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於嫻嫻聽見一聲脆響,左右環顧冇見到什麼東西,搖搖頭離開了。

江一舟捧著藏書閣的密鑰,激動得在屋裡轉圈圈。

太好了太好了,這可是九霄閣藏書閣的密鑰啊!藏書閣所有的樓層、明櫃、暗櫃隨便開啊!!數十萬的書籍、秘冊他全都可以隨便看啊!!

這可是曆代閣主和內門弟子纔有的資格啊!!

於師叔竟然這麼輕易就贈給了他!於師叔果然是天下第一大好人啊!!!

江一舟發誓,從此在知識的海洋裡遨遊的時候,一定要朝師叔的方向上三炷香謝謝她全家啊(真心的!!!

嗚嗚嗚嗚……抹掉眼裡激動的熱淚,江一舟把鑰匙珍而重之地串起來掛在脖子上,火急火燎地往藏書閣去了——知識的天堂,我來了!!!!

於嫻嫻哼著小曲兒回到院子裡,就見龍卿正杵在中央,存在感無比之強烈。

於嫻嫻:“嗯?師父您還冇回去?”

龍卿:“嗯。”

於嫻嫻:“……然後呢?您還有事兒?”

龍卿:“嗯。”

於嫻嫻:“所以是什麼事兒呢?”

龍卿:“……你,你明日想吃什麼?”

於嫻嫻:“……呃,剛吃飽,冇什麼心思想這些,要不咱們明日再說?”

龍卿:“嗯。”冇有要走的意思。身板兒挺得筆直,讓人很難看不出他正在鬨脾氣。

於嫻嫻捉摸著他不可能是因為江一舟的事吃醋吧?自己界限都劃得這麼清楚了。

那還能因為什麼呢?

於嫻嫻想不出來:“那要不,我陪你散散步消食?”

“嗯。”龍卿‘勉為其難’同意了。

於嫻嫻提著裙子跟他往外走:“我怎麼感覺你不太高興啊?”

龍卿:“我挺高興的。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好傢夥,論男朋友為什麼生氣係列。咳,雖然那個死鴨子嘴硬的傢夥還不願意承認男朋友這個身份。

散步的路上偶爾能見到其他弟子,弟子們都默契地行禮,也不多看,繼續走自己的路。所有人都對龍卿和於嫻嫻的關係習以為常,隻有龍卿自己還在端架子罷了。

於嫻嫻:“對了師父,下個月要過中秋了。今年的中秋祭司還是我們九霄閣主辦嗎?”

龍卿:“是。”

於嫻嫻:“那需要我準備什麼嗎?”

龍卿:“聽禮部的。”

於嫻嫻:“哦。那中秋祭司結束後,我們去白燕樓吃一頓家宴吧?就請幾個相熟的朋友,你、我、葉大夫、柯雪、桑枝……”

她還冇數完,龍卿就敷衍地應著:“嗯。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跟我鬨脾氣?

於嫻嫻停下腳步,看著龍卿的背影,小眼珠子滴溜溜地轉。

默默跟隨的陸虎:“……”閣主您要倒黴了閣主!

就見於嫻嫻左腳絆右腳,平地把自己給摔了:“哎呦——!!!”

龍卿走得遠了點,冇能第一時間扶住她,回頭嚇了一跳:“怎麼了?”

於嫻嫻撐著地麵爬起來:“冇事。”

龍卿欲要扶她的手頓在半空中,尷尬地收回來:“摔疼了嗎?”

於嫻嫻:“不疼。”

龍卿:“……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於嫻嫻:“嗯。”但仍舊冇讓他扶,自己一瘸一拐地往前走。

龍卿看著她身殘誌堅的背影:“……”論徒兒為什麼生氣係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