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且說寧西城那邊,晏柒回去後果然找了個替死鬼,說那人是害死微家胎兒的真凶,一應證據也配套造假。

微昉直把那人送官法辦了。

按照晏柒的計劃,此人一除,他與微雨柔的婚期該提上日程,可不知為何,微昉直遲遲不鬆口。

連微雨柔也不明白緣由,求了爹爹好幾次,都冇得到準話。

晏柒終於意識到情況不對,派人私下打探,發現了那無恥的謠言——竟然有人說他不能房事?!

他俊臉氣得猙獰。

放出謠言的人顯然不想讓他迎娶微雨柔。他本來就是鄰國的質子,寧西城的人或者說元夏國的任何一人,都有理由看他不順眼,利益相關的婚姻競爭對手就更多了,實在查不到謠言傳出的源頭。

看來,微昉直那邊無法突破,他隻好對微雨柔下手了。

晏柒本來就樣貌出眾,隨意哄騙兩句,就把微雨柔騙上了床。

微雨柔將身體交給了他,對他的情誼自然更加濃厚,發誓非他不嫁。可這種事她羞於啟齒,直到微昉直開始給她安排彆的相親對象,她纔對父親說出口。

微昉直聽完隻有大怒,生平第一次狠狠抽了微雨柔耳光!!

微雨柔又氣又委屈,離家出走,竟然連夜雇了馬車,到京城投奔她唯一的好友於嫻嫻了!

於是,一個月後,九霄閣再次迎來了微雨柔。

於嫻嫻聽完這些事,不免唏噓,心疼地拉著微雨柔的手:“妹妹,不是姐姐多嘴,你就是再喜歡,也不能做出私相授受的事情啊?晏柒公子也真是,我還以為他是個懂進退、知禮儀的公子,怎能與你……”

微雨柔仍然聽不得晏柒的壞話,說:“情難自禁罷了。哎,反正我是非他不嫁的,爹爹明明從前很欣賞他的,不知為何就變了主意。難道是嫌棄晏柒公子的出身嗎?”

於嫻嫻煞有介事地分析:“晏柒公子的出身其實並不低,怎麼算也是個鄰國皇子,都有資格進京麵聖的。隻是不知道饒赤國現在是什麼情況,晏柒公子有冇有機會回國呢?若是回國,你與他做個皇子妃,豈不快哉?”

微雨柔:“對啊!我怎麼冇想到呢?我這就跟晏哥哥說,讓他帶我回饒赤國。”

於嫻嫻:“晏柒公子也來京城了?”

微雨柔不免驕傲:“我來了,他定要來尋我的嘛。晏哥哥對我特彆好……對了於姐姐,質子回國這種事方便安排嗎?”

於嫻嫻:“雖說不簡單,但也不麻煩。其實我常幫皇帝解憂,聽到了一些內部訊息,你可彆往外傳啊……”

微雨柔往前湊了湊。

於嫻嫻:“皇上說,西北邊境安寧,互通友商已經十餘年了,早已不是當年的情景。晏柒公子又與柔兒姑娘定了情,隻要他想回國,上書一封即可,禮節上的事禮部自會安排。”

微雨柔:“真的?”

於嫻嫻:“我何時騙過你?哎,若是晏柒公子回國,必定是送皇子的氣派吧?那華麗的轎子、氣派的排場,也就隻有柔兒妹妹這個未來皇子妃配得上了。真是令人羨慕。”

微雨柔眼冒金星,高興得不到了。

恭維了微雨柔一天,於嫻嫻也累了,送客之後,龍卿不請自來。

“師父?”

經過中毒一事後,龍卿對於嫻嫻的態度明顯好了許多,不再拒人於千裡之外,但這麼晚還來她房間,也並非常見。

龍卿開門見山:“晏柒進京了。”

於嫻嫻:“我知道。”

龍卿:“你說他有孽緣未解開,一個月過去了,情況如何?”

於嫻嫻:“我正在努力解決,但還需要點時間。”

龍卿:“好吧。但九霄閣,不許他踏進一步!”

他怕一見到晏柒,便會忍不住讓影衛出手,將此人挫骨揚灰!

“知道啦。”於嫻嫻為了消他的火氣,故意學著微雨柔的夾子音說:“師父是著急要給人家報仇嗎??果然最疼愛囡囡的隻有龍龍呢~~~”

龍卿:“……”奪門而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