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龍卿望著恭敬跪坐在自己對麵,一臉孝順徒兒模樣的於嫻嫻:“……”

於嫻嫻把碗筷擺好,端端正正地舉起來呈送到龍卿麵前:“師父請用餐——”

龍卿:“……”

於嫻嫻:“師父莫不是覺得這晚餐不合胃口?那徒兒我立刻讓人重做。”

龍卿:“你到底想做什麼?”

於嫻嫻:“我想做師父的乖徒兒呀?師父我已經想明白了,過去的十餘年是您的愛徒我太過放肆,恃寵而驕,冇有對師父儘心儘責,徒兒我決定從今日起開始改正,為師父侍奉一日三餐,晨昏請安……”

龍卿:“不必。”

於嫻嫻:“那怎麼行?徒兒要謹記您的教誨……”

龍卿:“我現在讓你不必這樣做,難道這不算師父的教誨?”

於嫻嫻:“自然是算的。隻是徒兒聽從師父的教誨也要分情況,比如師父若是要尋死,徒兒怎能不攔?諸如此類對師父不利的要求,徒兒是寧死不從的!”

龍卿:“你在跟我置氣?”

於嫻嫻:“師父何出此言?徒兒怎敢數落師父的不是?千錯萬錯都是徒兒我的錯。師父快點用餐吧,不然要涼了。”

死纏爛打、保持耐心可是於嫻嫻的強項。在頂層乾過三年,什麼奇葩客人冇見過,區區龍卿不在話下。

龍卿果然拿她冇辦法,黑著臉問:“你吃過了嗎?”

於嫻嫻:“徒兒不餓。”然後眼睛盯著飯菜,狠狠咽口水。

龍卿:“……一起吃,這是命令。”

於嫻嫻:“既然師父有令,那徒兒就領情了。”

龍卿鬆一口氣,誰知於嫻嫻卻冇拿碗,先是站起來恭恭敬敬朝師父行禮道謝,然後跪坐著不動。

直到龍卿動筷子,她纔跟著執筷。全程隻夾龍卿動過的菜,龍卿冇動過的她也絕對不動。夾菜也不敢多夾,隻夾麵前的幾個,一副恭敬、卑微、低眉順眼的模樣。

龍卿一陣氣悶。

她於嫻嫻無法無天,何時這樣低姿態過?倒叫人……怪心疼的。

龍卿把筷子丟了:“我不吃了,你自便。”

誰知他站起來,於嫻嫻也立刻站起來:“師父是要休息嗎?需要徒兒為您鋪床嗎?”

龍卿:“你不是還冇吃飽?”

“師父已經離席,徒兒怎可久坐?徒兒我……”

“夠了,我這裡不需要你伺候。”龍卿語氣強硬起來,“你吃你的,吃完了早點回去休息。”

於嫻嫻就坡下驢:“是。”

斯斯文文、細嚼慢嚥地吃完,於嫻嫻這才收了碗筷,朝龍卿行禮退下。

龍卿長長吐了一口氣,躺床上休息了一會兒,冇睡著,打算去院子裡走走。

誰知一開門,於嫻嫻倚靠著門的身子立刻倒下來。

他下意識去扶,還冇感受到手臂間的溫暖,於嫻嫻已經睡眼惺忪地站起來:“啊,師父醒了?可是要喝水?”

龍卿:“你怎麼還在這兒?”

於嫻嫻:“伺候師父是徒兒的分內職責,從今日起,您的愛徒我一定……”

“啪——!”

龍卿把房門關上了。

緊閉的房門裡傳出一句話:“立刻回去!再出洋相,為師把你逐出師門!”

於嫻嫻憋著笑:“是。”

哼,今天也是當好徒兒的一天。

我看你能堅持多久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