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暖玉連忙擺手,著急忙慌地對周爵爺說:“姑爺,我叫錯了。”

卓洪橫目:“你叫他什麼?到底誰纔是姑爺?”

周運祥:“當然我是!”

卓洪:“我纔是!”

兩個人吵了幾句,立刻把鄰居吵得探出頭,開始議論起來。

很快,兩個人從鄰居的口中得知,閔家竟然一女二嫁?!

閔香伶冇想到今天這麼倒黴,竟然讓卓洪與周運祥撞個正著,她真是被聘禮衝昏了頭,竟然忘記讓暖玉在門口看著點!

後悔也來不及了,隻能先把兩個人穩住:“卓公子,都是一場誤會。爵爺,您請……”

周運祥撫開她拉自己的手:“你閉嘴,我要聽他說。”

卓洪道:“有什麼可誤會的?我要娶的就是這家女兒,閔香伶!”

周運祥一愣:“你要娶菡兒的姐姐?菡兒,你不是說你的姐姐是縹緲樓的頭牌,已經失蹤了嗎?現在找回來了?”

卓洪:“什麼?菡兒?你為什麼叫她菡兒?她就是閔香伶啊。”

周運祥: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閔香伶不愧是戲精出身,很快就有了新主意——眼下不可能保證雙重身份,隻能咬死其中一個身份,這樣還能保住一個新郎。

想到這裡,她立刻哭得梨花帶雨,眼淚說來就來,讓兩個男人成功閉嘴看向她。

閔香伶悠悠地說:“爵爺,對不起,是我騙了你……”

周運祥僵在當場:“你、你把話說清楚!”

閔香伶又開始編:“爵爺,其實我就是鳳翎仙子,是閔香伶,而不是什麼菡兒,嗚嗚嗚是我騙了你……”

周運祥目瞪口呆,聽她繼續解釋。

“若不是鳳翎仙子的身份絕不可能嫁入王府,我也不會出此下策,其實我的雙胞胎妹妹菡兒早就死了……為了與過去的身份劃清界限,我纔會假扮成菡兒,我隻是希望以清白的身份嫁入周府,我又做錯了什麼呢?”

卓洪:“可是……我都說了我會為你贖身,你為何不等我?難道你不愛我了嗎?”

周運祥:“哼,她愛的隻有我!”

閔香伶立刻解釋:“卓公子,我原本是想等你的,可你不在的日子,我在縹緲樓受了許多欺負,是爵爺護著我。一顆赤子之心,誰又會不為之動容呢?我隻是個命苦的女人,你消失數月不見蹤影,我怎敢把未來全都賭在你身上?千言萬語都是我的錯,就讓我今日以死謝罪吧!”

說完,她猛的朝牆上撞去。

三麵都是牆,她偏偏對準了卓洪和周運祥中間的方向,兩個人同時伸手,輕輕鬆鬆地阻止了她。

卓洪:“鳳翎你冷靜些,我冇有怪你的意思。”

周運祥:“菡兒,不,伶兒,我懂你的苦衷。”

閔香伶:“嗚嗚嗚,我做了太多錯事,自知配不上你二人,就讓我去死吧……”她的演技惟妙惟俏,台詞聲淚俱下,把一個苦命女人為了給自己謀求未來的心機說成了無奈又無法,憑白惹人同情。

而偏偏周雲翔與卓洪又是兩個純純的戀愛腦,很快就被忽悠得雲裡霧裡。

周運祥:她撒謊,但是她好可憐,她太苦了。

卓洪:她撒謊,但是她好可憐,她太苦了。

兩人異口同聲地說:“我不要你死!我會娶你!”

屋頂上的桑枝:精彩,真精彩。

九霄閣內。

於嫻嫻聽了桑枝的現場轉播,意猶未儘:“然後呢然後呢?”

桑枝:“閔香伶現在認回了身份,我看她的意思,是想以退為進,繼續二選一。唔,選卓公子的可能較大,畢竟卓公子現在更有錢。”

於嫻嫻:“嘖,卓洪還願意要她?很顯然她就是變心了纔會轉投周運祥的懷抱,卓洪又不傻……”

“他傻,”桑枝插話說,“卓公子說仍要娶她,還承諾說隻要她答應,他就代她出麵去周府退婚。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我直呼好傢夥,叫醒一個裝睡的人好難。

桑枝:“接下來怎麼辦?”

“等。”於嫻嫻敲敲桌子:“等閔香伶點頭答應嫁給卓洪,等他們開始籌備婚禮,我就把他的金龍令收回來。然後去找皇上求旨,給周運祥連升三級,讓他變成世襲王爺。”

桑枝:“……”你好損,我好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