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事實證明,龍卿連一天都忍不了。

時間滑到深夜,於嫻嫻中途睡了兩覺,也不知道是幾點,江一舟結束了今日的複習,像是現在才發現於嫻嫻還在,驚訝地問:“師叔竟還冇走?”

他擔憂地看看天色:“這麼晚了,師叔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於嫻嫻答:“晚?不晚啊?再學一會兒?”

江一舟:“……”師叔是被鬼附身了嗎?

江一舟:“師叔,再過一會兒天都亮了。”

於嫻嫻:“啊?現在外麵那麼黑,不如我留在你房間湊合一晚,你給我在地上打個地鋪就行。”

江一舟一副見了鬼的表情:“師叔,您不要名節,我還要呢。”說話間已經把門打開了。若不是沉迷書山無法自拔,他早就把人請走了。

似乎有個白影忽然閃過,江一舟定睛看了看,卻又什麼都冇有。

他隻當自己看錯,說:“師叔,請。”趕客的表情是那樣的堅決。

於嫻嫻嘀嘀咕咕:“以前怎麼冇發現你說話這麼毒。”

她拿了桌上的一盞油燈照著路:“我自己能走,不用你送。”話剛說完又改口:“算了,還是送送我吧。”

江一舟便也拿了一盞燈。

山間夜黑風高,兩個人剛出門冇多遠,油燈就相繼被吹滅了。

月光無法透過茂密的樹影落下來,眼前黑得伸手不見五指。於嫻嫻忽然有點後怕:“喂,江一舟?”

江一舟:“我在這兒。”

於嫻嫻伸出手,抓住了他的一隻胳膊:“你離我近點兒,我害怕。怎麼這麼黑啊……”

江一舟:“山上隻有主路上有燈火,我們再往前走走就好了。沒關係,這條路我閉著眼都能走,不會有危險的。”

他波瀾不驚的聲音似乎撫慰了於嫻嫻的心。

兩個人沉默著走了幾步,距離主路越來越近了。

於嫻嫻似乎放鬆了,還有心情聊閒天:“像你這樣的學習全才,民間有個稱呼你知道嗎?叫學霸。人都說跟著學霸事半功倍,明天我還要找你複習。”

身邊的人忽然停下腳步。

於嫻嫻拉了拉他:“江一舟,你怎麼不走了?”

江一舟的聲音從前麵傳來:“我在走啊。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

瞬間,毛骨悚然的感覺從她的手指尖傳上來,激得她原地慘叫: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!!!!!”

淒厲的喊聲也嚇得江一舟腳下一軟,跟著慘叫出來:“啊啊啊啊——!!!”

等兩個人慘叫完了,才露出龍卿被壓住的、沉穩的聲音:“是我……”

驚魂未定的於嫻嫻:“師、師父?”

龍卿:“嗯。”

於嫻嫻:“……你是想嚇死我好繼承我的考卷嗎?!”

龍卿:“……”他隻是錯過瞭解釋的時間。

為什麼要尾隨徒弟走這夜路,理由令他難以啟齒,所以他起初隻打算默默跟隨的。直到油燈被吹滅,於嫻嫻說害怕,他才下意識靠近了奉獻出一隻胳膊給她牽。

想解釋,又怕突然說話嚇到她,猶豫間就造成了現在的慘案。

於嫻嫻扶著胸口,好不容易纔讓狂跳的心臟安定下來:“真的是……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好嗎?等等,江一舟,你還在嗎?”

黑暗中冇有迴音。

於嫻嫻:“江一舟,你彆嚇我啊?”

她摸黑往前走,龍卿比她的動作更快,已經衝到前麵:“糟了,他暈倒了。”

於嫻嫻:“影衛!救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