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穿越以來最難的一件事有了定論,於嫻嫻睡了一個難得的好覺。

夢裡的她夢見了當初她跟龍卿一起去圖書館的畫麵。

那時候,於嫻嫻還不知道龍卿喜歡自己,隻把龍卿說要去圖書館的約會當成了一次商務加班。去的過程滿腹狐疑,隨時等待接待客戶,然後才發現全程隻有龍卿和自己。

從圖書館出來,兩個人又去吃了一次史上最尷尬的飯,隔著30人的大桌,說話都會起回聲,於嫻嫻食不知味,隻求趕快結束“加班”……如今想來,卻是令人能笑出聲來的美好回憶。

“嘿嘿嘿嘿……”於嫻嫻沉浸在夢中,含糊地笑著。

綠腰聽到動靜嚇一跳,連忙回頭,見於嫻嫻隻是在做夢。也不知夢到了什麼,笑得這樣開心。

醫館的人立在外麵,說馬車已經到了。

綠腰便上前叫醒還在夢中傻笑的人:“師叔……”哦,不對,現在不能叫師叔了。

綠腰改口:“於姑娘?於姑娘?”

於嫻嫻被從美夢中晃醒,滿臉不太高興:“怎麼了?”

綠腰:“今日起我們要去遠平王府養傷了,你現在名義上是遠平王之女,留在這裡不方便。來拜訪的人總是很多,也打擾醫館的清淨不是。”

於嫻嫻一想也對,擦了擦口水坐起來:“好吧。”也不知遠平王一家人是否好相處。

綠腰:“於姑娘……”

於嫻嫻彆扭地擺擺手:“聽起來好陌生,有距離感。咱倆都這麼熟了,能換個稱呼嗎?”

綠腰想了想:“啊?師尊的伴侶應該叫什麼?祖師孃?”

“閉嘴!”於嫻嫻一身雞皮疙瘩地打斷她:“你跟柯雪她們一樣,叫我姐姐也行。”

綠腰想了想:“還是叫你濟合郡主吧。郡主快點起來了,彆讓馬車等太久。”

於嫻嫻行動還不太方便,瘸著一條腿,在綠腰的幫助下換完衣服,上了馬車。

馬車裡有準備了吃食,桑枝護駕,綠腰在車內陪護。

於嫻嫻掀開簾子看了看,許久冇出“牢房”,看外麵的景緻都覺得新鮮。外麵彷彿一夜入秋,有了涼意,路上的枯葉掉了厚厚一層,風一吹,便打著轉兒在巷子口堆成一團。因著降溫,趕集的人彷彿也少了。

如此冷清的場景,於嫻嫻卻隻覺得有趣、可愛,怎麼都看不夠。

馬車行過幾條街,終於到了遠平王府的門口。

門口眾侍從齊聚,規規矩矩地朝馬車行禮:“恭迎濟合郡主。”

於嫻嫻受寵若驚,又有些不習慣這種陣勢,尷尬地露麵:“呃……我來王府諸多打擾,就先謝過大家的關照了。”

她走下馬車,就見大門內又走出來兩個人,衣著華麗,氣韻不凡,顯然是遠平王和王妃。

王妃熱情洋溢,人未至聲先揚:“快來,讓我看看我的寶貝女兒……”

這聲音?!

於嫻嫻又驚又喜地僵在原地,看著那遠遠朝自己走來的夫婦越來越近,五官也越來越清晰。

“媽?!”於嫻嫻失聲叫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