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婚當天。

天剛矇矇亮,卓洪迎親的隊伍就從府上出發了。

新郎官穿紅衣,騎駿馬,身後跟著八抬大轎和喜樂隊,繞城一週。馬車上站著金童玉女一對,把手裡的糖果、花瓣往外撒,引得城中人追在車隊後麵撿,大家吉祥話說個不停,嘴裡含著甜兮兮的糖果,都是滿麵歡顏。

——“這麼大的派頭,不知是哪個府上的嬌娘要嫁人?”

——“你還不知道?就是前些日子婚禮被取消的閔香伶。”

——“呦,聽說閔家鬨出了一女二嫁的醜聞,卓家不願意讓她進門,上次的婚禮都攪黃了,這次怎麼又開始大辦?”

——“誰知道呢?我看這個卓公子是挺癡情的,就是人太實誠,以後要被精明的閔家人拿捏咯。”

……

馬背上的卓洪對這些議論充耳不聞,隻是滿麵春風地來到了巷子口。

閔家早就掛上了紅燈籠,門口聚了許多要看新娘子的街坊鄰居。閔香伶早早地化好妝,頭頂紅帕子在閨閣裡做著自己的豪門太太夢,壓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將是什麼。

卓洪的迎親隊伍在閔家門口停下了。一番不可少的俗禮之後,新娘子被人從房間裡背了出來,送上了轎子。

新郎官在眾人的簇擁下重新上馬,喜樂奏起,隊伍浩浩蕩蕩地往街上走。

不巧,竟然在出巷子口時迎麵遇上了另一支迎親隊伍。

“什麼人?敢攔小爺的路!給老子滾開!”罵罵咧咧的另外一位新郎,正是城裡有名的混混。此人長臉窄額,長得頗像打馬球的杆子,所以綽號馬棍兒。

原來,今天也是馬棍兒續絃的日子。他老婆剛死冇出十日,就從莊子上娶了一個新人,婚期“恰好”也是今日。

卓公子自詡江南名門,當然不願意相讓。

可馬棍兒也不是好惹的,俗話說強龍不壓地頭蛇,馬棍兒可不想在今天結婚的時候在兄弟們麵前丟臉。

如此一來,兩隻迎親隊伍就在路中間僵持不下。

也不知是哪個缺德的人在後麵起鬨,說“衝出去、衝出去!”、“不衝不是男子漢”之類的渾話,兩支隊伍瞬間亂成一團。

迎親的人都穿紅衣服,花轎竟然也佈置得一模一樣,這樣混戰起來,一時間真讓人分不清友軍和敵軍。

好在府衙的人及時出麵維護治安,很快把兩支隊伍分開了:“念在今天是你們大喜的日子,就不治你們雙方的罪了,快快散開,各辦各的喜事去吧!”

這麼著,一場混戰在勉強結束,兩個迎親的隊伍各自抬著自己的新娘,浩浩蕩蕩地往兩個方向分開了。

此時的桑枝身著婚服,坐在馬車上,微微抬了抬車簾。

卓洪看見了這個動作——這是他們定的暗號,代表換新孃的計劃已經完成。轎子裡坐著的正是桑枝。

而閔香伶早就被馬棍兒喜氣洋洋地抬往城南去了。

閔家父母自然不知道這種事,已經高高興興地到了婚宴現場提前坐下。二老看著富麗堂皇的婚禮現場,以及往來的權貴賓客,早已開始幻想自己今後穿金戴銀的美好生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