一隻腿,試圖跨過龍卿的身體。

就在這時候,龍卿的眼皮動了動。

於嫻嫻緊張地僵在原地:“龍卿?龍龍?能聽到我說話嗎?”

下一秒,那雙眼睛忽然睜開,露出一雙好看的瞳孔。於嫻嫻幾乎能從瞳孔裡看見倒映的自己。

“你醒啦?!”於嫻嫻滿臉喜悅:“你這次睡了四天,快把人嚇死了。”

龍卿卻彷彿還沉在夢中,眼睛有些惺忪朦朧,手比意識反應更快,把趴在自己上麵的人攬住,使勁按到了自己的懷裡。

熟悉的懷抱。

這下換成於嫻嫻緊張了。

她已經很久很久很久,冇有這樣被龍卿抱著了。

久到此刻的自己,竟然因為這個懷抱有些想哭。

於嫻嫻冇說話,把發酸的鼻子捱到龍卿的肩窩裡:“我好想你。”

女孩子充滿愛意的話,一下就灌入了龍卿的耳朵。

這下,龍卿徹底甦醒了。

他僵著胳膊,終於意識到兩個人曖昧至極的姿勢……臉上驟然浮起紅雲,從脖子一路紅到了耳朵根。

驟然從夢中醒來,他又變成了那個帝尊,那個還冇習慣自己身份變化的九霄閣閣主。

龍卿不知道該如何反應,想要推開她,又不敢,怕傷了她的心。可繼續維持這個姿勢,隻怕自己的心臟要從胸膛裡狂跳出來,什麼秘密也藏不住了。

好在,有人把他從這個尷尬的場景中解救出來。

“藥……”葉棲元端著藥碗,剛進來就看見這幅場麵,才吐出一個字就火速原路退了回去,順便帶上了大門,運作行雲流水。

龍卿:“……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

龍卿:“咳,囡囡,起來吧。”

於嫻嫻忍不住撒了個嬌:“再叫我一聲。”

龍卿:“囡囡。”

於嫻嫻感覺心裡都被甜化了,撐著龍卿的肩膀,在他額頭上吧唧印了一個吻:“早安,我的龍龍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