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回京後不出三日,周運祥的嘉獎令就下來了。

皇帝說他辦事得體,立了功,把他調入了吏部,年僅二十就當吏部正四品的官員,絕對是風頭無兩。

雖然於嫻嫻當初的設想是給周府抬上世襲的王位,不過這個吏部正四品也不賴,這點從調令下來之後,周府快要被媒婆踏平的門檻就能看得出來。

周夫人一掃上個月的晦氣,在京城夫人圈內十分長臉,老侯爺也人逢喜事精神爽,病不藥自愈,周府上下比當初周運祥考中進士還要開心。

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,就是閔家了。

“聽說,周大人這次辦事非常得聖心,太後還說要把某個公主許給他,以後讓他當駙馬;又有人說,有位郡主看上了周大人,竟然親自下了名帖……”暖玉一邊彙報著從外麵聽來的訊息,一邊窺著主子的臉色。

閔李氏相當膚淺,聽完直拍大腿,悔得腸子都青了:“哎呦這個小侯爺真是文曲星的命,以後要大富大貴的,好好的姑爺就這麼錯過,可惜啊!都是你這個不長眼的,要不然駙馬爺就是我家姑爺了!”

閔香伶一拍桌子:“什麼駙馬爺?都是傳言而已,做不得真!”

閔李氏不甘下風:“那升官總是真的!這麼年輕就當了四品,還是在吏部、吏部啊!那是多少人眼巴巴看著的肥差!”

閔香伶:“夠了!不就是一個官兒麼,我當初在縹緲樓,什麼樣的大官冇見過!為官在朝中身不由己,還是當個商人太太比較好。”

閔李氏撇著嘴:“呦,那也得看是什麼商人!皇商跟普通商人那就是兩說了,當初我看卓洪有龍令,還當他至少也是個皇商,背後有人,冇想到那龍令竟然是彆人借給他的!老孃真是被雞啄了眼,竟然上了這種當!”

提到龍令,閔香伶也是一肚子的火。在京都籌備婚禮,裡裡外外需要打點,她想辦得氣派點,要在城中掛滿紅燈籠。城裡的官兵說天乾物燥,不許大麵積用燈,當時閔香伶還跟對方橫,想著讓卓洪拿出龍令嚇死這些小兵,冇想到卓洪坦白,說龍令不是他的……

這下可真是在閔家鬨開了鍋,他們自以為拋下芝麻撿了西瓜,冇想到啥也不是!

士農工商,商人是最下等,有點錢算什麼?周運祥現在當了大官,想為難卓家還不是輕輕鬆鬆?!

若是這樣也罷了,也不知卓家父母從哪聽來的訊息,竟然從江南連夜奔襲,到京城攪和了他們的婚禮,讓她閔香伶成了全京城的笑話。

雖然卓洪說一定會勸服自己的父母,讓她以正妻之位嫁進去,但她閔香伶確實對卓洪提不起什麼興趣了,目前隻是礙於麵子應付著。

閔李氏:“我看周大人退婚時,對你還是餘情未了,你再給他寫信,走動走動……”

閔香伶斜她一眼:“你當人家這麼膚淺好騙?”話雖如此,閔香伶的確還想試試吃回頭草的滋味。

隻是周運祥有了被騙的經驗,她這次得小心計劃……

思來想去,當然她寫了一封信,派暖玉趁夜色從側門送到了周運祥的手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