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閔香伶因為這一聲,差點魂都被嚇飛!

再一抬頭,所見之人正是卓洪?!

他怎麼會來?

閔香伶腦子裡思緒萬千,打定主意死不相認——對,隻要說自己是閔香菡,與鳳翎仙子是雙胞胎,那就冇什麼問題。

她自信演技絕佳,連爵爺都騙得過,卓洪一定也是。

卓洪激動地拉起她:“鳳翎,我找得你好苦!”

閔香伶被他拽起來,見左鄰右舍都朝這邊看,連忙於他劃清界限:“公子請自重,你認錯人了!”

“我怎麼會認錯?鳳翎,你怎麼淪落成這番模樣?”卓洪見她穿一身粗布衣服,素麵朝天,連個髮飾也冇有,還以為她是遇到困境淪落至此,隻有心疼:“隨我回去,我保你一聲錦衣玉食!”

閔香伶:“公子,請放手——”

就在她著急地給父母使眼色,希望他們上前幫忙的時候,突然有人低聲道:“呀,是金龍令!”

——“這位爺就是前兩天出現的那個大官?”

——“閔家丫頭不是要嫁爵爺嗎?怎麼又被大官給看上了?”

——“區區爵位都不是世襲,怎能與金龍令相提並論?這可是金龍令牌,丞相、王爺見之都要以禮相待的……”

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議論起來,字字不落落入了閔家三人耳朵中。

金龍令?

閔香伶冷靜下來,瞥了一眼卓洪腰間的令牌,確實不像假的。且看這條街的官兵都對他敬畏有加,難道卓洪不隻是個商賈之家,還跟朝堂有關係?

對對對,聽說卓家的生意做到了皇宮,她早該想到這層!

此時,貪財的閔父已經顧不得許多,連忙上前:“這位公子,有話好說,請進屋小敘吧。”

卓洪不願意放開閔香伶的手,拉著她進了閔家。

閔李氏追在後麵:“祈雨大典還冇結束,我們不會被怪罪吧?”

卓洪答:“無妨,請夫人一併進來,我想與二位商議迎娶鳳翎一事。”

閔李氏心頭偷著樂,連忙跟進來,關門之前還不忘揚起下巴,無聲地朝左鄰右舍炫耀一番。

桑枝默默趴在房頂上,把一切都看在眼裡,輕功點起,隨著眾人移到內堂,繼續看戲。

房間內,卓洪當著二老的麵,詳細敘述了自己為了鳳翎用情至深,並且詢問鳳翎為何不告而彆。

閔香伶留了個心眼,在龍令冇搞清楚之前,什麼話都不說。

還是閔父問起:“聽你說,你是商賈之家,那為何會有金龍令?”

卓洪記著於嫻嫻的囑咐,便說:“這個不便詳說,但龍令確實是我的。”

閔李氏問:“這龍令真如外人所說,連丞相見到都要禮讓?”

“自然,這是皇帝與九霄閣帝尊共發的令牌。”卓洪如實回答,隻是眼下冷靜了些,覺察出情況不太對。

為何這家人總是對龍令問來問去?

還有,鳳翎為何要說自己認錯了人?難道鳳翎是已經洗白了身份,怕是自己提到她在青樓的過往,惹她傷心?

想到這裡,卓洪連忙表態:“鳳翎,不不,或許應該稱呼你閔姑娘,我卓洪對你是真心的,不會嫌棄你的過往。我說為你贖身、娶你為妻,都不是騙你。請一定要相信我,我可以馬上派人送來聘禮,隻要你願意,我們隨時完婚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