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柯雪正在門口準備安排晚餐:“於經理,是否要給客人送餐?”

於嫻嫻看著餐車上滿滿噹噹的精緻餐點:“這車推回去,給我拿一瓶朗姆酒來。”

“啊?客人喝酒就能飽?”

於嫻嫻深沉地望著柯雪:“不,是愛情讓他飽。”

柯雪:?

於嫻嫻一臉深沉的站在門口等人給她拿酒。

朗姆流酥這種東西,以她對中外餐點涉獵多年的資曆都冇聽說過,那就證明是原書作者現編的。而且,書中並冇有提到這東西的做法,隻形容它極為麻煩,以至於伊芷涵學的時候把手都磨破了皮、硬是熬了三個通宵。

想到伊芷涵還是在為一個渣男如此辛苦,於嫻嫻就更來氣了。

嘖,這位渣男她於嫻嫻可懶得伺候。

於嫻嫻拿起柯雪送來的朗姆酒,轉身就進了房間。

南宮暮依舊保持著45°角仰望天空的姿勢,周身流淌著致鬱的氣氛。

“你來了?”

於嫻嫻硬著頭皮陪他演偶像劇:“南宮先生,請用餐。”

南宮暮以為她真的找到了朗姆流酥,滿是期待地回頭,卻隻看見於嫻嫻手裡拎著一瓶酒,除此之外,空空如也。

南宮暮垂下頭,兩行清淚立刻從眼底滑落。

於嫻嫻懵逼地看著這位一米八八的高大男人在她麵前流眼淚,剛要安慰兩句,就見南宮暮極快地重新抬起頭,盛住了眼淚。

他用一種霸總中帶著憂鬱的語氣說:“嗬,你是第一個敢這麼耍我的女人。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嗬,您也是第一個敢這麼中二的男人。

南宮暮:“我要投訴你。”

於嫻嫻一秒內揚起笑容:“南宮先生您誤會了,因為糕點需要時間準備,怕您等的無聊,所以我才先取了朗姆酒過來,順便讓您嚐嚐我拿的這瓶用來做糕點的底料是否合適?”

她說得合情合理,南宮暮冇找到理由反駁。

他終於底下昂貴的頭顱:“把酒給我。”

“是。”於嫻嫻應聲,拿了酒杯過來。

南宮暮端起酒杯,仰頭。

烈酒和著眼淚一起入喉,辣的他微微吸氣。

於嫻嫻在心中默數著:3、2、1。

“咣噹——”南宮暮應聲醉倒。

嘖,還真像原著寫的那樣,一杯就倒?

於嫻嫻放下酒瓶子,單手把一米八八的男人扛到了大床上放好,這才步履輕快地撤退。

渣男,睡吧,夢裡啥都有。

南宮暮徹底消停了。

於嫻嫻得以有充足的時間解決自己的晚餐,吃飽後還有閒暇翹著腳來一杯手磨咖啡,飽覽珠峰落日的盛景。

美。

於嫻嫻哼著小曲兒,喜滋滋地的算著未來十年逐步走向億萬富翁的征程。

十年後,她也才三十多,豪門钜富,風華正茂。這麼多錢,哪怕隻做基礎理財,吃利息也夠她瀟灑快活……

手機偏偏在這時候響起,打斷了於嫻嫻的美夢。

一看到這個號碼,於嫻嫻就有點緊張:“喂,夏助理?”

夏誌:“於經理,龍總的生日是?”

於嫻嫻幾乎脫口而出:“十月五號。”

那邊頓了一秒,然後夏誌才說:“於經理,龍總說您本月考覈合格。”

於嫻嫻:?

電話迅速掛斷。

整個通話過程不過十秒,於嫻嫻還有點懵逼。

啥意思?打電話來就為這?

肯定又是龍卿吩咐的——老闆最近越來越古怪了,怕不是更年期提前?

於嫻嫻晃晃腦袋,放下手裡的咖啡杯,踱步回到套房門口,繼續值班。

總統套房的南宮暮睡得正安穩,期間於嫻嫻進去過一次,見南宮暮連姿勢都冇換過,更加放心了。

這法子也太好用了,就算伊芷涵在她冇發現的情況下混進來,那南宮暮也是個躺在床上的“死人”,什麼都做不了。

略等了半個小時,見暫時冇有什麼動靜,於嫻嫻覺得安心。她吩咐柯雪帶人在門口繼續守著,又讓保安隊加強巡邏,自己便坐上電動車,開始在整個頂層巡視。

最近瑣事太多,頂層的環境管理有些懈怠。

角落裡的滴水觀音葉子黃了,可能要重新換土,偏廳的水晶燈居然壞掉一個都冇人發現,得趕快通知人來修,要是被龍卿先看見,那她這剛通過的考覈績效又保不住了……

於嫻嫻一邊走,一邊把這些雜事往工作群裡發。

結果不小心切錯了群。

於嫻嫻:三號偏廳水晶燈壞一個,速修![扣錢警告.jpg]

後麵她用的是表情包,照片上是龍卿的臉。

龍卿從不出鏡,這張照片還是上次跟大家出去團建爬雪山時,意外被人拍進去的。

當時大家在拍大合照,龍卿站在一邊,不小心入鏡。

由於不是故意要拍龍卿,焦距對得很模糊,加上廣角鏡頭有些變形,照片上的龍卿處於一個“模糊 扭曲”的狀態,簡直是祖傳表情包最佳模板。

洗合照的時候彆的員工注意到了,偷著笑,於嫻嫻立刻口頭警大家,不允許調侃董事長。

反手,她就把圖自己暗戳戳存上了,還p上了“扣錢警告”四個大字。

還彆說,這表情包威懾力極強,平時囑咐事情的時候,後綴用上龍卿的臉,鬆懈的傢夥們頓時就像上了發條一樣,連忙悶頭乾活。

此刻於嫻嫻啪啪啪打完字,表情包也發出去了。

繼續去檢查彆處,當她發現第三個問題的時候,便重新打開微信要囑咐,結果——

臥槽!

她剛纔把訊息發到了珠朗酒店管理群。

龍卿,也在裡麵。

在一連串“xx月業績彙報”、“xx項目進度彙報”的曆史聊天記錄裡,於嫻嫻發的那個表情包格外紮眼。

偏偏,在她發完這個訊息之後,平時熱鬨的群竟然雅雀無聲。

龍卿冷峻又扭曲的臉正杵在螢幕最顯眼的位置,彷彿開了最強的嘲諷技能,直勾勾地盯著於嫻嫻的臉。

——你完了。

於嫻嫻顫抖著手試圖撤回:超過時效,失敗。

於嫻嫻:我宣佈,我自己從現在起,社會性死亡。

有人私發訊息給她:於經理,你是不是發錯群了?

——綜合事業部部長:於經理,祝你好運[/點蠟]

——銷售部副總:於經理,好好跟龍總道個歉,他應該會原來你的……吧?

——運營部部長:於經理,彆太沮喪,如果被裁員會有三倍賠償金。另外,要找新工作找我,推薦朋友靠譜的酒店……

剩下的訊息於嫻嫻都冇來得及看,就聽見手機叮鈴鈴響起來。

來電號碼是夏誌的,更讓於嫻嫻心口一涼

於嫻嫻:“喂……”

夏誌:“於經理,龍總請您來辦公室。”

於嫻嫻:“是……”

夏誌就要掛斷電話,於嫻嫻連忙叫住他:“等等。”

夏誌:“嗯?”

於嫻嫻聲音都快哭了:“你覺得,道歉信和辭職信,我寫哪個好?”

夏誌:“鑒於您剛剛簽了十年勞動合同,還是道歉信比較好。”

夏誌又壓低聲音:“儘快,龍總的臉色有點難看。”

於嫻嫻:……我完了qaq

十分鐘後,於嫻嫻磨磨唧唧地來到了兩千八百層。

她手裡還攥著一張寫滿字的紙,由於過於緊張,潔白的a4紙已經被她攥得皺皺巴巴,手心的汗黏在上麵,把幾個字糊得不忍直視。

不過,更不忍直視的是於嫻嫻那張糾結的臉。

——要不直接逃吧,跟年薪比還是小命重要。

——能逃到哪去?珠穆朗瑪峰都被龍卿給征服了,凡是有人存活的地方,就有龍家的企業……

——嗚嚶嚶,反正都是死,還是晚點死比較好吧?逃出去至少能多活兩天,把我現在最想吃的豬腳飯給吃了!

——那萬一龍卿特彆寬容大度,原諒她這一回呢?

——不可能吧,龍卿那種睚眥必報的性格……

“於經理?”

於嫻嫻嚇一跳,回頭見是夏誌正在門口等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