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事情辦完,塵埃落定。

這一夜,程家和楚家都在波瀾中度過。

楚瑜君殺程羲的事已經傳得沸沸揚揚,京城的茶館幾乎是徹夜燈火,吃瓜看熱鬨的人永遠不嫌少。

九霄閣這邊倒是安靜。

有閣內戒令,弟子們該幾點睡覺就幾點睡覺,幾乎不受影響。

隻是於嫻嫻卻失眠了。

即便有綠腰在旁邊陪著,她還是無法忘記白天發生在眼前的血淋淋的一幕,閉上眼就會重演的真實凶案現場,令她長夜難眠。

前幾次遭難,都有龍卿護著她,擋了很多血腥。這一次龍卿也是猝不及防。

說要陪她的綠腰,這會兒已經挨著枕頭打瞌睡了。

於嫻嫻輕手輕腳爬下床,拎著燈籠往山上走。

她這一刻隻想見他,非常非常想。

山間風冷,於嫻嫻走到半路才感覺涼颼颼的,意識到自己應該再披一件衣裳。她回頭看了看,發現後方的山路幽深黑暗,竟然生出一些後怕——真不知道自己剛纔是怎麼走上來的。

再看前路,山頂有院落裡熹微的光,就像一處燈塔,使她的心稍稍安定。

她連忙加快步子。

此時的龍卿已經睡下了。

但是他睡得很淺,因為他又開始做奇怪的夢。

夢裡他住在一處豪華的宅院,四周的裝飾陌生又熟悉。門鈴響了,他去開門,門口站著的竟是於嫻嫻。

月色之下,她穿一件露肩的長裙,美得像精靈,她笑著叫他:“龍龍,我回來了。”

龍卿不懂。

她為何會這樣稱呼他?而他竟然對這種稱呼產生一種很熟悉的感覺。

月下的於嫻嫻很美,他正看得出神,忽然聽見有細微的動靜。夢境和現實的重疊讓他醒得慢了半拍,當他意識到是院子外麵有人敲門時,便猛然從夢裡醒來,坐在床沿。

“師父——師父——”

於嫻嫻的聲音一下一下落在耳邊,跟夢裡的那個人毫無二致。

龍卿口乾舌燥,站起來灌了一杯茶,隔著門問:“你怎麼會來?”

“我睡不著。”於嫻嫻推了推院子門,平時從來不鎖的院子,今日偏偏上了鎖。

於嫻嫻:“師父,我害怕,總是做噩夢。”

龍卿:“讓綠腰陪你。”

於嫻嫻:“她睡著了。”

龍卿:“那便喊醒她。”

於嫻嫻:“哦……那山路這麼黑,你送我下去吧。”

龍卿無奈,隻得披衣出來,給她開了門,也不敢抬頭看她,生怕她跟夢裡的身影重合似的:“走吧。”

於嫻嫻:走個屁!傻子才走!

她飛快地躥到院子裡:“我要睡這,師父晚安!”

說完一屁股跳到床上打了幾個滾,拉起薄被安心地躺好,當場表演一秒入睡。

龍卿:“……”

他將房門大開,煩躁地在房間裡走來走去:“你、你當知道男女大防……”

於嫻嫻閉眼裝死。

龍卿:“……”想把她抱出去,伸出的手卻突然覺得不妥,頹然站在一旁。

他又說了什麼,於嫻嫻也冇聽清。她剛纔跟綠腰在一起輾轉反側,這會兒抱著龍卿的被子,是真一秒犯困,半隻腳已經踏進了夢鄉。

床頭還點著蠟燭,於嫻嫻迷迷糊糊的,隻覺得有光刺眼,她把腦袋埋在被子裡,唸了一句:“龍龍,關燈……”

便徹底睡去。

這下,徹夜難眠的人換成龍卿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