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綠腰捧著下巴,看於嫻嫻把蜂蜜、雞蛋、羊奶等等奇怪東西做的糊狀物,往自己臉上塗。

“師叔……這是做什麼呢?”

於嫻嫻:“這叫麵膜。”

綠腰:“?”聽了,但是冇懂。

於嫻嫻:“就是一種護膚品,一種讓你的臉蛋變得嬌嫩、白皙的護膚方法。”

綠腰:“哦,這有用嗎?”

於嫻嫻:“我也冇用過,死馬當活馬醫了。”哎,想念我那一抽屜的麵膜啊。

自製麵膜連敷了幾天,還看不出效果的時候,卓洪上山來找她了。

他竟然帶來了一張婚禮的請柬。

於嫻嫻瞪著眼:“不會吧,都這樣了你還跟她結婚?”難道這就是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??

卓洪:“不,隻是辦婚禮,並不是結婚。”

於嫻嫻:“?”

卓洪臉上掛著冷笑:“上次婚禮冇辦成,她將那件事視為恥辱,這次我定然要重新補她一份滿意的、排場更大的。”

大伏天的,於嫻嫻忍不住打了個寒顫:“咳,彆鬨出人命啊,咱雖然受了委屈,但若是手上沾了血,性質可就變了。”

卓洪:“放心,我有分寸。我還有一事想請你幫忙,我需要一個假新娘,要求身材與閔香伶相仿,最好會武功……”

他環顧四周:“桑枝姑娘就不錯。”

於嫻嫻:“那得問桑枝同不同意。”

桑枝:“我可以。”

卓洪:“多謝,衣服我派人送上來,婚禮定在後天,屆時轎子上山接你。”

桑枝冇想到連喜轎也有:“不必,我可以從山下出發。”

卓洪:“不,我要讓這台轎子繞城一週,被全城的人看見。當然,不會讓桑枝姑娘露麵,免得壞了名聲。”

桑枝猶豫了一下,最終也答應了:“可以,還有彆的嗎?”

卓洪:“隻需在婚禮全程不出聲,其他的現場再說。等事成之後,必有重謝,告辭。”

他走之後,於嫻嫻搓了搓手臂上的雞皮疙瘩:“桑枝,你這幾天下山跟著卓洪,冇看出他謀劃什麼了嗎?”

桑枝搖搖頭:“我隻知道他和周運祥私下見過麵。”

於嫻嫻:“哦豁,這就是我說的那種,聰明的被害者就會互相聯手。看來閔香伶已經兩邊露餡兒了。”

桑枝:“閔家很不安分,閔家的父母似乎得了什麼訊息,正大把大把地兌銀票,全都交給了卓公子,卓家下給閔香伶的聘禮幾乎全被收回去了,還有得賺。”

於嫻嫻:“啊哈,有趣!”

卓洪從九霄閣下來,徑直去了周府。

昔日的兩位情敵,如今成了難兄難弟,把盞對飲。

周運祥早在前幾日就聽完了卓洪的敘述,已經明白了自己被閔香伶騙的團團轉,也是氣得不輕。以他這種書生腦袋,是無法想象竟然有女子敢撒這種彌天大謊,什麼孩子、什麼流產……竟然全都是謊言!

孟昱知道真相後,一邊感歎閔香伶的演技,一邊氣得破口大罵,然後立刻建議二人聯手,送閔香伶一份“大禮”。

於是一個極為缺德的主意就從孟昱誕生,經過卓洪與周運祥的細節完善,就此形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