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將軍府後麵有個馬場,雖然不大,但養著的三匹馬都是他的心尖寶貝。

寶貝一號叫奔馳,寶貝二號叫東風,寶貝三號叫悍馬。

於嫻嫻:“……挺好,都挺好。”

柯其邙對這些戰馬的身世如數家珍,滔滔不絕地說著,驕傲含量超標:“……這都是我的寶貝,隨便哪一匹都是舉國難求的好馬。”

於嫻嫻:“那能不能送我一匹?我想要這個東風。”

柯其邙:“……”你是怎麼做到如此厚臉皮地奪人所愛的。

柯其邙:“這馬性格烈,不適合你,且都是登記在冊的戰馬,不可輕易變更主人。”

於嫻嫻:“還要過戶手續?”

柯其邙:“什麼?”

於嫻嫻:“我是說,你又不能給我,你跟我吹噓這麼久?”

柯其邙瞪著眼:“給是能給,隻是不能是這三匹。你可以持我的手令,去我的馬場隨便挑。”

於嫻嫻:“我就喜歡這個東風。”

東風通體黝黑,隻眉間帶一點紅毛,莫名跟那個殺伐果決的楚瑜君氣質很像。

柯其邙:“你喜歡也不行。”

於嫻嫻:“師父,趁著宮門還冇落鎖,我們趕快進宮,讓皇上把楚瑜君的案子連同這匹馬一併許了。”

龍卿自然冇有意見。

兩個人一起要走,柯其邙看情況不對,就問:“楚瑜君什麼案子?為什麼非要這匹馬?能不能換一匹?”

回答他的隻有兩個人的背影。

柯其邙:“……”奶奶的,我現在把馬藏起來還來得及嗎?

於嫻嫻有龍令,可以隨時入宮。

夏誌聽了她的一番說辭,對楚瑜君的案子非常動容:“楚瑜君從軍的事朕批了,就入騎兵營。隻是程羲是程府的獨自,他死了不能輕飄飄的揭過。楚瑞岩免不得要受牽連,削功降級算是折罪。”

於嫻嫻:“那程母背地裡使過那麼多卑鄙手段,就全都算了?”

夏誌:“她已喪子,程家失了程羲,以後也很難在京城立足,算是對她的懲罰。這件事很快會在京城傳開,程家、楚家、包括你都會被人當成談資,我勸師姐之後還是少出門。”

於嫻嫻渾不在意:“這算什麼。”姐好歹也是熱搜霸屏過的人。

夏誌:“至於柯將軍的那匹東風朕是聽說過的,這麼送給你怕是有不妥……

於嫻嫻窺著他的神色:“呦,皇上護著未來嶽父大人呐?”

小皇帝清了清嗓子:“君子不奪人所愛。”

於嫻嫻:“誰要當君子誰去當,反正我要當小人。柯將軍現在很少上一線,就算在一線打仗,他一個屁股能坐三匹馬嗎?楚瑜君這一去就是要在軍營裡搏生死的,我送她一匹好馬就當護她半條命。她這次衝動殺人,我不能說冇有責任……”

說到這裡,她偷偷擰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根,努力裝出可憐巴巴欲哭無淚的模樣:“皇上,你就答應我吧qaq”

夏誌:“……”演,你繼續演。

他彆開目光:“你去禦林軍裡選一匹馬算了。”

於嫻嫻:“我就喜歡那個東風。”

夏誌:“可……”

於嫻嫻:“我拿柯雪的小秘密跟你交換?”

夏誌:“準了。”他刷刷刷蓋上大印,把聖旨交給於嫻嫻。

於嫻嫻:“……”你這個冇骨氣的戀愛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