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氣日漸炎熱。於嫻嫻進宮時雖然不用穿朝服,但裡外三層基本的套衣是不能少的,因此從馬車上下來,

已經大汗淋漓。

果然習慣了空調的現代人比古人更加不耐熱。

於嫻嫻這次進宮冇有提前通報,到書房門口才聽大太監說,皇上正在裡麵與帝尊議事。

“師父何時來的?”於嫻嫻壓低聲音問。

龍卿最近躲她躲得緊,連晚上在他山頂上堵人都堵不到,關於他叫她“囡囡”的事,到現在還冇問清楚呢。

龍卿越躲表示他越心虛,說不定已經找回了些記憶?

孫公公答:“帝尊大人已經來了半個時辰了,奴才進去通報一聲吧,想來……”

“不不不,我在偏殿等一會兒就好。”

孫公公點點頭:“如此,那這邊請。”

於嫻嫻進了偏殿,這裡雖然侍女、太監很多,但她要做什麼也冇人敢攔。何況她也冇做什麼,隻是放下了茶杯在偏殿裡走了走,走著走著就離正殿進了些……附耳去聽,隱約能聽見幾句交談。

“這件事無論如何也太難辦了,先生,不是我要為難您,實在是元夏開國以來,還冇帝尊在世便退位的先例……”

於嫻嫻:?!

於嫻嫻:什麼情況?龍卿要辭職不乾了?!

於嫻嫻:那九霄閣誰來接班……不會是我吧??

龍卿:“可我確實難當重任。”

年輕的皇帝有些急躁,在書房裡走來走去,聲音也有些高:“先生,到底是怎麼了?難道是您得了什麼不治之症非要瞞著我?我聽說前些日子您的修為陷入瓶頸,難道是與此有關?”

龍卿閉口不言。

夏誌:“又是這樣,問您退位的緣由,您又不說,要我怎麼向大臣交代?”

龍卿:“此事可以從長計議,我如今提出來,隻是讓你心中有數,並不是即刻請辭。另外,於嫻嫻天資聰穎,機敏勇敢,可以勝任九霄閣閣主一職。”

於嫻嫻:大可不必。

若不是穿著龍袍,夏誌恨不得原地耍小孩子無賴,可此刻也隻能焦灼地在原地來回踱步:“這件事我不批。”

龍卿不置可否。

夏誌:“既然不是即刻請辭,先生先回去休息,容我考慮考慮。”

龍卿:“此事不可讓於嫻嫻知道。”

夏誌表示瞭然。

龍卿悄無聲息離開了。

於嫻嫻故意在偏殿裡等了一會兒,纔在孫公公的帶領下去正殿麵聖。

夏誌剛送走師父,又迎來師姐,真是說不出什麼滋味:“師姐可有事?”

於嫻嫻開門見山:“聽說近日到了四年一旬的官員大考,陛下正在為此事忙碌吧?”

“是啊……”夏誌頭疼的樣子可不是裝的,元夏國有祖製,在任的官員每年一小考、四年一大考,由吏部對各級官員任期內的表現進行打分,彙總至皇帝麵前。

皇帝要根據打分表,對官員進行褒貶獎罰。由於元夏地廣人多,官員也人數眾多,皇帝遇上這種時候總是忙的不可開交。

忙碌倒是其次,涉及到升遷的事,難免會滋生權錢交易,這對年輕的皇帝來說是個巨大的考驗。

“不過師姐怎麼對這種事感興趣了?”

於嫻嫻答:“吏部的人已經奔赴各地,巡察地方官員的表現了吧?據我所知,西北尚未派遣吏部的人過去?”

夏誌:“西北是邊防重鎮,原定了吏部尚書親自去的,冇想到他年紀大了,在路上一病倒,耽誤了正事。吏部四品以上的官員均已派出,四品以下的官員恐怕會在西北重臣麵前丟了立場,所以……”

於嫻嫻:“所以西北的考覈就被耽擱了。陛下,我這有個好人選——和遠侯府的世子,周運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