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返回頂層後,折騰一晚的邵時乾在兩次見到偶像後的幸福中甜甜睡去。做夢嘴裡都在喊著——偶像……龍總,簽名之類的。

於嫻嫻期間去查過房。

萬萬冇想到,最終是龍卿擺平了這個神經質的男人。

嗯,謝若筠和季佳檸、龍卿和邵時乾……咳咳,世界真奇妙。

於嫻嫻把腦子裡奇怪的cp甩開,自己也去休息了。

次日,邵時乾睡到自然醒。

於嫻嫻早就起床,確認的第一件事,就是九百層的謝若筠和季佳檸是否已經離開。

得到崔胥肯定的回答後,於嫻嫻把心放回肚子裡,哼著小曲兒就到廚房佈菜去了。

畢振興熬了一宿,正在那裡等她呢:“於經理,您可終於來了,這甜點昨晚客人冇要,是不是得重新做啊?大師傅正在……”

於嫻嫻:“咳咳,忘了告訴你們,應該用不著,戒指給我吧。”

畢振興哀怨地望著她。

大廚也撂下菜刀,滿眼委屈。

為了把這鴿子蛋大的鑽戒完美融入甜品裡,整個廚房的人頭腦風暴一整晚,做出來的東西冇用上就算了,連備品都不需要……

於嫻嫻乾笑兩聲,把戒指收著,說:“我的鍋我的鍋。趕緊下班回去休息,加班我給你們算雙倍獎金。”

畢振興:“那客人的早餐呢?”

於嫻嫻:“我有辦法解決,都回吧。”

眾人這才喜笑顏開。

畢振興:“我們領導人真好!下班!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嚶,我的領導人不好,我的績效qaq

安排好廚房的雜事,於嫻嫻隻要了一份現成的三明治和牛奶,就給邵時乾端進去了。

邵時乾從昨晚就冇好好吃飯,這會兒是真的餓。得知季佳檸早就走了,邵時乾心知無力挽回,便想化悲憤為食慾,大吃一頓。

冇想到,就這?就這?

邵時乾眯著眼睛:“於經理,貴酒店就給總統套房的客人吃這種東西?”

於嫻嫻暗道,這種東西怎麼了?都是新鮮食材,還給你多加了兩片芝士,比我們員工吃的好呢。

她斂下不滿,帶著笑意說:“山珍海味您邵先生想吃還怕彆處吃不到?但這份東西離開珠朗酒店,您就徹底錯過了。”

邵時乾瞥著那怎麼看怎麼普通的三明治,說:“能有什麼名頭?”

“這份,”於嫻嫻戰術性停頓一秒,“是我們龍總同款早餐!”

邵時乾:“!”

邵時乾:“我要!給我!”

計謀得逞的於嫻嫻:“您請慢用,不夠還有哦~!”

她反手把戒指拿出來,放在桌上:“這個,還給您。”

本來還怕邵時乾睹物思人,冇想到邵時乾埋頭就跟三明治乾上,倒免去她許多口舌。

於嫻嫻踱步,滿意地離開了。

後來,邵時乾連吃了十六個三明治,還打包帶走兩盒,扶著牆去退的房。

頂層員工都看呆了。

——“霸道總裁就這生活水平?”

——“冇見過三明治?”

——“可能平時山珍海味吃膩了……”

“彆看了,”於嫻嫻從後麵冒出來,“打掃客房,準備接新客!”

眾人應聲離開。

於嫻嫻伸了個懶腰,打算去休息,夏誌的電話就來了。

她聲音有氣無力:“喂——您家尊貴的龍總又有什麼吩咐?”

“好事。”夏誌揚著聲調,“你勞動合同不是快到期了嗎?龍總要親自跟你談談……”

於嫻嫻:“日理萬機的,他怎麼還管起人事了?”

夏誌答:“漲薪,幅度特——彆!大!所以要親自談。”

於嫻嫻:“!!!”

於嫻嫻:“等著,我一秒到達戰場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