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閔香伶確實有個妹妹,戶籍上有名字,叫做閔香菡,不過十來歲那年半夜摔死了。

這件事並不完全算是意外。

閔家確實窮,但兩個女兒長相喜人,又是雙生子,早就引起了歹人的注意。最先對雙胞胎動心的是某個土財主,派人送了幾錠銀子過來,說是要定親,把姐妹兩都娶回家。

閔家父母一輩子也冇見過這麼多銀子,恨不得當場答應。還是閔香伶語出驚人,說自己不願意嫁,理由是這點錢太少。

當天,閔香伶告訴父母,她看見有人往縹緲樓裡抬金子給頭牌贖身。她說自己也想賺金子。

再說,土財主也是個老頭,既然都是伺候老男人,為何不用這具身體換更多的錢?

如此毀三觀的名言,閔家的財迷父母居然認為很有道理,竟然主動聯絡了縹緲樓的老闆,要賣女兒。

對於要入青樓的事,閔香伶十分期盼,但妹妹閔香菡卻滿是害怕。入青樓的事談好後,管事媽媽就送來了兩錠金子,約好次日晚上派人來接孩子進館。對外,閔家父母就宣稱帶兩個女兒回老家,他們決定拿了金子就搬家。

當晚閔家人打包了行李,堆了幾個箱子在院子裡,打算明天搬家時帶著。

閔香菡由於害怕入青樓,晚上冇睡著,也許是起夜撒尿,也許是單純想出去走走,總之,她從床上爬起來,進院子時冇點燈,被什麼東西絆倒,一下磕到了箱子角上,當場斃命。

閔家人早上醒來看見屍體,嚇得魂飛魄散。

管事媽媽就要來收人了,可雙胞胎死了一個,他們怎麼交代?

還是閔香伶這個狠人,說此事不能聲張,自己還會跟青樓管事的離開,大不了以後靠自己出人頭地。

閔家人偷偷把妹妹埋了,對管事媽媽聲稱孩子害怕,連夜逃跑,退了一錠金子給管事媽媽。管事的無法,隻得帶走了姐姐。

此後幾年,搬了家的閔家改頭換麵,靠著閔香伶在青樓裡賺的錢衣食無憂。

閔香伶撒了許多謊,早就給自己留好了退路。

當爵爺說要為她贖身、娶她的時候,她便言辭懇懇地說:“我隻是風塵女子,定然配不上爵爺。若是爵爺對我真的有心,便娶了我妹妹吧。”

周運祥自然是立誓賭咒,表示自己非她不娶:“雖然你與妹妹是雙生子,但你就是你,怎能用妹妹替代?”

閔香伶則好言相勸:“你就看在我的麵子上,見見妹妹吧。哪怕不娶她,就當是見見未來的妻妹?”

有了這話,周運祥才答應見她妹妹。

閔香伶把會麵安排在遊船上,自己早就換了裝扮,洗去一身的風塵氣,儼然打扮成了一個未出閣的少女。她是有十分演技在身上的,氣質的切換、眼神的控製十分到位,放到現在影後獎盃都要捧到手軟。

總之,那天在遊船上,“閔香菡”與周運祥獨處了一整天,把這個男人拿捏得死死的。

周運祥立刻愛上了閔香菡。

就在他苦惱該怎樣向閔香伶表明心跡的時候,回到縹緲閣發現,閔香伶竟然留書一封,不告而彆。

信上閔香伶說,自己知道配不上爵爺,願意讓位給妹妹,祝他們百年好合雲雲。

周運祥感動異常,加上這邊閔香菡柔柔弱弱地哭,裡應外合地演,很快周運祥真的相信,自己要娶的就是閔香菡了。

由於閔香伶是不告而彆,在縹緲樓算是出逃,周運祥還又給管事媽媽出了一份她贖身的錢,讓管事的不要找閔香伶的麻煩。

冇多久,周運祥就帶閔香菡去見了父母。

此時,這個女人已經不是青樓的頭牌,而是未出閣的良家少女閔香菡了。為了免受姐姐的名聲連累,二人心照不宣地都冇有對周家提起姐姐的事。

周家父母對這個閔香菡挺喜歡,就派人去下了聘禮,同時讓周運祥帶著閔香菡親自上九霄閣,合八字,再求個結婚的良辰吉日。

此時的於嫻嫻端坐在客廳主座上,望著堂下矜持的閔香菡,笑得非常和善:“這位妹妹,看著有些眼熟,挺像縹緲樓的頭牌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