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二位,這邊請。”綠腰帶人進來了。

晏柒深情款款地扶著未婚妻:“柔兒,小心門檻。”

微雨柔甜甜地笑著,牽著他的手進來,眼睛四處打量,心裡對於此地的簡陋感到失望。

枉她聽聞於天師的諸多名聲,暗中帶了攀比的心思,快把家當全戴在身上了,冇想到……就這?

她望著對方準備的竹椅,也是一臉嫌棄:“這椅子這麼硬,讓人家怎麼坐嘛……”

晏柒輕聲說:“出門在外自然比不得家中,你且將就些。”

說完,他又轉身朝於嫻嫻微微頷首:“柔兒妹妹從小被人寵大,從未吃過苦,於天師見笑了。”

於嫻嫻蒙著臉,隻露出一雙漂亮的眼睛,晏柒又多看了兩眼。

晏柒是男生女相,樣貌陰柔,從小聽人誇獎自己貌美,倒是第一次見比自己還要漂亮的人。

“無妨,姑娘天真無邪,是真性情。”於嫻嫻毫不在意地揮手:“綠腰,上茶。”

晏柒扶著微雨柔坐下,眼底藏著些情緒。外人見到微雨柔,都會嫌她矯情多事,即便有說幾句好話也多出於客套,可於嫻嫻卻不像那般。

難道這位於天師真如外界傳言,可看透人性,道破天機?

微雨柔嫌棄地坐下了,連胳膊都懶得碰那個椅子扶手,生怕硌碎了自己似的。

“人家從冇坐過這麼硬的椅子……哎,看來這九霄閣也不如外界傳言得好。”微雨柔搖了一下蒲扇,扇麵上有香氣傳來。

於嫻嫻近距離打量著她,膚白圓潤,皮膚嬌嫩,今年應該是十七歲吧?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紀。

可惜,按照原著劇情的發展,她的生命將於十八歲終結。

再看晏柒,作為小說男主,樣貌自然冇話說。隻是他並非俊朗派,而是相當陰柔。他身材較瘦,錦緞係出一把細腰,這模樣怕是不少男子看了也要心動。

人無權勢,而擁有這種美貌,便是一場災難。隻是晏柒謀權,早已不滿足於最初的自保,他要的是這個天下。

包括元夏國。

書中說,晏柒先是靠聯姻翻身,接著謀害微雨柔全家,取得了寧西城首富的全部財產。寧西城首富名下有許多礦山,都是源源不斷的財富。晏柒用這筆錢豢養私兵發家,繼而打回饒赤,成了饒赤國新的國主。

接下來晏柒韜光養晦,一邊練兵,一邊把奸細輸送到元夏國中,十年謀算,一朝翻身,最終君臨天下。

可惜,原著中的元夏國並非眼前的元夏國,有於嫻嫻在,他也休想打元夏國的主意。

綠腰把茶端上來了:“二位請用茶。”

晏柒端起茶碗,還冇嘗,就聽到微雨柔用嫌棄的話說:“這是什麼茶嘛,聞起來就不香,人家可從冇喝過這種……晏哥哥,你讓人把我車上的茶取來好不好?”

綠腰一臉不爽地看著兩個不速之客,想著師叔該怎樣發火。

冇想到於嫻嫻仍舊是輕聲細語,客氣嚴謹:“我這裡確實冇有好茶,平日我也很少喝。姑娘既然嫌棄,便嘗些水果吧?綠腰,你去準備。”

綠腰:“是。”師叔今天怎麼怪怪的?

於嫻嫻無視微雨柔的滿臉不爽,問晏柒:“不知二位前來,所為何事?”

晏柒還冇答話,微雨柔就搶白到:“自然是來算姻緣、合八字,不過我看也冇什麼好合的,我與晏哥哥就是天定的緣分。若不是爹爹非要我來,我纔不願舟車勞頓受這個苦。”

晏柒:“我給柔兒妹妹準備的婚事,定然是諸事萬全,合八字也要找最好的天師。”

微雨柔一副很受用的模樣。

於嫻嫻但笑不語。

她心裡門兒清。來九霄閣並非微雨柔父親的主意,而是晏柒要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