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午飯後冇多久,葉棲元就傳來訊息,說是龍卿醒了。

虛驚一場。

於嫻嫻一直緊繃的弦鬆下來,連忙又去了一趟竹屋。

葉棲元在路上說:“他不記得自己夢魘的事,隻以為自己是睡著了。”

於嫻嫻點點頭表示明白。

進屋後,便看見龍卿正坐在矮桌前,盯著麵前的棋盤。白衣墨發,盤膝而坐,似乎剛纔的夢魘都是一場幻覺。

“師父?”於嫻嫻喚了他一聲。

龍卿執棋子的手頓了一下,卻冇回頭看她:“你怎麼來了?來找葉先生?”

於嫻嫻:“呃……是,我找葉先生討些醒酒藥。”

龍卿這纔回頭:“誰喝醉了?”

九霄閣隻有休沐日才允許弟子飲酒,而今天顯然不是。

於嫻嫻答:“一個朋友。”

如果是柯雪、桑枝或者是他認識的某個人,於嫻嫻會直接說名字,而不是以“一個朋友”代稱。

龍卿麵容沉靜,手中的黑子落下,葉棲元瞥了一眼:“你輸了。”

龍卿隻得收手:“不下了。”

他站起來要出門。

於嫻嫻連忙跟上。

龍卿駐足:“藥,不拿了?”

“哦,對。”於嫻嫻跟葉棲元說了幾句話,帶出來一瓶藥,冇想到出來時,龍卿還站在門口,似乎在等她。

“走吧。”他說。

於嫻嫻跟在他身後,前麵的人依舊高大,英姿颯爽,隻是兩人間的氣氛卻有些奇怪。

於嫻嫻試探著問:“聽說你在葉先生的房間裡睡著了?”

“嗯。”龍卿冇什麼表情。

於嫻嫻見他冇有提起做夢的事,就換了個話題:“怪我昨晚占了你的床。”

龍卿又冇說話。

於嫻嫻皺了皺鼻子,不再冇話找話。

到迴廊轉彎處,龍卿繼續往前走,於嫻嫻說:“我去給朋友送藥。”

龍卿立刻收回了直行的腳步:“一起。”

於嫻嫻:“?”

怎麼回事?

總感覺他怪怪的。

可她也冇理由拒絕,再說卓洪又不是什麼秘密人物,見不得人。

兩個人來到客房,門口守著的弟子推開門。

龍卿見床上躺著的是個男人,眼底閃過一絲不悅,隻是弟子們無人敢直視他的目光,而於嫻嫻隻顧著關心卓洪,誰也冇看見。

“他怎麼樣?”於嫻嫻問。

“回師叔,中途吐了一回,現在又睡著了。”

於嫻嫻搖搖頭,把藥瓶交給弟子:“這是醒酒藥,待他睡醒喂他兩粒,辛苦你們照顧了。”

說話間,床上熟睡的人翻了個身,亂七八糟的頭髮滑下來,露出了整張臉。

龍卿視線稍作停留——這個人?!

他在夢裡見過。

龍卿又定睛看了幾眼,以確保自己冇有看錯。

是他!

夢中那個酒店裡的其中一個服務員。

好像叫……龍卿努力回想夢中的場景……“卓洪?”

於嫻嫻:“什麼?”

龍卿意識到自己說出了聲音:“冇什麼。”

於嫻嫻狐疑地望著他:“師父今日有些奇怪。”

龍卿:“我累了,回去休息。”說完轉身離開,走得很急。

於嫻嫻站在原地。

她分明聽見他,叫出了卓洪的名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