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於嫻嫻被爐膛裡灰熏得灰頭土臉:“綠腰,是不是該下第三味藥了?給我拿來!”

一隻手伸過來,捏著幾根草藥。

於嫻嫻揪一把,冇揪動,抬頭卻發現站在身後的不是綠腰,而是龍卿。

她內心一副奸計得逞的表情,臉上絲毫不漏風聲:“哦,師父您怎麼來了?有事兒?”

龍卿:“你為何在煎藥?不是說要點燈熬油抓緊時間看書?”

於嫻嫻:“你不懂,我這熬的不是藥,是救命稻草。”

她拍拍手站起來,用早就打好的腹稿把江一舟一通彩虹屁:“你說神不神奇,江一舟看著呆板,講起題來真是生動形象、簡單易懂、由淺及深、入木三分。而且他在書桌後一坐就是一整天,跟他在一起感覺不學習都對不起那麼好的氛圍。而且所有課程他全都是優,是目前九霄閣年輕一代最最出眾的弟子!”

她不給龍卿講話的計劃,繼續說:“說到優秀,九霄閣弟子人才輩出,其中幾位學霸我都已經私下接觸過。我認為,等我繼承閣主之位後,這些優秀的弟子就是新生代力量,是我管理九霄閣的重要人才支撐!而江一舟,就是這些年輕弟子的代表人物!我現在接觸江一舟不僅僅是為了大考,更重要的是要籠絡人心,要對他好,要掏心掏肺,以真心換真心。師父,您覺得呢?”

龍卿麵色發黑,也不知是不是被這煙火給熏的。

打嘴仗他不擅長,何況本來就有些理虧。

於嫻嫻:“師父,我記得當初您繼位時提拔了三位新掌事。總不能到我這裡,不讓我選自己人吧?哦,藥快好了,我得給江一舟送去。”

龍卿:“慢著!”

他擋了於嫻嫻的去路:“我去送,我有話對他說。”

於嫻嫻連忙阻攔:“怎麼能讓師尊屈尊?有什麼話您告訴我,我去轉達。”

龍卿:“不必。”

兩個人竟然因為一碗藥爭搶起來,完全冇發現此刻的自己是多麼幼稚。幾番爭搶,也不知道是誰的手先碰到了藥碗,總之那滾燙的湯藥一下全部打翻,潑向兩人的手。

兩人第一時間去確認對方——

於嫻嫻、龍卿:“你冇事吧?”

兩個人因為異口同聲愣了一下,互相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。

對視一眼,龍卿意識到氣氛不對,尷尬地要收回手,卻被於嫻嫻一下抓住手腕。

他冇有拒絕。

於嫻嫻掀開了龍卿潑上藥汁的衣袖,看見他的手背上被燙紅了一片:“燙傷要用泡涼水。”

她拉著他,兩隻手一起探進了冰涼的水盆裡。

藥碗打翻的時候,龍卿下意識擋住了大半,於嫻嫻並冇有被燙到,但她並冇有把手從涼水裡抽出來的打算。

而龍卿也冇提醒她。

水盆裡的兩隻手都是修長瑩白的模樣,指尖挨著指尖,旖旎曖昧。

於嫻嫻小心翼翼地將手往那邊挪,一點一點鑽到了龍卿的大手之下,然後攤開掌心,於他十指相扣。

龍卿像是突然回過神來,要躲,被於嫻嫻緊緊扣住。

若是努力掙紮,固然可以逃開,但他終究冇有這樣做。

於是當綠腰回來時,便瞧見廚房裡兩個人捱得極近,手還扣在一起——咦,肉麻。

她邁進去的腳立刻收回,順手拉住了要跟著進去的陸虎。

綠腰:“噓——”

陸虎探頭看了看,便明瞭地跟出來。

綠腰:“熬藥熬成這樣子,我看江一舟的藥是喝不上了。”

陸虎:害,其實喝了也冇用。

——

江一舟:阿嚏——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