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晏柒最近的日子確實不好過,他拿微雨柔的錢在京城打點關係,購買物資和武器,可每次剛有一點點成效,就被桑枝暗中搗毀,忙活了許久,竟然像是一場空。

晏柒急得摸不著頭腦,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是有人在針對他,最近恐怕是著急找出這個幕後黑手,壓根冇心思應付微雨柔。

前陣子微雨柔又提出質子回國的提議,誤導了晏柒的思考方向,還以為是朝廷有意針對他。

於嫻嫻要的就是這個效果,得讓微雨柔更加努力地糾纏他才行。

想到這裡,她對微雨柔說:“晏柒對你有多好,大家都是看在眼裡的,但男人總是心有抱負,你既然要做他的妻子,就應該知進退,該忍讓時就多多忍讓。”

微雨柔滿臉不服,作為微家的獨生女,她何時忍讓過彆人?

“哼!我看他就是得到了就不知道珍惜,跟那些負心漢冇兩樣!”

於嫻嫻:“你這話就是氣話了。晏柒公子隻是忙碌,又冇有在外麵拈花惹草,你若是一味置氣,隻會讓他覺得你不識大體,不是賢妻的人選。”

微雨柔冷笑一聲:“賢妻?明明是我在選賢婿!我微雨柔就是嫁給侯爵也不算高攀,他一個質子還敢與我做派起來了?!”

於嫻嫻越勸,微雨柔越來火,於嫻嫻隻好說:“那你要我說什麼呢?難不成還有辦法把晏柒綁在你身邊?”

這話倒讓微雨柔眼前一亮:“對啊,若是除了我,他冇有彆的可選,不就隻能狠狠拽住我這個救命稻草了?”

於嫻嫻:“這話我怎麼聽不懂呢?”

微雨柔:“想當初在西北,他對我是言聽計從,來了京城就想辦大事,心也野了,家也不回了,既然如此,我便帶他再回西北。”

於嫻嫻:“他若是不願意呢?”

微雨柔:“不願意也得願意,於姐姐,你可要幫我這個忙。你不是在皇上麵前說得上話嗎?能不能讓皇上下旨,調他回寧西城?”

於嫻嫻:“我可以試試。隻是你當初離家出走,此番回去,怕是要被令尊責怪了。”

微雨柔完美詮釋了什麼叫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:“大不了挨父親一頓罵,總比繼續受這個委屈要好!”

看來她對離家出走由衷感到後悔。

於嫻嫻送走了微雨柔,見天色還不晚,就讓人備了馬車往皇宮去了。

今日小皇帝難得早早結束了公務,正在書房裡埋頭寫情書。見於嫻嫻來了,他連忙把情書收起來:“師姐,今日有什麼興致過來?”

於嫻嫻:“寫情書呐?”

夏誌負手而立,擺出皇帝的架子:“咳咳。不該問的彆問。”

於嫻嫻偷笑:“我來就是想問問,晏柒的情況你掌握到多少了?”

夏誌:“哦,情況正如你說,他在京城打點聯絡的官員名單我已經掌握了,不過雙方接觸尚淺,並冇有起事的本事。何況桑枝不也給了他們許多教訓?”

於嫻嫻:“那就好,既然晏柒不構成大患,不如皇上隨便找個理由,讓他回寧西城?”

夏誌:“呃,倒不是我不同意,怕是先生那裡不好交代。”

“師父?”

夏誌:“還不是因為下毒的事,影衛估計一直盯著晏柒呐,應該是想在京城內把人解決了。”

於嫻嫻:“那可不行,微家還有一個胎兒的人命是算在他頭上的,不能讓他死得太快。”

夏誌兩手一攤,原地擺爛:“反正我是不會得罪先生的。”龍卿第一,師姐第二,嘿。

於嫻嫻:“好吧,既然如此,我就隻好擬一份九霄閣優秀男弟子的名錄送到柯將軍府上,讓他好好給柯雪參謀參謀選婿的事……”

夏誌:“你敢!”

於嫻嫻抿嘴一笑:你說我敢不敢。

夏誌:“……”

夏誌:“孫公公,擬旨!讓晏柒回寧西!”

於嫻嫻滿意地點點頭:“合作愉快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