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——“這麼多聘禮!”

——“比爵爺曾經抬來的有過之無不及啊!”

——“閔家真是發達了!”

……

在鄰居們的議論之下,卓洪把豪華聘禮抬進了閔家的大門。

閔家人一輩子冇見過這麼多錢,看得眼都直了。閔香伶自詡在縹緲樓見過大世麵——可這麼大世麵確實冇見過。

想當初卓洪說要給她贖身,還要半年時間攢錢,鬼知道他一夜之間怎麼變出來這麼多寶貝?!

閔香伶想起卓洪曾經說過,他要靠自己的手賺錢。看眼下這個陣仗,八成是卓洪伸手找家裡要錢了。卓家的家底竟然這麼豐厚?!

“咕嘟——”閔香伶嚥了一下口水,情不自禁地說,“卓公子,你這是何苦。”

卓洪大喜:“鳳翎,你終於肯認我了!”

閔香伶咧出一個乾巴巴的笑,很快這笑容越演越熟練,逐漸恢複了她在縹緲樓裡的氣質:“我、我隻是想與過去徹底劃清界限,纔會……”

卓洪:“我懂,我明白,我知道你有苦衷。隻是我並不在意你的出身,隻要你願意嫁給我,怎樣的你都是好的。”

說實話,閔香伶還真有點感動。自己平日裡裝閔香菡,今天纔有一種做回自己的感覺:“卓公子,進來說話吧。”

卓洪隨她進屋,聽閔香伶如此這般講了自己離開縹緲樓之後的遭遇。

當然,全都是編的。

她說她一開始確實生病了,因為病情影響了容貌,老鴇才答應降價讓她贖身,於是她抓住機會用自己的積蓄買回賣身契,找到了失散的父母,開始新生活。

“我還以為父母早就亡故,冇想到他們也一直在尋我,也是上天可憐我,竟然讓我在茫茫世間與父母相認……”閔香伶抹了抹眼淚,她哭得真情實感,卓洪早就信以為真。

“沒關係,以後苦儘甘來,你就是卓夫人,我不允許任何人再虧待你。看看你穿的這衣裳,太簡陋了,我給你帶了新的。”卓洪命人把綾羅綢緞全都拿上來:“撿你喜歡的做幾身衣服吧。另外,我想與你定下婚期,越快越好。我再也接受不了與你分開了。”

閔李氏在旁連忙說:“訂婚還要先合八字,再算良辰吉時……”

“您放心,該有的禮數我不會少。”

閔李氏大喜,心想這卓公子比爵爺年輕英俊,還冇有那麼多規矩,特彆好說話,頓時把那位周運祥拋之腦後。

她藉機把閔香伶叫到一旁,商量找周運祥退婚的事。

閔李氏發愁:“你說周府那邊應該怎麼辦?”

閔香伶想了想:“實在顧不得,就隻能連夜跑路了。反正卓公子是南方人,我們就隨他舉家搬遷到南方,周爵爺那邊我姑且應對著……與卓公子的婚期還要越快越好。”

閔李氏:“正合我意!我看三天後就辦婚禮!”

卓洪在閔府待了大半天,閔李氏忽然改主意,說三天後就能娶親,樂得他合不攏嘴。

吃完午飯,卓洪從閔府出來。

也是趕巧,迎麵就遇上了周運祥。

原來,周運祥府上有人送了幾箱南方運來的水果,他便親自帶人把水果抬到閔家,要給閔香菡解暑。

眼見府裡走出來一個男人,周運祥立刻警覺:“你是……?”

丫鬟暖玉正愁天下不亂呢,明明看見了周運祥,卻當冇看見,朝卓洪叫了一句:“姑爺,請把這個收下。”

周運祥:“暖玉!你喚他什麼?”

於嫻嫻:好助攻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