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於嫻嫻睡醒了,發現自己躺在自家屋裡,記憶停留在睡前聽龍卿講課的時候。

綠腰進來:“師叔就是太辛苦了,總是熬夜背祭詞,說著不在意,明明比誰都用心。”

於嫻嫻:“我不能連累師父丟人。是師父把我送來的嗎?”

綠腰點點頭,理所當然地模樣:“被師父抱過來的。”

於嫻嫻:“抱?哪種抱?公主抱?”

綠腰不知道什麼叫公主抱,就比劃了一下:“就這樣,橫著抱的啊。”

於嫻嫻頓時心裡冒粉紅泡泡,搓著手一臉花癡。

綠腰:“師叔的口水還流到師尊的袖子裡上呢。”

“住口!”於嫻嫻捂著耳朵,“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!我不允許偶像劇劇情出現bug!”

滿臉懵逼的綠腰:“……”

於嫻嫻:“卓洪這幾天怎麼樣?”

綠腰答:“聽說每日下山在三坊街那邊走訪,還畫完了地形圖。”

於嫻嫻咋舌,這都冇遇上閔香伶?看來大戲隻能留到祈雨祭當天了,可惜自己要在高台上,無法親眼目睹好戲現場。真希望有人幫自己盯著他,再回來轉播現場盛況——對了,找桑枝!

柯雪是將門之女,需要守在柯其邙身邊參與祭禮,而桑枝就自由多了,給她發個腰牌,讓她盯著卓洪,順便還能防止他衝動做事。

於嫻嫻很快把情況跟桑枝說了下。

桑枝不免詫異:“你既然知道閔香伶的底細,為何不直接告訴卓公子?”

於嫻嫻:“你不瞭解他,他看著彬彬有禮的,其實老實人發瘋傷害力超級高,我怕他衝動之下做傻事,連累自己的前途。”

桑枝:“你很瞭解他?”

於嫻嫻打了馬虎眼:“天師嘛,看一知百。我走了,記住我的話,盯緊卓洪!”

一晃眼,祈雨大典的日子到了。

於嫻嫻著祭禮華服,在禮官的引導下一步步往及台上走。

這套流程她在皇宮內與皇帝已經排練過多次,爛熟於心。今日隻是多了許多觀眾,與平日並無不同。於嫻嫻彆的不說,心理素質杠杠的,穩穩地站在了祭台上。

皇帝與她並肩而立,當他們二人站定時,文武百官和滿城百姓便同時跪拜。

於嫻嫻站在台前,朗聲念讀祭詞。今日天公做美,是陰天,冇有日頭的毒曬,於嫻嫻覺得好過許多。

從她站立的位置,可以看見百官之首站著的龍卿。

白衣縹緲,遺世獨立。

於嫻嫻:不愧是我老公啊,吸溜。

龍卿似有所感,在眾人垂首時忽然抬頭,朝祭台上看去,冷不防與於嫻嫻的目光相撞。

於嫻嫻卻冇收回目光,口中祭詞不停,朝他悄然一笑。

龍卿心頭微動,連忙垂頭,假裝一切不曾發生過。

另一邊,卓洪手執令牌,在三坊街區域內快速遊走,手裡拿畫像,尋找鳳翎仙子的下落。

所有居家的百姓全都出來,因此街道顯得特彆擁擠,卓洪動作飛快,一個一個辨認其中的女子。

突然,熟悉的麵容引起了他的注意:“鳳翎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