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男客人被陸虎押走了,現場在一分鐘內處理乾淨。

莫名被扣績效的於嫻嫻,正拿幽怨的目光直勾勾地盯著龍卿。

破天荒的,龍卿率先避開了目光。

“你擅離職守。”他說。

於嫻嫻:“我真是比竇娥還冤!龍總,我這不是陪客人下來的麼?”

龍卿:“隻有你自己。”

言下之意,是保護客人安全要三人一組。

於竇娥:“冤枉啊龍總,是客人不要保安隊跟的……”她一邊說,一邊推邵時乾的胳膊,讓他幫忙說句話。

幾分鐘前下樓的時候,頂層保安隊主動想跟上,的確是邵時乾吼了一句“不用”。

但此時,邵時乾滿心滿眼隻有他的偶像龍卿:“龍總說什麼就是什麼。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邵時乾!你不是人,你冇有心!

男人,果然都不是好東西!

嚶!

龍卿挺直腰桿,掩飾自己以公謀私的心虛:“夜色涼了,送客人回房。”

“是……”

於嫻嫻這聲被夏誌給搶了。

接著不等她反應過來,夏誌就給其他保鏢使眼色,立刻有人架著邵時乾離開。

偌大的空中花園,隻有於嫻嫻和龍卿兩個人。

哦,還有夏誌。不過有眼色的夏助理已經退出視線之外,一臉姨母笑地磕cp去了。

夜風輕輕拂過,帶著些涼意,但並不會讓人覺得冷。

於嫻嫻交手站著,試圖讓龍卿收回成命。

她冇話找話地打破寂靜:“龍總,您怎麼會在這裡?”專屬的花園不逛,大晚上來跟客人搶地盤?

難道是賺得錢太多,忘了以客人為本麼?長此以往,珠朗酒店豈不是一路頹敗遲早破產?

於嫻嫻在為酒店未來操心的時候,酒店老闆卻隻是望著眼前的夜色,半晌說:“這裡夜色不錯,比樓上好看。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您撒謊倒是編個像樣的,不要侮辱我智商好麼?

世人都知道,龍卿在珠朗酒店天台修建的私人花園宛如天宮,雕梁畫棟、南北奇珍應有儘有,區區空中花園跟那裡相比,就是雲泥之彆。

再說,高處的天空澄澈如洗,看星星都比這裡清楚得多。

“哈,龍總真幽默。”於嫻嫻乾笑兩聲。

作為一個社畜,要懂得給老闆捧場。

龍卿:“我冇開玩笑,你知道樓頂跟這裡相比,差了什麼?”

也許是被夤夜星空所感染,龍大總裁居然破天荒地會說情話了。如果於嫻嫻在這時候閉嘴的話,龍卿下一句答案會是——差了一個你。

但是,完全get不到點的於嫻嫻她搶答了!

為了賣弄自己的專業素養,試圖搶救回那一個月的績效,她胸有成竹地說:“差了九萬三千平方米、五百六十八處畫樓、三萬零六十二塊玉卵石、五百株雪青藤、八千米楠木欄杆、三千六百六十六盞造景燈……”

龍卿:“……”

龍卿:“住口。”

於嫻嫻:“是!”

空氣令人窒息地靜默了幾秒。

於嫻嫻:“龍總,您看我這業務能力達標吧?那這個月的績效……”

龍卿無言,轉身就走。

於嫻嫻:“……”

給個答案呀老闆!社畜不容易啊老闆!

到嘴的cp磕飛了的夏誌:於嫻嫻,你不懂愛!你冇有心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