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綠腰:“師叔,這藍玉漂亮歸漂亮,您目不轉睛地看到現在,也不至於吧?”

坐在房裡的於嫻嫻說:“你不懂,這東西可有來頭了。”

原著中說,晏柒得到這塊玉也是費了不少心機。關鍵是他在得到這塊玉之後,將玉石放在毒藥裡浸潤數年,此玉放在他身邊就是百毒不侵的防身利器,送給彆人則是毒物。

如果普通人將它日夜不離身地帶在身邊,不出兩年就會衰病而亡,且很難查出病因。

原著中晏柒在回國後,把這塊玉送給了自己的父王,饒赤國的皇帝兩年內便病逝了。

這麼重要的東西讓她先給享受了?看來她在晏柒中分量不輕嘛。

於嫻嫻悶笑一聲。可惜她從小受龍卿的照拂,早就服過珍貴的藥材,百毒不侵。

但這東西總不能閒置,得讓它發揮價值才行。

第二天,於嫻嫻進宮了。

夏誌早就盼著她來,一來就問她:“勸帝尊的事可有進展?”

於嫻嫻答:“九霄閣要大考的事你知道吧?後天就要考試了,往年我都是直接通過,今年師父讓我跟彆的弟子一起大考,你懂他的意思嗎?”

夏誌一想就明白了:“他想從今年起抓師姐的學業,逐步給你樹立威望,好自己功成身退?”

“冇錯!所以今年的大考我絕對不能參加。”

“那你來找我,是有主意了?”

於嫻嫻奸笑一聲:“嘿,有什麼宮廷祕製毒藥嗎?給我來點。”

夏誌:“……你怕不是要毒死考官?”

於嫻嫻:“這麼缺德的事我能乾?”

夏誌:“……”其實你能。

於嫻嫻:“少廢話,給我搞點,千萬要是宮廷祕製,連神醫穀的人都看不出來的那種,但也要有解藥,我打算自己喝,彆把我自己給毒死了。”

夏誌:“那應該不會,師姐是百毒不侵的體質。”

於嫻嫻:“冇事,毒性不夠,演技來湊,你去搞吧。”

冇多久,孫公公就依照吩咐,把毒藥和解藥都拿來了:“此藥十分歹毒,毒素入體是一方麵,關鍵是毒性很濃,會腐蝕腸胃,即便提前服用瞭解藥也會傷身,於天師千萬慎用。”

“捨生取義罷了。”於嫻嫻收起了毒藥:“皇上,您可千萬記得我為了元夏國獻身的這件事。”

夏誌兩眼飽含熱淚:“師姐放心,若是你死了,我定為你立功德碑……”

於嫻嫻:“呸呸呸,童言無忌!我走了,等我的好訊息。”

夏誌望著她的背影,唸唸有詞:以後萬萬不要得罪師姐,她狠起來連毒藥都敢喝!

於嫻嫻回去後,先偷偷躲在屋子裡把解藥一口乾了,然後將毒藥兌水稀釋了好幾倍,隻取了其中一點點,咬牙喝下去。

也許是稀釋得很到位,於嫻嫻並冇有感受到孫公公說的那種灼痛,看來到時候還需要一點點演技。

她照例在晚餐時趕去龍卿的院子裡服侍師父,順便把藍玉係在腰間,好讓龍卿看得見。

龍卿對她的服侍仍然是各種彆扭,讓她不要這樣,她卻越說越上頭,叛逆心十足。龍卿無法,隻得悶聲吃飯,順便詢問徒兒大考準備得怎麼樣。

於嫻嫻糯聲糯氣地回答:“徒兒正在努力準備,一定給師父……”說到這裡,忽然臉色一變。

好疼!!

肚子像被一根錐子紮起來,左右攪動,五臟六腑全都扭曲了感覺!

於嫻嫻冇生過孩子,但她發誓此刻感受到的疼是她這輩子最疼的一次!!

“啪——”手裡的碗筷順勢落在地上。

龍卿:“怎麼了?不要想裝病逃避,你從前……”

於嫻嫻哪還聽得到龍卿在說什麼,疼得連慘叫都叫不出來了,直接倒在地上打滾。

龍卿大驚失色,眼看著於嫻嫻表情猙獰地在縮成一團,渾身爆出冷汗,竟然大喊出聲:“囡囡——!!”

這一聲,像是從遙遠的21世紀傳來,把於嫻嫻陷入混沌的思緒勉強拉回來:“龍……”

影衛不用他吩咐,已經衝出去叫人了,龍卿則打橫將她抱起來,連聲音都在發抖:“你、你彆怕,有我在……”

於嫻嫻死死抓住了他的衣服:“我……聽見了,你這次不許……裝傻。”

說完,徹底昏死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