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整個珠朗酒店被夜幕籠罩。

九百層內,走廊兩邊點著昏黃的夜燈,有花香從遠處飄來,靜謐又溫馨。

可惜,邵時乾纔沒有欣賞的想法,說要來看空中花園,卻停在了90012號房門口。

隔著一道門,謝若筠和季佳檸已經進入夢鄉。

邵時乾宛如來“捉姦”的第三者,杵在外麵殺氣騰騰地望著門板,恨不得把房門燙出兩個窟窿。

值夜的崔胥一臉茫然:於經理?

於嫻嫻朝他使眼色:去睡。

崔胥打了個嗬欠,老老實實地坐回原位——貴圈太亂,他看不懂。

於嫻嫻壓低聲音:“邵先生,兩位小姐都睡了。”

邵時乾把大牙咬得咯咯響,抬手想按門鈴。

於嫻嫻連忙拽住他——萬一謝若筠出來,雙方起衝突把她給賣了,那她的客戶滿意度豈不玩完?

“邵先生,您彆忘了您表姐都在隔壁住著呢。”

邵時乾果然冷靜下來。

他丟不起這個人。

何況真對峙起來,他今晚的計劃全都敗露,那季佳檸肯定恨他一輩子。

霸總寬闊的肩膀垮下來,不能打直球,又不願意離開,心裡貓抓似的壓著一團煩躁。

於嫻嫻適時勸解他:“來都來了,去空中花園走走吧。就在那頭,真的很近。”

邵時乾吐出一口鬱結之氣,示意於嫻嫻帶路。

空中花園就在走廊儘頭,白天對整棟酒店開放,夜晚為了保證本層客人的睡眠,就隻對本層住客開放。

還以為這大半夜的不會有人,可當兩個人過去的時候,就發現角落裡有情侶悉悉索索的說話聲。

也難怪,這裡是情侶主題套房。

一男一女在角落裡**兩句,接著就傳出熱吻的聲音。

尚未脫單的邵時乾:……晦氣!

母胎單身的於嫻嫻:……咳咳。

她剛想帶邵時乾去花園另外一邊,就聽這位暴躁的霸總冇忍住脾氣,揚聲說了一句:“公共場合,注意影響。”

角落裡熱吻的聲音被打斷。

片刻後,裡麵走出兩人。

那女孩紅著臉躲在男生背後。男的則怒瞪了邵時乾一眼,表達不滿。

心情極度不爽的邵時乾:“看什麼看?二位真會玩,這麼晚了還不回房休息。”

於嫻嫻生怕惹惱了客人,想要出來說話。

卻見那男人掃了於嫻嫻一眼:“嗬,冇你會玩,來住一晚,連酒店服務員都泡上了?”

邵時乾:“你知不知道我是誰!”

雖然生氣但努力控場的於嫻嫻:“沒關係,都彆吵,和氣……”

她話還冇說完,就見一道身影從身後衝出來。

接著,那男客人就被一個過肩摔壓在地上,嗷嗷叫疼。

壓著那男人的,正是龍卿的貼身保鏢——陸虎。

女孩尖叫一聲:“放開我男朋友!你們是誰?!我要投訴你們!”

一道熟悉的男聲飄過來:“知道了。”

下一秒,龍卿緩步從花園裡走出來。

於嫻嫻:“……?”

邵時乾:“!!!”

邵時乾:“偶像!”aaaaaawsl!!

龍卿:“你的投訴我已受理。夏誌,記錄——”

夏誌反手拿出筆記本。

龍卿:“這兩位客人,拉入黑名單,不再接待。”

於嫻嫻暗道對方倒黴,本冇多大事,偏偏撞上龍卿。同情的目光還冇發射出去,就聽到自己房子塌了——

龍卿:“於嫻嫻,扣當月績效。”

於嫻嫻:“為什麼?!”

老闆,你不是人,你冇有心!嚶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