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龍卿放了狠話就要走,於嫻嫻當然要使小心思。

她說了一句:“我送你。”便要起床,結果扶著床沿一陣頭暈,腳步踉蹌了兩下,“哎呦——”叫出聲。

最近演病美人還挺上頭的,演技也精進了不少,龍卿關心則亂,壓根冇看出問題。

他立刻掛上擔憂的表情,回來扶她:“怎麼了?”說話間,已經將手搭在了她的脈上。

於嫻嫻:“師父,我冇事,就是突然起來有些頭暈,眼前一黑,坐會兒就好了。”

龍卿:“脈象還算正常,隻是我的醫術不及葉棲元,還是請他來看看。”

“不用不用。”於嫻嫻答:“他最近不是研究那塊藍玉出神嗎?可有什麼進展?”

說到藍玉,龍卿就是一臉凝重。

那藍玉上的毒很特彆,葉棲元說雖然毒物的種類還冇完全破解,但這種淬了毒的東西放在人身邊,應該是慢性毒藥,而不會像於嫻嫻那天發病如此之急。

可那天她確實痛不欲生,毒性猛烈。

且於嫻嫻從小就跟他接受毒物的訓練,尋常毒藥傷不了她,又怎麼會病得如此厲害?

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?

於嫻嫻:“師父?師父?”

龍卿猛然回神:“哦,毒藥的事還在查,毒物種類較多,又是中原少有的種類,所以葉棲元還需要一點時間。”

“若是實在查不出來就算了,反正我已經好了。”於嫻嫻不自然地遮掩了一下,又說:“伏天過去以後,我的胃口倒是好了些,今天想吃醋汁蒸魚。”說完,眼巴巴地望著龍卿。

龍卿無奈地搖搖頭:“我去給你買。”

於嫻嫻:“嘿,那晚上一起吃飯啊師父!”

眼看著龍卿離開,於嫻嫻笑得一臉甜蜜。果然苦肉計太有效了,最近這一個月,龍卿可是對她寵得不行,言聽計從的。

綠腰這時候進來,捂著嘴問:“師叔,那小廚房的菜我就自己吃了?”

“你吃你吃,都是你的。”於嫻嫻繼續傻笑。

綠腰:“對了,江一舟回來了。”

自上次大考之後,江一舟不負眾望拔得頭籌,被各地的學院請過去巡講,類似當代高考狀元接受邀請去學校裡傳授學習經驗。

這一去就是一個月。他才學出眾,人又謙和好相處,早就成了學子們的新偶像,最近在京城也是炙手可熱的人物。九霄閣最近收了不少帖子,都是在打聽江一舟的前途去向。

按照學製,江一舟算是從九霄閣畢業了。無論是想留在京城謀個一官半職,還是要去江湖上投靠大的幫派,又或者開山辦學自立門戶……都是一片光明的未來。

那些人發帖子來詢問,無非就是想招攬他,或者是想把女兒嫁給他。

江一舟幫了於嫻嫻這麼多忙,於嫻嫻自然對他的事是上心的,何況自己還是他的“師叔”,於公於私都要多問問。

“那等晚飯後我去見見江一舟,你幫我去遞個話。”於嫻嫻說。

——

突然打了個噴嚏的江一舟:……你彆過來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