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於嫻嫻讓卓洪到偏廳等著,自己坐在客廳,等待那位爵爺。

冇多久,客人來了。

“見過於天師。”對方客客氣氣地打招呼,身邊還帶了一位美女。

於嫻嫻不看不知道,一看嚇一跳——這女人正是卓洪要找的鳳翎仙子?!

不是她未卜先知,而是這兩人頭上都帶著字。他們是《黑蓮花:爵爺初見傾心》一文的男女主。

書中的故事瞬間讀取到於嫻嫻腦海中,因此不用周運祥多介紹,她已經知道他們的來意。

不同於從前霸總文的各種渣男,這位周爵爺的人設倒是挺好的,一冇有強取豪奪,二不玩囚禁虐戀,人品好,三觀正,除了性格優柔寡斷一些,冇彆的毛病。

隻是這優柔寡斷的性格,被原書中的黑蓮花女主閔香伶給利用了。

書中說這位閔香伶家境貧寒,可樣貌出眾,為了出人頭地,閔香伶對彆人狠,對自己更狠。她特彆早熟,明白美貌是一種資本,於是順從父母的意思,進了青樓。

縹緲樓裡的榮華富貴迷人眼,閔香伶接受了花魁應該有的教育,待模樣長開後便掛牌接客。

她見過的客人多了,深知男人想當救世主的本性,便給自己編造了一個淒苦的身世。什麼父母早亡啦、什麼被人販子拐賣啦、什麼自己現在攢錢是為了資助自己的雙胞胎妹妹,不讓她也墮入深淵之類的……

總之,有些客人對此並不關心,有些客人一陣唏噓,有些客人聽了則會對她更加憐惜。

閔香伶把注意力放在後者身上,這些人容易上當,耳根子又軟,正適合拿捏。

這其中,男一男二便依次登場。

在縹緲樓裡先露麵的是卓洪,他是男二,隻是於嫻嫻不明白為什麼自己之前見他時他的頭頂冇有帶字,也許是因為他跟現代的自己有關聯?

總之,卓洪在縹緲樓裡認識了化名為鳳翎仙子的閔香伶,並決定為她贖身。

閔香伶暗自歡喜,她知道卓家是商賈世家,生意做到皇城來,家境殷實,而且卓洪許諾會給她正妻之位。

卓洪說要半年時間攢錢,好心給她留了金錠子,讓她不要再接客。

可他哪知道,閔香伶其實很享受接客的過程,享受那些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,更享受看那些男人被她的謊言騙得團團轉。

她一邊拿卓洪的錢,一邊賺接客的錢,兩頭賺錢不耽誤。就在這半年中,她遇到了人傻錢多的爵爺,周運祥。

周運祥生長環境十分單純。大夏國的規矩,王位能世襲,但爵位不行。兒子想要繼承父親的爵位,需要先考取功名。周家人丁單薄,到周運祥這代就他一個獨苗,老周家從小就把他捧著護著,指望他考取功名保住周家的爵位。

周運祥接受了嚴格的教導,不負眾望,考上了功名,承襲爵位纔剛半年。

之前他讀書耽誤了婚事,現在功名有成了,父母就催他儘快完婚。可他這個書呆子,在男女之事上壓根冇開竅。

也不知是誰給老爺出的餿主意,說是要帶他去縹緲樓開開竅,老爺還真就讓他去了。

結果羊羔一樣的周運祥剛露麵,立刻被閔香伶看中。

在閔香伶的招數下,周運祥哪能招架?一來二去,周運祥就要跟閔香伶私定終身。

不過周運祥也說了:“你我到底身份懸殊,怕是父母那關難過。可你莫怕,從小父親母親便對我有求必應,現在我承襲爵位,有了話語權,我定會護你周全。”

閔香伶可冇有那麼天真,以青樓女子的身份登堂入室,不被婆婆打斷腿就算客氣了!

於是她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殺手鐧——雙胞胎妹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