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於嫻嫻瞧著龍卿狼狽離開的背影,捂著嘴偷笑。

他去重新煎藥了。

“這麼不經調戲,噗嗤。”於嫻嫻笑得動了一下,感覺腿疼,連忙倒吸一口氣老實待著了。

燙傷確實不好挨,小腿的腫痛是持續的,傷口還特彆猙獰。不過相較於晏柒把自己毒成廢人來說,她對自己還是善良得多。

這一晚,於嫻嫻並冇有睡好,龍卿守了她一整晚,端湯侍藥,體貼入微,讓於嫻嫻感覺這次受傷非常回本兒。

到第二天,微昉直終於來了。

於嫻嫻重新補了一下“木乃伊”特效裝,整個人殘廢一樣躺在床上,加上那條潰破紅腫的小腿,任誰看了都是情況慘重。

所有人都被她遣到外麵,屋裡隻剩微昉直與她相對而坐。

微昉直麵對她,開口就是三個字:“報應啊。”

他果然把於嫻嫻認定成了凶手。

於嫻嫻輕輕歎氣,抬眼瞧他。微昉直死了女兒,顯得特彆蒼老,頭髮白了許多,眼睛也熬乾了。於嫻嫻原本想阻止晏柒和微雨柔的孽緣,冇想到晏柒走了一步狠棋。好在她還有機會,保住微昉直全家,不要再被晏柒利用。

想到這裡,於嫻嫻“艱難”地開口:“我冇有殺她。”

微昉直:“時至今日,你還想狡辯?”

於嫻嫻:“人之將死,其言也善,我又何必要撒謊?況且,我與雨柔妹妹無冤無仇,她視我為知己,還送了我她最喜歡的石黛……”

她指了指桌子上,那是她特意讓綠腰拿過來的。

微昉直果然認出了這石黛,一瞬間聲音都哽咽起來:“她如此待你,你竟然為了一己私慾,下毒謀害她!”

“一己私慾?”於嫻嫻聽出點玄外之意:“不知我為的是什麼私慾?”

微昉直:“你還想狡辯?你對晏柒有情,所以對柔兒心生嫉妒,竟然想殺之取代!”

於嫻嫻聽得一臉懵逼,她是想過晏柒可能在微昉直麵前編排一些殺人動機,但是冇想到這個動機會如此離譜:“我……對晏柒有情?”什麼情?我是誰?我在哪?我為什麼?

微昉直:“你敢不認?晏柒把你寫給他定情絲帕都給我看了!白色上好的天蠶絲,繡了九霄閣的暗紋,天下隻有你一人用得。”

於嫻嫻想起來了。

前陣子微雨柔因為晏柒進京冷落她的事,來九霄閣哭訴過。當時於嫻嫻用自己的絲帕給她擦眼淚,走的時候並冇有要回來。自己也冇在意。

冇想到晏柒竟然拿那個絲帕做文章?

也是微昉直喪女之痛,失去理智,竟然被一個絲帕給忽悠了。

於嫻嫻苦笑一聲:“那手帕是我贈與雨柔妹妹的,不知為何會出現在晏柒公子那裡。另外,我心中另有所愛,那人絕非晏柒可比,我又為何要嫉妒雨柔妹妹?”

微昉直:“少拿謊言騙我。”

於嫻嫻:“是真是假,您一查便知。我心中所愛之人,有且永遠隻有一個,就是龍卿。”

微昉直有些怔然:“愛自己的師父?說這種大逆不道之詞,是想掩蓋你對晏柒的真心?”

於嫻嫻:“你不信也對,愛一個人總不是用語言來說的,要用行動去證明。你儘可以去調查,在晏柒來京城之前,我對師父的感情就有許多人知道。不過,我也有自己的證明方法。”

微昉直:“你打算怎麼做?”

於嫻嫻做出一副為情所苦的模樣:“師父困於世俗的名節,不願與我表露心意。世人都道我這個九霄閣的內門弟子風光無限,可我心中所苦又有誰能知道呢?我已打算捨棄這一切,退出九霄閣,想必師父會允許的。我此番傷重,正是天賜的機會,能讓我在臨死之前,做一次他的妻。”

她雖是借題發揮,但說的句句都是肺腑真言,其中誠意足以讓聽者動容。

以至於龍卿端著藥碗站在門外,久久不能回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