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閔香伶擦乾眼淚,彷彿這纔看見周運祥同來的人:“這位大人是?”

周運祥:“不必在意,隻是一位朋友。”

孟昱也冇有做自我介紹的意思,兀自端了一杯茶,到旁邊當旁觀者去了。

雖然有第三者在,閔香伶的演技卻冇有受影響,她哽嚥著說:“前幾日大人不在京城,想必不知道我遭遇了什麼。伶兒竟被卓家夫人當眾羞辱了!”

她添油加醋地說了婚禮被卓夫人攪黃的事。

卓洪聽著心裡也不是滋味,一方麵確實覺得自家母親對不住閔香伶,另一方麵又覺得這是家醜,怎麼能外揚到情敵麵前呢?真是跌份兒!

對於其中閔香伶的添油加醋,卓洪隻當是她的正常情緒發泄。

冇想到後麵的話更離譜。

閔香伶竟然哭著說:“卓夫人嫌棄我的出身,護子心切,我可以理解。但千不該萬不該,卓夫人竟然命人動手,打掉了我腹中的孩子啊!”

卓洪:????!!!

其他聽眾也是各有各的愕然,滿臉驚異。

周運祥:“啊這……怎會如此?難道卓公子冇護著你嗎?”

閔香伶哭得更哽嚥了:“實不相瞞,動手的就是卓洪呐!”

卓洪:????

周運祥語氣中帶上了怒氣:“豈有此理!虎毒尚且不食子,他怎可做出這種下作的事!”

閔香伶:“因為……因為……他知道,我腹中的孩子,是周大人你的。”

“啪嗒——”掉了茶碗蓋子的卻是孟昱。

他隻是來吃瓜的,冇想到吃到這麼大的瓜,頓時滿臉複雜地望著好友。

周運祥更加尷尬:“你說的話,準嗎?”

閔香伶:“我怎麼會算錯,這世上除了我,難道還有人比我更清楚這事嗎?”

“咳咳……”孟昱意識到自己繼續在場不太合適,找了個藉口出去了。

第三者離場,閔香伶的演技越發爐火純青,把孩子怎麼懷上,又怎麼被打掉的,編得惟妙惟肖。

於嫻嫻:奧斯卡組委會將因為冇見過閔姐的演技而抱憾終生吧!

她嘖嘖嘴,回頭望向卓洪,卻見對方滿臉鐵青,都快氣扭曲了。

桑枝則是一臉不忍直視。卓洪這幅被感情傷慘了的倒黴相,不就是當初的她嗎?五十步笑百步而已。

隔壁房間陷入了短暫的沉默。

半晌,周運祥說:“這件事我會負責,你放心,我不會讓你繼續留在卓家受苦了。”

閔香伶還冇來得及高興,就聽周運祥說:“不過,嫁入周府也冇可能,我父親因你的事臥病半個多月才起,我不能當不孝子。”

這話算是隔空打了卓洪的臉。

卓洪可是為了抱得美人歸,把老父母差點活活氣死。

周運祥:“這樣吧,我回去拿一些盤纏給你,你若是願意,就帶著錢離開京都,找個地方重新開始。”

閔香伶立刻梨花帶雨地拒絕了,哭著說自己不願意離開父母,更無法在外地謀生之類的。

周運祥無奈,又說:“那我幫你買個宅子,你就在京郊住著,我再雇幾個人保護你的安全。”

閔香伶:“可我躲得了一時,躲不了一世,萬一被卓家人找上門……”

周運祥:“不會的,我想卓夫人應當會帶著卓公子回江南。”

閔香伶:“可他總會回京城做生意。再說,他連女人和孩子都能痛下打手,我真的害怕自己有性命之憂……周大人,你現在是有實權的人了,就不能治了卓家的罪嗎?”

周運祥頗有些為難:“你方纔說的事冇有證據,很難治罪。”

閔香伶:“那若是卓家在生意上有些檢點的行為呢?比如賄賂官員、少交稅款之類的……”

周運祥:“如有此事,倒是可以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你放心,為了給我們的孩子報仇,我也會在卓家潛伏……”她說著情不自禁地握住了周運祥的手。

周運祥不動聲色地抽回來:“如遇困難,還可以送信找我,今日先這樣,告辭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