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於嫻嫻接下來的半天都在思考這件事。

龍卿陷入夢魘,醒來後竟然認得卓洪,這絕不是巧合。

夢,冇錯,夢就是兩個時代的交接點。說不定關於現代的回憶正通過他的夢逐漸回來。

柯雪和桑枝整個下午都跟她在一起,總見她發呆。

直到有人進來,說是那位醉酒的客人已經甦醒,於嫻嫻才恢複神智,精神大好:“我去見他。”

柯雪撐著下巴直搖頭:“完了完了,桑枝,你說那個男人不會是於姐姐的舊情人吧?”

桑枝:“……”對於柯雪的想象力感到無語。

柯雪:“管他呢,先跟過去看看!”拉著桑枝往前衝。

於是卓洪大醉一場,醒來瞧見三個美女圍坐四周,把他當猴子看。

饒是卓公子識人無數,也冇見過這樣臉皮比他還厚的女子,何況自己還在人家的地盤上醉酒醒來,不禁有絲窘迫。

他勉強坐正,打理好自己的衣裝:“這是什麼地方?你們又是誰?我為何會在這裡?”

柯雪冷笑道:“你問題倒是挺多,我還想問你是誰呢,竟敢當街調戲我姐姐!”

卓洪臉色微沉,看看桑枝,又看看於嫻嫻,實在不認得哪個是柯雪的姐姐,醉酒之前的記憶停留在酒館,後麵發生的一概不知。

看這幾個人貌美如花,衣著講究,應該不會編造謊言誆騙他,那……就是真的了?

他竟然這的喝醉,做下此等齷齪的事?

卓洪自詡受過良好的教育,越想越覺得失禮。雖然不習慣道歉,他還是拱手,態度誠懇:“是在下唐突了。”

柯雪看他態度有幾分真誠,麵色也緩和了些。

於嫻嫻:“你叫卓洪?”

卓洪不免狐疑:“你認識我?”

柯雪:這男人不認識於姐姐,很好,首先排除他是她的舊情人。

於嫻嫻模棱兩可地說:“不算認識,隻是聽過名字。”

卓洪身邊的公子哥挺多,他自己雖然不是京城人,但常在京城混跡,想到這裡也就不覺得奇怪了。

於嫻嫻說:“你認識九霄閣的閣主嗎?”

卓洪對這個問題感到奇怪:“你是說當今帝尊大人?自然不認識。”他是商賈出身,家門富貴顯赫,但跟官場是扯不上關係的。

於嫻嫻點點頭,那就說明龍卿極有可能是在夢裡認識的卓洪。

柯雪見於嫻嫻陷入沉思,就搶了話頭:“聽你口音不像京城人,為何會到京城?”

卓洪答:“我是來找人的。聽聞九霄閣於天師能看破天機,本領一流,我心中有疑惑,特來求解。隻是冇想到,心中苦悶,喝成大醉,竟然闖了禍……”

他說到正事,打起精神來:“正式介紹一下,在下卓洪,金陵人士,現住在京城迎客樓。各位煩請告知姓名,待我辦完正事,定然備上厚禮登門道歉。聽聞九霄閣規矩森嚴,眼下已經過了正午,再不過去就來不及了……”

柯雪捧著下巴笑了笑:“告訴你個好訊息,這裡就是九霄閣。”

卓洪:?

柯雪仍笑著:“再告訴你個壞訊息,早上你調戲的這位就是九霄閣的於天師。”

卓洪:“……”拿酒來,讓我喝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