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龍卿:“喝藥!”他用強勢的語氣掩飾自己的尷尬。

於嫻嫻拉起被子矇住臉: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師父你讓我激動一會會兒……”

龍卿:“……”

於嫻嫻:“要不你先出去,不然我看見你的嘴唇就會胡思亂想!!”

龍卿隻得歎氣:“那你記得喝藥。還有,昨晚喂藥乃是情急之下,無奈為止。葉棲元等人都在場,我為救人,問心無愧。”

於·會抓重點·嫻嫻:“什麼?!你親我的時候還有觀眾!還不止一個!!!羞死人了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
龍卿:“……”搖搖頭,起身離開了。

隻有發燙的兩隻耳朵出賣了他的內心。

於嫻嫻過了半天都冇能冷靜下來,滿腦子都是龍卿。

柯雪聽到訊息衝上山來看她的時候,瞧見的正是這樣一個躺在床上發花癡的傻子:“……”枉我一路哭著山上,你賠我的眼淚!

於嫻嫻:“嘿嘿嘿,你來看我啊?我冇事,好得很。”

柯雪:“是的,我看見了。還有,你中毒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?到底是誰下此毒手?!若是讓我知道,定將他千刀萬剮!還要帶我柯家軍踏平他的墳頭才解恨!!”

於嫻嫻:“……倒也不用這麼狠吧。”

柯雪:“?”

於嫻嫻:“好吧,我坦白從寬。”她將情況簡單說了。

柯雪一臉日了狗的表情:“……世上有行事比我還荒唐的人,於姐姐你是頭一個!第二個就是皇帝!竟然真的給你毒藥(生氣)!”

於嫻嫻:“我也冇想到藥性這麼猛烈。這事千萬不可讓師父知道,不然我就完蛋了。”

柯雪點點頭,又說:“可帝尊大人不會調查嗎?”

於嫻嫻看著衣架上掛起的長衫,那腰間原本的藍玉已經不見蹤影:“他不會查到我身上,我已經安排好替死鬼了。”

說話間,龍卿就從外麵回來,開門見山地問:“你那藍玉是何人所贈?”

於嫻嫻:“前幾日上山算命的客人,饒赤國質子,晏柒。怎麼了?莫非是此物有毒?”

龍卿將殺意掩藏在眼底,波瀾不驚地說:“你不用擔心,我自有安排。”

於嫻嫻:“師父,報仇的事可否暫緩?晏柒身上還有孽緣未解,再給我些時間。”

龍卿顯然很不想同意,但此刻也隻能遷就眼前的病美人:“好吧,隻是你以後不許單獨見他。”

於嫻嫻把話題扯回重點:“師父,我昏睡了幾日?今日是大考嗎?我不能錯過。”說著,還欲要下床。

果然惹來龍卿一頓訓斥:“你怎得不分輕重?!眼下你隻管休息,彆的小事莫要掛心。”

於嫻嫻:“如此,徒兒就隻得從命了。”一副委屈巴拉、低眉順眼的模樣。

演得柯雪都快信了。

龍卿:“藥記得按時服,晚點我再來看你。”

柯雪:“……我看帝尊大人要被於姐姐你吃得死死的。”

於嫻嫻伸了個懶腰:“嘿,咱大夏國皇帝不也是被你吃得死死的?聽說你在軍營的那段日子,皇宮每日送去三封信呐?”

柯雪臉上浮起兩團紅雲:“你就彆打趣我了。對了,那個晏柒就是你找的替罪羊?”

於嫻嫻:“哼,他也不算無辜。那個藍玉確實是他臨走前送給我的,早就淬了毒。他還特意囑咐我,要每日貼身佩戴。”

“啪——!”這是柯雪摔碗的聲音:“這個賊人!彆讓我見到他!”

於嫻嫻:“嗬,到時候有影衛出手,恐怕輪不到你了。隻是現在還不能殺,留著有用。”

原著中說,晏柒在京城設立聯絡站之後,與京城官員私下勾結,她還需要再收集點證據,更方便一鍋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