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楚瑜君的目光幾乎要把於嫻嫻刺傷。

永遠不要低估一個女人的嫉妒心,於嫻嫻相信要是冇有影衛的保護,她很可能今天就要死在祈福的路上了。

於嫻嫻笑了笑,朝楚瑜君行禮:“見過楚姐姐。”

楚瑜君扭頭:“誰是你姐姐,休要亂吠!”

不待於嫻嫻回懟,程羲已經衝上前:“你這潑婦,不要出來程家丟臉!”

於嫻嫻:“程大人哪裡的話?你不是與楚姐姐和離了嗎?楚姐姐若是言行有失,自然是楚家人多擔待,與你程家有何關係?”

程母連忙上來勸架:“正是正是,還望於天師莫要怪罪。”

說完,她又看了一眼龍卿。

九霄閣閣主、帝王之師,這種地位尊貴之人她平日裡連遠遠望一眼都不敢,可想到程家有望攀上這個門楣,程母竟然鼓起勇氣朝龍卿說:“帝尊大人見笑了,您今日也是來祈福的嗎?”

龍卿冇有理會。

他隻是淡然地將目光落在於嫻嫻身上,催了一句:“快走。”周圍的其他人彷彿他都冇有看見。

於嫻嫻便提裙跟上。

程母落了麵子,卻也不在意,推了程羲一把:“你跟上。”

程羲追著青色的身影走起來,而楚瑜君又追上程羲,一行人心思各異,就這樣成了人群中最引人注目的焦點。

於嫻嫻臉皮厚,纔不管旁人怎麼看,一路走到寺廟正殿,大家各自收了心思,取香敬佛。

這時候,於嫻嫻故意打翻了香爐,香灰撲了一身,她便向寺裡借了一間廂房過去更衣。

進了廂房冇等多久,楚瑜君便來了。

於嫻嫻泰然自若:“楚姐姐讓我好等。”

楚瑜君冷笑道:“少在我麵前裝無辜,你這勾引彆人夫君的小人!”最近跟柯雪打架,她被喚醒了從前的暴脾氣,怎麼也裝不出從前章碧袖的那種嬌柔,連在程羲麵前也做不到了。真不知道自己從前是如何忍了三年。

於嫻嫻:“楚姐姐莫急,咱們時間長,可以慢慢聊聊。”

“聊什麼?聊你如何橫刀奪愛,自貶身價,進門當妾?”

“楚姐姐這脾氣我喜歡。不知道你可聽過一個故事?”

於嫻嫻端了茶杯,慢條斯理地說:“說的是有條流浪狗吃百家飯長大,性格溫和。可這狗卻有一個毛病,它很喜歡一片玉米地,誰要是靠近那塊地,便會被它吠咬。後來村民們發現,原來是有人固定在玉米地裡拉屎,那狗子愛吃屎,隻當玉米地是它的寶貝,誰也不許靠近。”

楚瑜君擰眉:“這等粗鄙的故事,你說來何意?”

於嫻嫻:“嗬,我覺得程羲就像那玉米地裡的屎,而楚姐姐你就是那條狗。守著一坨屎當寶藏,還怕彆人搶,可笑至極!”

“你放屁!”楚瑜君氣得要出手打人。

於嫻嫻一邊躲一邊問:“你生氣是因為我把你比作狗,還是因為我把程羲比作屎?你就不想問問我為什麼如此嫌棄程羲,卻還說要非他不嫁?”

這話成功製止了楚瑜君的衝動。她的確好奇許久,怎麼也想不通於嫻嫻為何會看上程羲。

於嫻嫻得以重新坐回椅子上:“看來你對這個問題很好奇。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,我想先問問楚姐姐,你為何會喜歡程羲?”

楚瑜君:“這與你無關。”

“容我猜一猜,”於嫻嫻從原著中找到楚瑜君對程羲一見鐘情的橋段,“難道就因為,他在元宵燈會的火災中把你救出?但你又是否知道,那天程羲並不是要救你,相反,他纔是設計了那場大火的人。”

楚瑜君:“?!!”-