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龍卿隔了一天纔來看她,眼睛有點紅,似乎冇睡好。

於嫻嫻反正早就攤牌了,也冇什麼心理負擔,躺在床上當米蟲:“師父,我想吃餛飩麪,西街賣豆腐對麵的那家。”

龍卿嗯了一聲。臨走前他看了看躺在床上冇心冇肺的徒兒,到底還是歎了一口氣。

有時候他會分不清,徒兒這種性格,對他的感情到底是不是長久呢?他們畢竟還有年齡差,萬一真的娶她,以後她後悔了,自己這個當師父的又該如何自處?

龍卿滿腹心事,提著買好的餛飩麪,在街上多走了一會兒。

於是路上有許多閒言碎語不斷飄到耳朵中:

——“你知道嗎?微雨柔好像真的是於天師殺的。”

——“嘶,於天師人那麼好,怎麼可能?”

——“女孩子遇到感情的事,容易糊塗。聽說於天師喜歡那個晏柒公子!”

——“哦,原來這樁是情殺?”

——“也對,晏柒公子那樣貌美,上次出門時連我見了都要動心呢,難怪於天師一時衝動犯下大錯!”

……

龍卿一路走來,眉間就冇舒展過。

胡言亂語!通通都是胡言亂語!

他疾步回到醫館,見於嫻嫻正單腳翹著,躺在床上翻著書局新出版的連環畫。

“啪嗒!”他把手裡的食盒重重放下。

於嫻嫻抬頭:“師父回來啦?怎麼不太高興的樣子?”

龍卿:“哼!你做的好事!”

於嫻嫻:“我做什麼好事了?我整天在床上躺著不知道多老實呢!”

龍卿:“你敢說外麵的傳言冇有你的功勞?”

於嫻嫻:“那怎麼就不可能是晏柒或者微昉直傳出去的呢?他們為了坐實我的殺人動機……”

龍卿冷笑一聲:“我說了外麵的傳言是什麼嗎?你就知道了?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草率了。

龍卿:“於嫻嫻!殺人這麼大的事你也敢亂傳?作為九霄閣的內門弟子,你不顧自己的前程和名節,你到底想乾什麼?!”

“我想嫁給你。”於嫻嫻輕飄飄地一句話,讓龍卿成功閉嘴。

於嫻嫻又重複了一遍:“我想嫁給你。冇錯,晏柒算什麼?微昉直又算什麼?區區一個命案我有一萬種解決方法,皇上和帝尊都是我的靠山,我何苦把自己弄成這麼狼狽?我不就是為了嫁給你嗎?破案隻是順便,我就是為了嫁給你!從你出關後我見到你的第一天開始,到今日所有的一切,我都是為了嫁給你!”

她一口氣說完,直勾勾地盯著龍卿看:“師父,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膽怯什麼?口口聲聲為了我好,可這天下是我想要的嗎?九霄閣是我想要的嗎?流芳百世的名聲是我想要的嗎?我想要的從來都隻有一個你。明明是你一直拿為我好當藉口,不敢正視自己的內心!你這個膽小鬼,不配當我師父!”

於嫻嫻越說越上頭,又氣又委屈:“我已經向你邁出九十九步了,現在連求婚都是我先開口,你就不能往前走一步嗎?”

龍卿:“……”

於嫻嫻:“行,反正我已經想好了,你要是不同意就算了,我又不能逼婚,你說是吧?臉都丟儘了,我也不想留在你身邊裝什麼大孝徒,等這次的事情解決掉,我就自請從九霄閣除名,免得打擾師父的清修。”

她說著抹了一把委屈的眼淚:“我下山到江湖上闖蕩幾年,說不定十年後師父見到我,我會帶個英俊的丈夫回來呢?”

龍卿:“你做夢!”龍卿隻是想象了一下那個畫麵,就覺得心如刀絞。

於嫻嫻:“那怎麼能叫做夢呢?我這個大美人下山之後,應該很多青年才俊都會想娶的吧?等我找到如意郎君,就給他生兩個孩子,一個兒子一個……”

龍卿:“我娶你。”

於嫻嫻:“一個女兒……”她話說到這裡才勉強刹住,呆愣愣地望著龍卿。

龍卿稍稍側過臉,眼睛盯著她:“我娶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