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兩天,京城的新聞算是炸開了鍋。

卓洪與馬棍兒娶妻,竟然抬錯了轎子!

一代頭牌鳳翎仙子,貪圖名利在兩個男人之間周旋,最終卻以嫁給小混混潦草收場。奇怪的是,她竟然能忍氣吞聲,繼續給馬棍兒當媳婦?!眾人都說一定是馬棍兒拿捏了閔香伶的把柄。

更勁爆的是,閔李氏竟然為了卓家的家產,在大婚當日意圖謀殺親家母,被人當場捉拿,不日就要流放西北,做一輩子苦役咯!

“比起讓她以死謝罪,不如活著痛不欲生……”卓洪放下手中的茶杯,“這次的事,還要多謝於天師和桑枝姑孃的幫忙。”

於嫻嫻:“我怎麼看你一臉看破紅塵,六根清淨的樣子?不會是受一次情傷,就終生不娶了吧?”

旁邊站著的桑枝:……有被內涵到。

卓洪有種被人說中了心事的尷尬:“呃,我覺得我現在應該先以事業為重。好男兒應當胸懷大誌,不該拘泥於兒女情長。”

於嫻嫻:“……彷彿曾經兒女情長的不是你。”

卓洪:“……”給留點麵子行不行!

於嫻嫻:“所以你打算什麼時候回江南?你現在也是八卦當事人,過不了多久,這些八卦訊息就會傳到南方去。”

經濟富足的地方,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就多姿多彩。具體在大夏國表現為,凡是發生的奇聞趣事都會很快被編纂成故事、戲曲之類的,傳遍大江南北。

於嫻嫻猜,此時京城的書商應該在連夜編小作文了。

卓洪滿臉無奈:“反正我在卓家,從小出門就是眾人的焦點,習慣了。這次我家二老北上,因為婚禮的事鬱鬱寡歡,如今纔有心情遊山玩水,尤其是我母親。我打算帶他們在附近多玩幾天,順便拜訪幾位故友,等拜訪完,閔李氏的案子也該結案了,到時候再回去不遲。”

於嫻嫻:“那有空多來九霄閣坐坐,我們山上的風景也很不錯。”她用餘光瞥了一眼桑枝。

卓洪道了謝,又說:“這次來還要再次謝謝桑枝姑娘,不僅在婚禮上幫忙,還救了我的母親……”

這話桑枝已經聽了好幾遍,卓家也早就派人送過禮物,她推辭不掉隻得收了。

卓洪說到這裡,竟然又拿出一個小盒子:“這是母上大人千叮嚀萬囑咐,說要我送給你的。”

桑枝:“真的不用。”

卓洪答:“這個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,是我母親在廟裡求的符,說是能去晦氣。她說未出閣的小姐給彆人扮新娘,就是一種晦氣……”

於嫻嫻:“噗。”果然親媽,罵兒子毫不留情。

桑枝也是哭笑不得,隻能把這張疊好的符紙收下了。

卓洪離開後,桑枝也走了。

房間裡很快又剩下於嫻嫻一人,她讓綠腰把調好的麵膜端上來,往自己臉上敷。

綠腰已經見怪不怪。她看看天色,說:“今日還早,師叔,要不然咱們看會兒書?”

於嫻嫻:“嗯?”

綠腰瞪大眼:“師叔,門內一年一度的大考要到了,您不記得了?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我都穿到古代來了,還要期末考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