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楚瑜君:“你、你說什麼?”

《錯愛殤情:將門下堂妻》原書中,作者寫到章碧袖死了,程羲頹廢許久生無可戀,無奈被程母逼著出門相親。

當時恰逢元宵燈會,程母在酒樓裡定了雅間,讓府丁將程羲送到房間內,等著相親對象的到來。

程羲喝了桌上的酒,一時間酒氣上頭,覺得未來無望,便產生了自儘的想法。於嫻嫻看來,當時的程羲應該處在鬱抑狀態。

總之,程羲用蠟燭點燃了房間裡的窗簾,接著整個酒館就著了火。

客人們四下逃散,程羲在火場裡等死,此時的楚瑜君恰好就在隔壁賞燈。著火的時候,楚瑜君被困在火場,大火燒斷了兩個雅間中間的窗欞,讓程羲看見了楚瑜君。

也許是楚瑜君頑強的求生欲刺激到他,又也許是火場的凶狠讓他後悔和害怕,總之他決定逃亡。

楚瑜君被煙嗆得暈了過去,是程羲在逃出來時拉了她一把,才讓楚瑜君冇有葬身火海。為此楚家也曾備下厚禮上門道謝。

程羲自然不願意接受這些厚禮,全都退回。

在涉世未深的楚瑜君眼裡,程羲是她的救命恩人,是程羲在火場中不顧一切地將她救出來。而且程羲在事後不居功、不自傲,更顯得人格高貴;同時,程羲的悲慘遭遇和對章碧袖的深情也在打動著楚瑜君……這些理由,足以讓一個十六歲的女孩芳心大動。

當年楚瑜君不顧家人的反對嫁給程羲,婚後這些年她包容著程羲的種種不足,正是因為她內心堅信程羲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蓮,程羲對她的嚴苛是因為對初戀用情至深,他的變態是有理由的。

楚瑜君用自己的癡心給程羲包裝出了一個完美的人設,與其說楚瑜君愛的是程羲,不如說她愛的是她幻想中的英雄。

一旦幻想被戳破,讓她看見對方的真麵目,她自然會放下執念。

讓柯雪跟楚瑜君打架,喚醒她的本性隻是第一步,今天的安排則是第二步。

於嫻嫻不顧楚瑜君滿臉的驚訝,緩緩將程羲放火的事告訴她:“……他纔是始作俑者,卻默認你用恩人的禮儀對待他,享受著你的追捧和崇拜。當然,你也可以不信我說的話。”

楚瑜君:“我、我定然不能信你。三年前你才十幾?不過是個黃毛丫頭,怎麼會對山下的事知道得如此清楚?”

於嫻嫻冷笑一聲:“你難道冇聽過我於天師會識人斷命?”

楚瑜君堅定的信念出現了動搖:“你……難道連這些過往都能看出來?”

於嫻嫻:“你十歲時曾被人販子拐賣差點賣進了青樓,所以你的兄長特彆寵愛你。”

楚瑜君驚得瞪圓了眼睛。

這件事連她父親都不知道!

那年她是因為貪玩,趁父親外出公乾沒人管她,自己偷跑出去的,結果遇上了人販子,失蹤了一天一夜。當時人販子已經把她綁去青樓換錢,是大哥在關鍵時刻找到了她,將她救了出來。

十歲的女子已經出落得有模樣了,

大哥怕影響她以後的名節,便囑咐過這件事隻有他們兄妹二人知道,連父親都被未曾告知,於嫻嫻怎會知道?

她十歲的時候,於嫻嫻還隻是個垂髫小兒!

於嫻嫻:“現在你信了?”

楚瑜君愣坐在椅子上。

於嫻嫻:“你彆急著驚訝,看看那裡。”

楚瑜君順勢望去,那是隔壁齋房的窗子。

於嫻嫻:“我已經安排了人,請程羲和其母到隔壁的齋房商談,你想不想知道他會說出些什麼?這三年來,你這位妻子在他心中的分量又有多少呢?”

楚瑜君臉色難看,心裡大概知道這場談話對她來說將會是極其殘酷的真相。

但她還是捏了捏拳頭:“我想知道。”

於嫻嫻:“不愧是將門之女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