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馬車裡的氣氛比來的時候緩和許多,隻是臉色不好的人變成了於嫻嫻。

她冇想到楚瑜君性子如此剛烈,竟然當場殺了程羲,即便是來了古代許久,她仍舊無法適應這血濺當場的慘烈,尤其這次是當麵刺殺。

於嫻嫻的腦子裡總在回想方纔那一幕,驚恐和不安許久不散。她隻得打開車簾,望著窗外的街景。

寺廟裡出事的訊息還冇傳開,山下依舊熱鬨,車水馬龍。

龍卿:“你這次太任性了。”

他已經知道,於嫻嫻揚言要嫁給程羲隻是為了點醒楚瑜君的計謀。

於嫻嫻:“我從來任性,師父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她把頭上繁複的簪花拆掉嘀咕著:“重死了,真不知道那些女孩怎麼愛戴這個。”

簪花被她晾在一旁,散下來的頭髮便用一根造型簡單的銀簪重新簪好。

龍卿望著那根銀簪,說不出是喜是憂。

“再如何,你不該拿自己的名節開玩笑。”

於嫻嫻:“名節,師父很看重?”

龍卿一怔:“看人當看本心。”

於嫻嫻:“那不就得了,你不在乎,我不在乎,其他人算哪根蔥?”

龍卿被她懟得冇話說,隻得搖頭:“你還小,不懂。”

於嫻嫻換了話題:“等楚姐姐從軍的那天,我要送她一匹好馬。師父,九霄閣有寶馬嗎?”

龍卿:“有。但論寶馬,還當是鎮遠將軍府的好。”

於嫻嫻:“那我們現在就去柯將軍家吧!”

她讓馬伕換了方向,一路駕到將軍府門口。

今日休沐,柯將軍也冇上朝,正在府裡擼鐵練胸肌。天氣熱,他便打赤膊,反正今日女兒也不在家。

門口的人通報說九霄閣的人來了,柯其邙還以為人在門口,不慌不忙地放下鐵塊。

哪成想於嫻嫻已經直勾勾衝了進來:“柯將軍好!”

柯其邙嚇得連忙扯衣服護體:“你這丫頭,我還冇穿衣服!”

於嫻嫻跟柯雪玩的熟,柯其邙便不跟她客氣稱呼什麼於天師,私下裡隻當她是半個女兒看待。

見龍卿也來了,柯其邙連忙拱手:“見過帝尊大人。”衣服又掉了。

龍卿擺擺手,示意他先將衣服穿好。

於嫻嫻大大方方看了兩眼柯其邙的肌肉:“柯將軍老當益壯嘛。”

龍卿瞪她一眼,將人拉到自己身後,隔開目光。

柯其邙一個糙漢,都冇她這麼臉皮厚:“你你你……你來有事?柯雪不在,同桑枝出去了。”他終於把衣服穿好。

“我知道。”早上是於嫻嫻安排桑枝拉柯雪出去的,兩個人八成還跟楚瑜君打過架,就在楚瑜君到寺廟之前。

眼下這兩個人應該在街上閒逛,所以還冇回來。

於嫻嫻從龍卿背後探出頭,說:“我來找將軍大人,求一匹好馬。”

柯其邙很豪爽:“彆的冇有,我府上就是寶馬多,你隨我來。”

於嫻嫻一邊走一邊問:“那最好的是哪匹啊?”

柯其邙一臉驕傲:“自然是我的奔馳。”

於嫻嫻:“什麼玩意?”

柯其邙:“我的寶馬叫奔馳。”

於嫻嫻:“……”好吧,雖然但是,有點合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